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 普京 独裁者带毒的魅力

习近平与普京
网络照片

强人正在涌现,自由民主在全球普遍性倒退。法国世界报分析,欧洲左派长期喜欢强人。毛在这里一直享有声望一直到1976年去世。在巴黎尤其如此。斯大林也曾经被像毛一样尊崇,也不要忘了托洛茨基,他吸引了整整几代活动分子。卡斯特罗的古巴也受到过尊奉。委内瑞拉的马杜罗现在还在法国拥有效忠者。

该报指出,右派在这方面一点也不落后,他们有他们的强人。比如西班牙的佛郎哥,葡萄牙的萨拉查,或者对南美以及亚洲的一批独裁者情有独钟,只要他们坚持反共立场。世界报的分析指出,举这些例子是为了说明西方的自由民主:选举,三权分立,新闻自由,持续扩大的个人权利,少数族裔的解放,没有出自自发的一代人。今天西方国家的政体大部分是长时间缓慢演化的产儿,但是,一段时间以来,人们似乎程度不同地认同了这样一个现状。

1990年代后冷战时期,以效率和稳定的名义,似乎没有一个人再去为”伟大领袖“、为终身领袖或者其他形式的独裁者的统治合法性辩护或者去做证明,人们似乎有了免疫力。

错了! 世界报指出,自由民主,正在倒退。强人,这种我们以为即将灭绝的种类,重新复活了。世界经历着民主的萧条期。今天,与1990年代相比,至少少了三十多个民主国家,它们全部被威权统治取代。

『经济学人』列出一个民主图表,在一月份,曲线始终朝着一个方向弯曲,”民主继续其令人担心的后退“。该刊的版面覆盖着独裁者的头像,习近平跟普京轮替,标题则为”世界最强大的强人“。欧洲也一点都不例外,匈牙利总理奥班,最近第三次当选,波兰人卡钦斯基,是波兰执政党的头目,这两人,创造了一个新的政体:不自由的民主。

但是世界报认为,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也很少为民主价值辩护,这位共和党人难以掩藏隐性的专制气味,常常表现出对当代的一些独裁者的欣赏。

究竟发生了什么?该报分析认为一种幼稚伴随着随之而来的是虚伪。当柏林墙倒塌,西方宣告赢得了冷战胜利,接着而来的就是资本主义战胜社会主义,西方自由民主战胜苏维埃式专制,人们相信人类正生活着一个从未有过的时期。市场经济和自由贸易作为有效而能分摊财富的工具将普世化,自由民主作为最有效和最人道的政体将逐渐取代其他政体。但是人们忘记了苏联的崩溃首先源于内部,不能自主的个体加之一个无能的统治阶层的专制统治,经济效益越来越差。人们忽略了西方以同共产主义作斗争的名义,与一些当时最糟糕的独裁者交往,人们惬意地忘记了资本主义与最原始最粗暴的政体曾经相互很好地适应。

遗憾的是,自由民主没有兑现后冷战时期的诺言,它没有像一道不可超越的政治地平线。它付出了自己的努力,但也犯下了重大错误,曾经对自己的原则不忠诚。2003年,自由民主国家最强大的代表,美国在伊拉克丧失了很大一部分信用。2008年,盎格鲁-萨克逊金融资本主义自我残杀,让数以几千万计的人民失去了住房和他们的工作。
全球化大幅度缩减了南北之间,国家之间的距离,但是同时内部产生的巨大不平等使民主无所适从。这个时代的重大标记,新技术,难以控制的移民潮,媒体炒作下的环保,使得民主管理的艺术越来越困难,尽管越来越需要。

在以为全球化遗忘者辩护的言辞下面,专制的诱惑四处开花。情愿与否,国际化的生活方式重新推动了民族主义,民族主义需要一个敌人,他们找到了”布鲁塞尔“,移民,性风俗犯罪等等。这正是今天的匈牙利和波兰实施的”非民主方式“。当然选举是自由的,但是胜出者成了国家的老板,破坏三权分立,掌控司法以及主要的媒体。砸碎自由民主确立的复杂的权力制衡游戏规则。

我们相信柏林墙的倒塌,以为与意识形态的斗争已经终结,我们完全错了。明日的超级大国---中国,以自信,征服者的姿态,在其国界之外无所羁绊地投资和放贷。1970年代以来首次,中国向世界吹嘘自己的”模式“。在国内,习近平主席发动了一场与”西方观念“的斗争。莫斯科和北京都否认西方认定的人权价值的普适性。他们重申国家主权原则,中国人和俄罗斯人要做的是使得独裁统治合法化。

该报分析最后援引两位“十分关注自由民主失败”的法国学者Guy Sorman 和Pascal Bruckner的分析提醒,人们经常忘记了一个本质问题,只有通过自身的模范作用,民主自由才能迎接挑战。
作者:法广 RFI 安德烈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