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習近平,究竟誰幫了誰?



未普

自從特朗普入主白宮以來,不管是在中國還是在美國,一直有一種主流聲音,認為特朗普幫了習近平的大忙。然而另一種非主流聲音認為,是習近平幫了美國的大忙。究竟誰幫了誰?

有意思的是,中國和美國的許多精英角度不同,立場不同,但結論卻驚人的一致。他們都認為,特朗普上台,幫了習近平的忙。中國的政治和學術精英認為,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總統,是上天賜給中國的良機,為習近平向世界舞台中心靠近,扮演世界領袖的角色,創造了史無前例的大好機會。

而美國一些持有類似說法的媒體和學術精英,則批評特朗普把美國的全球領導權拱手相讓。他們認為,特朗普退出諸多世界事務的領導地位,使習近平躋身於世界舞台中心。兩國精英用同樣的例子來證明他們的結論。譬如,特朗普抨擊全球化,習近平表示要捍衛全球化。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習近平聲稱要維護巴黎協議。特朗普退出TPP,習近平大力推銷“一帶一路”,等等。

不過也有人認為,是習近平幫了美國的大忙。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資深研究員愛德華‧魯特瓦克(Edward Luttwak)近日就中國問題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習近平當政是件好事,他幫了美國大忙,因為他的政策和他對軍事的推崇幫助美國解決了問題”。他的原意是,習近平的統治方式會把像印度這樣的盟友推向美國。

這種說法當然有其道理,但我們需要更進一步的思考。若從習的集權、修憲和全球野心,和美國對中國的警覺和反擊的角度看,不難得出這樣的結論,習近平的確在幫助美國乃至整個西方世界重新審視與中國的關係及其中國威脅。2017年12月18日,美國把中國正式定位於“競爭對手”,即標誌著美中關係的重大轉折。

習近平是如何幫助特朗普得出“競爭對手”這樣的結論呢?習近平在第一個任期內大規模集權,以反腐整黨整軍整社會的手段整肅異己力量,打壓不同聲音,樹立個人權威,扶植國有企業,加強中共意識形態,以黨的絕對領導強行治國等等。所有這些和美國早先鼓勵中國融入現有國際秩序,逐漸向民主自由社會過渡的經濟和政治設計,完全風馬牛不相及。

習近平在第二個任期開始,即十九大上更是露出了赤裸裸的獨裁衝動。這表現在︰1)將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2)正式廢棄集體領導體制,實施集中統一制;3)迫使全黨全軍擁護“習核心”,即一切權力歸習近平。更要命的是,十九大的長篇報告披露了習近平稱霸世界的計劃。

特朗普前白宮戰略顧問班農(Stephen Bannon)就是從這篇報告中,讀出了習近平要使中國成為主宰全球霸權大國的具體計劃。這個計劃包括五個方面︰1)到2025年,中國的芯片及硅片製造,機器人和人工智能,將使中國有能力統治全球的製造業;2)一帶一路,這是中國真正大膽的地緣政治擴張;3)5G網絡,中國在這方面比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先進得多;4)金融技術,幾年後,西方將沒有力量能制裁中國;5)用人民幣作為石油產品的兌換貨幣,甚至讓美元失去儲備貨幣地位。到了那時,中國會取得控制世界的主導地位。

對於中國的全球野心,奧巴馬在執政後期有所體認,因此提出“重返亞洲”的“再平衡”戰略,組織TPP以抗衡中國經貿擴張,還屢次申明,美國決不當老二。但這些都沒能抑制中國日益上升的國際影響力和更富擴張性的攻勢。到了特朗普時代,習近平的獨裁衝動、全球野心和稱霸計劃,使白宮的幾個主張對華強硬的幕僚,義無反顧地策劃出一場全面對付中國威脅的長程戰。

美中貿易戰只是這場長程戰的前哨戰。從習近平昨天(4月10日)在博鰲亞洲論壇上的講話看,這場貿易戰會暫告一段落。不過美中之間的新冷戰,絕不會因為這個暫停而結束。關於習近平的保證“無論中國發展到什麼程度,我們都不會威脅誰,都不會顛覆現行國際體系,都不會謀求建立勢力範圍”,鑒於過去數十年和中國打交道的經驗,西方可能並不會相信這番保證。

至於習近平和特朗普究竟誰幫誰的忙,其實並沒有一個簡單的答案。現在看,這對“哥倆好”之間的互動,雙方都各取所需。但是能笑到最後的,可能只有一方。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