不止要留住青春的香港電影

第三十七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古天樂與最佳女主角毛舜筠
第三十七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古天樂與最佳女主角毛舜筠

朗天 影評人

第三十七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在終身成就獎得主楚原動人肺腑的演說辭、出爐影帝古天樂「我們一定要團結」的激情呼籲聲中順利結束。

許鞍華導演的《明月幾時有》,早前因公開支持"雨傘運動"的葉德嫻參演要角,在中國大陸參展時臨時被抽片,大陸票房也頗為慘淡,卻成為代表香港本地業界取向的金像獎大贏家,囊括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女配角、最佳美術指導及最佳配樂五項大獎,葉德嫻本人也憑此第三度摘下最佳女配角榮銜。

2016年《十年》獲頒最佳電影以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一直在尋找機會,希望在可容許範圍內,適當輸出抗爭意識。這和2000年代香港電影人的一種取向不謀而合:實現CEPA(按:《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2003年簽訂)後,中港合拍片大增,但他們也試圖在合拍片中,注入容許中港兩邊各自解讀的訊息,以及一股香港情懷。

每一屆「派發成績單」,總有「為什麼不是他、她或它」的聲音響起;質疑大會評獎標凖乃人之常情。但舉辦了幾十年,金像獎的取向不可能沒有變化,始終如一。

《十年》曾獲頒2016年金像獎最佳電影
《十年》曾獲頒2016年金像獎最佳電影

1982年金獎像創立的最早幾屆,由《電影雙周刊》主導,影評人的取向較濃。但隨著金像獎越來越受重視,至八十年代末金像獎逐漸向製作人以至片商的利益傾斜。 2009及2011年,小本製作《天水圍的日與夜》和《打擂台》分別贏盡口碑,但評審均恐怕過於肯定小本製作會影響投資取向,變相不鼓勵拍攝大片,間接導致兩片跟當年的最佳電影獎項擦身而過。

到近年,評審標凖意識形態化,則明顯和香港社會變遷有關。

平心而論,若純以藝術標凖,以香港抗戰年代為舞台的《明月幾時有》,不如張艾嘉編導的《相愛相親》的地方在所多有,但意識形態上,前者雖可作主旋律合拍片解讀,也可視為注入香港意識,肯定香港戰略地位、充塞本土人文關懷的抗戰電影,後者則台味遠蓋於港味,題旨也是女性主義摻入較為老調的回鄉情結。

棄彼取此,訊息明確。

許鞍華與葉德嫻
許鞍華與葉德嫻

《相愛相親》中演繹出色的男女主角田壯壯和張艾嘉,在影帝影后的角逐中,也敗予演技其實遠遜於他們的香港演員古天樂和毛舜筠── 難怪古天樂上台領獎時要說一句:「最重要的是,我們香港人還是照顧香港電影。」

一個地區的電影要延續,當然需要不斷有新血。香港電影被譏青黃不接多時,今年大會便以「青春常駐」為主題,安排近年人氣冒升的電影新人如吳肇軒、廖子妤、吳海昕等介紹最佳電影劇情、出任頒獎嘉賓,充份肯定光影新力量。

早前在"兩會"期間公開表示:「現在只有一種電影叫『中國電影』,香港電影也是中國電影」的成龍,是今屆專業精神獎的頒獎嘉賓,但也成為頒獎禮上多次被針對的對象。

負責頒發最佳編劇獎的黃秋生一番感言,指「明年還有沒有香港電影,是『出人意表』,你猜不到,但『情理之中』的,就是我們年年都有香港電影才合理,是不是?」變相回應成龍言論。影帝古天樂也在得獎感言中強調,香港人應思考「怎樣做好我們的香港電影」——「永不放棄」、「香港電影需要大家一齊支持才會做得更好」是他發言不斷強調的意思。

古天樂
古天樂在得獎感言中強調,香港人應思考"怎樣做好我們的香港電影"

「為你而生,為戲而死,做戲全靠青春熱血撐起......」大會主題曲如此唱詠。今年的最佳電影獎項由六位新浪潮電影導演(徐克、許鞍華、嚴浩、章國明、餘允抗、唐基明,欠了方育平和譚家明)聯合頒發,代表前浪翻過,後浪自然接上。要留住青春的是老人,所以香港電影需要的其實不止是青春常駐,而是意志;有堅持和創作的熱情,就如黃秋生上台打趣所說:「我叫黃秋生,意思是雖然黃了,但到秋天仍有生命力。」青春不是重點,熱血才是王道。

更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初嘗獲頒金像獎滋味的得獎者可謂軍容鼎盛;即使新演員、新導演這些先天上決定必須新人拿獎的撇開不計,最佳攝影、最佳剪接、最佳視覺效果、最佳男配角、最佳女主角、最佳男主角都屬「首摘族」。承接、堅持下去,支持香港電影的氣氛一直籠罩會場。

香港電影曾一度陷入身份模糊危機,在製作組成上不斷被「衝淡」,但近年已現重生的趨勢。港產片的製作數量在回升,題材與取向也從爭取大陸市場,轉回關注本土、吸引本地觀眾,每年新晉導演的數目亦越來越可觀。港片重新上路已多時,問題在我們看不看見,願不願意看見。

(注:本文不代表BBC立場和觀點)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