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進入印度洋,印、美、日等多國擔憂

在香港海軍基地,一位中國水兵站在一面具有中共黨旗、習近平像和香港景象的大型看板前面(2017年7月8日)。
在香港海軍基地,一位中國水兵站在一面具有中共黨旗、習近平像和香港景象的大型看板前面(2017年7月8日)。

斯洋

4月的某一天,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第29批護航編隊進入了印度洋的某個海域。與此同時,印度海軍發推文說:“熱烈歡迎中國第29批護航編隊來到印度洋。航行愉快!”,並附上拍攝到的中國軍艦照片。這只是中國軍艦進入印度洋的一個最新例子。事實上,隨著中國在印度洋的影響力的日漸增長,美國、印度和日本等對中國的擔憂也在逐漸增加。

印度:南亞和印度洋是印度的第一層安全屏障

印度海軍的推文顯示了印度海軍意識到中國軍艦進入了印度洋。這在顯示了印度海軍“海域感知”系統強大的同時,凸顯更多的也許是印度海軍對中國的擔憂。因為不久之後,印度海軍又發出“警告”:“從波斯灣到馬六甲海峽,從北部的孟加拉灣到南部的印度洋再到東非海岸,印度海軍50艘艦艇每天24小時全天候守衛,任何時間,任何地點。 ”

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未來印度和南亞倡議”負責人阿帕納·潘得(Aparna Pande)最近在該研究所舉行的有關“中國在印度洋日漸增長的影響力以及對美國及其區域盟友的影響”的研討會上指出,中國在印度洋地區日漸增加的活動,讓印度越來越擔心中國有意要改變印度洋地區的現狀。

她說:“對印度來說,南亞和印度洋是印度的第一層安全屏障。印度領導人一直憎恨任何外部力量的出現,除非這個外部力量接受印度在這個區域的主導地位。但是,北京拒絕這麼做讓新德里很不舒服。”

她說,印度一直以來也把南亞和印度洋地區當作自己的勢力範圍,也是自己的“後院”。印度認為中國在這個“後院”的所有行動:中國與巴基斯坦深化的戰略利益和經濟關係;中國對印度周邊鄰國,孟加拉國、斯里蘭卡和尼泊爾等國的援助以及中國在印度和不丹之間製造的摩擦都視為是對印度“主權和安全的侵犯”。

潘得說,中國在印度洋地區的越來越多的存在讓印度意識到印度必須採取措施拒阻中國的介入,同時,隨著印度經濟的增長,印度也越來越意識到自己所處區域的重要性。因此,印度加強了印度洋和太平洋相關國家的聯繫。也是出於同樣的擔憂,印度成為美國的“自然夥伴”。

美國:難以平衡對印太盟友的承諾以及有限的資源

美國智庫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的高級研究員吉原恆淑指出,中國已經成為印度洋上的一個力量,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中國在印度洋地區日漸增長的實力給美國帶來了戰略挑戰,讓美國很難在對亞太地區盟友的承諾以及有限的資源之間取得平衡。

他以對美國“開放和自由的”印太戰略至關重要的美國海軍能力分析說,距離、沿途的咽喉要道、中國在印度洋的反介入能力以及美國海軍可以被派遣到印太地區的軍艦有限等多方面的因素,美國在履行承諾和資源配置方面確實存在差距。

不過,吉原恆淑指出,對於任何一個區域對手來說,美國有一個很大的優勢,那就是美國高質量的盟友和夥伴關係。

他說:“如果你把日本、澳大利亞、韓國、台灣、印度以及新加坡的海軍力量加在一起,海軍的力量平衡就改變了,而且是相當巨大的改變。 ”

他指出,在印太地區,一個越來越明顯的趨勢是,前沿國家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在進行合作。

日本:中國要打破中美在印度洋的力量平衡

日本也推出了“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哈德遜研究所的日本訪問學者長尾悟(Satoru Nagao )說,實際上,日本周邊安全環境的改變迫使日本推出了“印太”戰略。他說:“現在,中國增加了在日本周邊的軍事擴張活動……他們的軍事活動範圍從第一島鏈擴大到第二島鏈,這是中國的防禦線。……在空中他們的活動也在增加,2016年,為了應對中國軍機的行動,日本航空自衛隊的飛機緊急升空851次。”

長尾悟說,為了適應這樣的安全挑戰,日本需要建立新的安全體系。他說,日本、澳大利亞和美國目前的安全體系嚴重依賴美國的軍力,日本因此擔心中國在印度洋地區的日漸增加的存在會改變美中在印度洋的軍事力量平衡。

他說:“這可能會讓中國成為印度洋的主導國家,而不是美國。這個狀況能接受嗎?日本不能。如果印度有意願和能力,美國和日本也樂意不承擔這個負擔,並且能有更多的軍力部署到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但是,印度有這個能力嗎? 這是個問題。”

日本與印度洋沿岸國家的聯繫也越來越多。今年年初,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先後訪問巴基斯坦、斯里蘭卡、馬爾代夫,介紹“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3月中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晤到訪的斯里蘭卡總統西里塞納,承諾向斯里蘭卡提供貸款,並承諾在港口及道路基礎設施建設、海洋安全保護方面提供支持。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