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的改史改名愛國者

香港的愛國愛黨人士獻新猷:可以改中英歷史,不要給子女改英文名。教育局長楊潤雄支持教科書進行主權審查,修改「中國收回香港」、「香港位於中國南方」等說法,顯得他比屢屢發表「收回香港」政策、1992年南巡發表「南方談話」的中共領導人鄧小平還政治正確。前特首梁振英則聲稱看好子女為中華民族復興奮鬥30年的未來,因此不給他們改英文名,又對深圳GDP超過香港感覺與有榮焉。而深圳是中國具代表性的南方城市,不知是否也觸犯了楊局長的禁忌?

主權審查 意在奪取全面管治權

傳媒踢爆教育局審核歷史課本時要求修改「香港位於中國南方」、「中國收回香港」等一直沿用的字眼,輿論為之譁然。楊潤雄昨日在立法會回應議員提問時,指歷史上中國一直具有香港的主權,所以不涉及任何收回,或由英國交回香港主權的說法。楊潤雄如此死撐,似乎比鄧小平、江澤民等中共領導人還愛國。

在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前後,鄧小平一直以「收回香港」發表政策談話。1984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第一條就是中國政府要「收回香港地區」。至1997年7月1日,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在中英兩國香港交接儀式上宣告「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在香港特區成立慶典上「莊嚴宣告中國政府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如果中國未曾失去香港主權,何來恢復行使主權之說?

中共官方文件、領導人講話在談及香港問題時,多避免直接使用「香港主權移交」、「收回香港主權」的字眼,只用收回香港、香港回歸、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目的是避免讓人直接聯想到「喪權辱國」這個詞語,影響中共的偉光正形象。楊潤雄竟然連「收回香港」也不讓說,還編造中國一直具有香港主權的說辭,實在是愛國愛黨心切,等同摑了中共已故領導人或前領導人的臉。

不過,香港教科書鬧出「主權審查」風波,恐怕不是楊潤雄、蔡若蓮擦中共鞋那麼簡單,如此大張旗鼓地修改中英歷史,更可能是與中共建政之初不承認《南京條約》、近年斥《中英聯合聲明》過時失效一脈相承。沒有歷史上這些中英條約的約束,中共想奪回香港的全面管治權會否更輕鬆些?

居心不良 地理概念賦政治意味

至於楊潤雄說「香港位於中國南方」未清晰表明香港在中國境內或境外,簡直是要再摑鄧小平一巴掌。香港在「國內境外」是中國官方認可的說法,香港教育局夾硬要把「香港位於中國南方」視同香港不在中國境內的港獨說法,不是吹毛求疵,就是北方人說的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鄧小平1992年南巡發表一系列講話,中共官方一直稱為「南方談話」。有誰質疑他巡視的南方城市在中國境內還是境外?不只梁振英與有榮焉的深圳被稱為中國的南方城市、位於中國南方,連廣州、上海、杭州也是,因為在中國的地理概念中,南方通常指淮河以南地區。一個簡單的地理概念,也被香港愛國愛黨人士賦予諸多政治意味,簡直是居心不良。

尤搞笑的是,梁振英竟宣稱,三個子女「他們的未來就是為中華民族復興奮鬥的30年」,因此不必改英文名、不必有外國護照。原來,身為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梁振英,不給子女改英文名、未讓他們領外國護照,就證明自己有拳拳愛國愛黨之心?不讓子女北上讀書,而讓他們負笈外國,就是為了實現習近平的中國夢?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