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修史人


有傳媒揭發有香港出版社的歷史教科書被教育局課本評審小組退回要求修改。資料圖片

香港教育局審評歷史課本,今年忽然質疑一些沿用多年的文詞,如「一九三七年,第二次中日戰爭爆發」、「一九四九年,中共建國,大量內地人移居香港」、「中共一黨專政」等,或是要迎合習近平「抗戰十四年」的鑿空之談,或是連「中共無道,百姓逃難」的委婉說法都不允許,或是要為專政隱諱。總之,政治紅旗之下,他們不惜否定歷史,否定理性,否定現實。

而在大陸,歷史、理性等同樣要看紅旗風向改變。歷史課本沿用多年的文詞,如「毛澤東錯誤發動文革,引起動亂、災難」等,今年全部刪去,文革變成「艱辛探索及建設成就」,變成「人間事不可能一帆風順,歷史總是在跌宕起伏中前進」。二零一三年,習近平初即位,即頒布「七不講」禁令,其一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錯誤不要講」。大陸、香港的歷史課本於是不能不改。

《却掃集》卷中載:宋神宗下令重修國史,史官先呈上《太祖皇帝總敍》一篇,盛稱宋太祖有十事勝漢高祖。神宗讀後,很不高興,說道:「為史但當實錄,以示後世,亦何必區區與先代帝王較優劣乎!且一篇之讚,已如許之多,成書將復幾何?」歷史不應虛美,不應隱惡,這是舊中國不少君主都明白的道理。所以煌煌二十四史大率可信。

中共卻從來不容信史。習近平政府現在更着手制定《英雄烈士保護法》,禁止「藉學術自由或還原歷史之名,詆毀英雄烈士,影響社會」。年前,有人質疑紅朝演義裏「狼牙山五壯士抗日犧牲」、「邱少雲抗美援朝英勇成仁」等情節,質疑者都被告上法庭,要賠禮道歉。《保護法》制定之後,他們還應坐牢。

一九五零年,中共展開所謂土地改革運動,屠殺地主估計約五百萬人,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譚松試把演義還原為歷史,寫了一本《血紅的土地》,去年九月就被大學革職。一九八九年,中共要推倒民主女神,血洗北京城,南京市民史庭福去年當街講述這段血史,更被關押八個多月,受盡折磨,還被判囚一年,緩刑年半。一九五七至七九年,深圳市民四次大量偷渡來港,深圳(寶安)勞務工博物館現在卻把這段歷史稱為「四次大規模的勞動力赴港就業風潮」。然則香港教育局去年頒布歷史課程大綱,刪去香港六七暴動以及北京六四屠殺;今年審評歷史課本,又要「用詞恰當」,一如把「偷渡」恰當成為「赴港就業」,實在一點都不奇怪。

明成祖年間,朝臣李至剛有才無行,「務為佞諛」,曾入史館供職,自稱為「修史人李至剛」,且操鄉音。史館諸公鄙其為人,因戲稱為「羞死人李至剛」(《明史》卷一五一、《野記》卷四)。香港教育局原來也有不少修史人,包括正副局長。誰說根據《香港基本法》第一四八條,香港教育不受中共管轄。習近平歷史演義中的《香港基本法》根本沒有這一條。

古德明 專欄作家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