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反正我信了出了名 王勇平再来培训发言人

中国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路透社

因在中国高铁追尾惨案事件中打马虎眼引发众怒的铁道部前发言人王勇平又浮出水面,而且成了新闻发言人培训师。铁道部在那场惨案中成为众矢之的,身为发言人的王勇平有关事故现场的解释无法说服追问的记者,便抛出一句:“反正我信了···”。不过,有网民称赞王勇平“比现在那几个瞪着眼睛说瞎话的外交部发言人强多了”。

有分析指出,在中国,做政府部门的发言人,难做,但能搪塞记者的,居然也能留下一些“名言”。最有名的是全国政协发言人吕新华,南华早报记者追问政法王周永康下落,他情急之下说了句“你懂的”,像似两厢情愿,蒙混过关。但吕新华的暗示令许多人相信周永康已经落马。

再有一种就是外交部发言人,个个义正辞严,他们的长处并不在于解释和努力回答记者的提问,而是对于敢于提比较敏感问题的记者抓住不放,以“修理记者”为快,发言人审斥记者,此举被称之为中国独家。

另外一位就是报道要说的王勇平,他当时是铁道部发言人,铁道部当时要大跃进,要把高速公路铺到全中国,结果在2011年7月23日发生了温州惨案,两列高铁追撞,造成40人死亡,172人受伤。惨案发生,现场却爆出刻意掩埋事故车头,意欲“毁尸灭迹”的说法。被指铁道部毁灭问责证据。

翌日新闻发布会,记者紧追不放,发言人王勇平解释,在场人员告诉他,因为现在环境复杂,把车头埋在下面盖上土,是为了便于抢救。

这一令人感到滑稽或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连王勇平本人也似乎觉得过不去,望着迷惑狐疑的记者,他脱口而出:“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这句话经媒体传出,中国民众对政府的失信随之达到新的高峰,王勇平也一举走红。网民围绕这句话的造句成千上万,有的说,“你不信也罢,我信”,有的写到:“管你信不信,我信。”还有的说,“真的假的,反正我信。”

当时曾有媒体批评铁道部过早停止搜救。铁道部称列车已经经过多次地毡式搜救,生命探测仪也显示没有生命迹象,但仍然发现幸存的小伊伊,记者就此追问时,王勇平说:“小伊伊顽强的生命力让我感到是一种奇迹”。“这是一个奇迹”被网民指做王勇平的另一个金句。

的确,正像后来他替自己辩解的,他只是发言人,并不是当事人。当局封口,记者追问,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王勇平一个月后被免去铁道部新闻发言人,宣传部长职务,并被外派欧洲三年,有网友讽刺是“躲风”去了。2015年11月,年满六十岁退休。

周六中国不少媒体报道,王勇平现在已然成为新闻发言人的培训师,报道举例说,4月11日,他为中国传媒大学组织的一次某系统宣传业务专题培训班授课时,开场白就用那句自己的名言“我反正信了”。

他这样讲是为了表示能够正视自己的过去。据报道他常常提到自己做发言人说的那段话,还说自己是“反面教员”。他认为,说错一两句话,是可以原谅的,但是不敢站出来,不敢承担责任,静默无言,造成更大的舆论危机,这是不能原谅的。

王勇平去年还被评为中国“全国领导干部媒介素养培训项目”年度最受学院欢迎教师奖,真所谓“因祸得福”了。

他给新一代发言人的五大要点是:“公开透明、及时迅速、客观真实、诚恳真挚、坚定自信”。不过,从网民的反应看,都不太相信发言人能够做到这些。有位网民说,“形势是好的,坏人是有的,发言人的话差不多都是假的。”

有人觉得王勇平“还有脸做培训师,培养跟他一样睁眼说瞎话的?”有人讽刺:“把悲剧演成喜剧,实属不易。”

有人原谅了王勇平当时的说法,“他当时也是被迫当这个发言人的吧,他虽然话术不行,但总是态度诚恳说出自己真的感受的。”“那时候的发言人还知道无耻,现在已经不知道了。”

还有一位网民评论:“突然想起王勇平,感觉那时候的发言人还真的挺有风骨,正话反说反话正说,必须念稿的带着脾气说。比现在那几个瞪着眼睛说瞎话的外交部发言人强多了。”“能坦然面对自己的黑历史不容易了。”

发出这种今不如昔感叹的网民大有人在:“过去的心虚胆怯口不择言,现在是理直气壮胡说八道,这就是某朝发言人进化史。”

法广RFI 安德烈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