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圍牆、籬笆和邊界”,用筆書寫世界和平

一一布萊德和平委員會會議報導之三

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的徽標,便體現了主題思想,羽筆覆蓋了戰刀,反對衝突和戰爭,用筆書寫人類和平。4月19日的會議,主題是:人類不需要“圍牆、籬笆和邊界”,作家用筆書寫世界和平。

象徵世界冷戰的柏林墙倒塌后,人類似乎是告別了戰爭,告別了昨天,但不盡人意的是,新的高牆還在壘建,地域間、民族間、文化界、經濟界等,新的籬笆也在建構,造成了世界新的分化,造成了人類新的分离,戰爭的硝煙真在悄悄地走向我們人類,各國作家如何面對?國際筆會組織又要採取什麼行動?

思想來自於大家,方法也來自於大家。與會的各國作家積極參與討論:

土耳其筆會代表發言,他們準備建立和平圖書館,讓國人,讓年輕人平等享用和与沐浴和平的知識、理念和言行。但有人提問,這個平等的和平圖書館是不是包括庫爾德人?土耳其筆會會長澤娜普-奧讓爾(Zeynep Oral)反對這樣的提問,她認為,這裡不要牽扯這些問題。

葡萄牙筆會的特蕾莎-薩勒瑪(Teresa Salema)教授發言,她在孩提時期,全家从意大利移民去葡萄牙,但母親總是囑咐她們,處事小心謹慎,不要讓人誤會我們是猶太人。這說明這世界無形地把人類分割,這地球上人類都是一樣的基因,同屬人類大家庭,為什麼要這樣的區分、分割和歧視?她的觀點是:什麼人种不重要,居住与移民不重要,關鍵是我們有相同的價值觀。

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的發言,她指出:今天大家的發言和討論,焦距在移民、難民、恐怖襲擊、戰爭威脅等問題,這些確實非常重要和現實,但是人們忽略了在我們身邊潛在的變化,及暗流湧動,那就是大數據庫的出現,比如在中國,政府通過這些技術控制每個國人的各種信息,思想、寫作、出行、飲食、購物、愛好等等,以此來維護獨裁專制統治。至2020年中國將引進強制性的“社會信用卡”,把每個人的個人資料輸入,進行點數排比(350—950),點數低的人將受到歧視,無法取得銀行貸款,連找工作,交朋友談對象都困難。習近平説:“新時代有中國特色的社會”能讓中國人生活富裕,吃安全食品,不再有偽劣產品等,這些許諾很誘惑普通人,他們滿足於如此的物質承諾,而對政府控制人民的言論思想自由不再認為是一種干預侵犯。在民主國家,這些物質保障是社會常態,人們更期許自由、獨立和民主,這在中國是得不到的。我们谈论阅读,写作和出版,这些活动的 很大一部分都是在线实施的。獨立中文筆會的大多数成员,主要是在互联网上发表创意作品的博主、作家和记者。中国在过去十年成为数字技术的一支力量,政府招募了50万的網警和志願者,從事網絡監控,這是一堵無形的圍牆、籬笆,与今天的社會文明格格不入。

塞爾維亞筆會代表説,為了自由和獨立,原來的南斯拉夫地區戰爭連綿,死了一個人,這是一個悲劇;但是戰爭中死了成千上萬的人,包括平民百姓,那就是一個數字,今天的世界又有誰在真心關注和重視這樣無謂的死亡,這樣的人間悲劇?

前一天的會議,2003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希林·伊巴迪的救援呼籲道:伊朗有位作家Ali Rezaroshan在自己的網站上談論伊斯蘭教,在伊朗私人是不允許詮釋伊斯蘭教,故此這位作家遭到政府的追捕,此人逃去土耳其,政府設法赴土緝捕,他的狀況非常危險,我懇請希望得到國際幫助,救援這位作家。她還談到:一位93歲老人在自己建立的網站議論伊斯蘭教,結果網站被關閉,政府軟禁了這位老人。在伊朗這樣的“圍牆和籬笆”司空見慣。

當天晚上,和平委員會會議在布萊德市音樂廳的會議廳舉行了與會者詩歌朗誦會,各國詩人代表用本國語言朗誦自己的作品,由斯洛文尼亞筆會會長翻譯成該國語言,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被邀請參加詩歌朗誦,詩歌會后,參加朗誦者每人獲得組織者一瓶斯洛文尼亞紅酒。

世界和平,甚是遙遠,但是與會的作家們有信心,用手中的筆改寫世界。

獨立中文筆會秘書處供稿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