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博鰲主場擴大開放

江迅

中美關係波譎雲詭、貿易摩擦不斷升級之際,中國二零一八年首個主場外交博鰲亞洲論壇開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世界表態,將繼續擴大開放,期待中國發揮更大作用。


博鰲亞洲論壇開幕式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博鰲開幕演講

中國開放的大門只會越開越大,永遠不會關上。這是四月十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年會開幕式上發表主旨演講時,向世界的明確表態,中國作出鄭重承諾:繼續擴大開放,這是中國政治、經濟、社會發展的內生邏輯使然,也是國力進一步提升的必由之路。

四月的博鰲小鎮,春意盎然。放眼看世界,各種不確定性卻布滿前程,種種挑戰層出不窮,一些大國揮舞貿易保護主義大棒,給世界經濟發展帶來重重陰霾。開放還是封閉?前進還是後退?回答這些「時代之問」,顯得迫切而重要。當下中美關係波譎雲詭,貿易摩擦不斷升級。適逢中國改革開放四十週年、中共十九大要務部署的開局之年,博鰲論壇又是中國二零一八年首個主場外交,因此,習近平提出「中國方案」,擺出「中國方略」,備受矚目。

「海南有一首民歌唱道:『久久不見久久見,久久見過還想見』。大家就是這樣,今天,有機會在此同各位新老朋友見面,我感到十分高興。」習近平演講的開場白收獲會場內外掌聲。他在題為《開放共創繁榮,創新引領未來》的主旨演講中說,「不打地緣博弈小算盤,不搞封閉排他小圈子,不做凌駕於人的強買強賣」,「走對話而不對抗、結伴而不結盟的國與國交往新路,不搞唯我獨尊、你輸我贏的零和遊戲,不搞以鄰為壑、恃強凌弱的強權霸道」,「不這邊搭台、那邊拆台,實現普遍安全和共同安全」,「開放帶來進步,封閉必然落後」,「妄自尊大或獨善其身只能四處碰壁」……這些金句顯然意味深長,是針對保護主義抬頭、「逆全球化」思潮湧動的公開喊話。在這長達四十分鐘的演講中,習近平對與美國或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貿易摩擦隻字未提,卻話有所指,暗批冷戰思維。

擴大對外開放,中國下一步怎麼走?習近平在演講中提出四項重大開放舉措:大幅度放寬市場准入,創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資環境,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主動擴大進口。對此,習近平宣布要幹十件事:一,二零零七年底宣布的放寬銀行、證券、保險行業外資股比限制的重大舉措要確保落地;二,加快保險行業開放進程,放寬外資金融機構設立的限制,擴大外資金融機構在華業務範圍,拓寬中外金融市場合作領域;三,盡快放寬外資股比限制,特別是汽車行業外資限制;四,加強同國際經貿規則對接,增強透明度,強化產權保護,堅持依法辦事,鼓勵競爭、反對壟斷;五,二零一八年上半年,將完成修訂外商投資負面清單工作,全面落實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六,二零一八年,將重新組建國家知識產權局,完善執法力量,加大執法力度,把違法成本顯著提上去,把法律威懾作用充分發揮出來;七,鼓勵中外企業開展正常技術交流合作,保護在華外資企業合法智慧財產權;八,二零一八年將相當幅度降低汽車進口關稅,同時降低部分其他產品進口關稅;九,努力增加人民群眾需求比較集中的特色優勢產品進口,加快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定》進程;十,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將在上海舉辦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這是個大平台,今後要年年辦下去,這不是一般性的會展,而是主動開放市場的重大政策宣示和行動。

開放中國經濟多個領域

習近平誓言進一步開放中國經濟的多個領域,放寬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業,以及汽車、飛機、船舶等製造業的外資股比限制級機構設立的限制,降低汽車及部分產品進口關稅,加大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有分析認為,習近平的演講「為中國的改革再出發劃定起跑線,發布再出發的動員令,更向全世界發出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邀請函」。習近平說:「我宣布的這些對外開放重大舉措,我們將盡快使之落地,宜早不宜遲,宜快不宜慢。」習近平首次定義「改革開放這場中國的第二次革命」,既深刻改變了中國,也深刻影響了世界。

二零一八年是海南建省辦特區三十週年,這是中國最大經濟特區和改革開放視窗。今次博鰲論壇年會主題為「開放創新的亞洲,繁榮發展的世界」,「開放」和「創新」是兩大關鍵詞。年會設置「全球化與『一帶一路』」、「開放的亞洲」、「創新」、「改革再出發」等四個板塊,安排六十多場討論,還就粵港澳大灣區、雄安新區建設、生態文明建設等設置專題討論。

中國四大主場外交

中國向世界宣示,主題一致,時間合適,博鰲無疑是最合適的舞台。公布舉措很重要,選擇何種場合公布也是一門藝術。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期間公布中國有關的改革開放舉措也與博鰲亞洲論壇的定位相呼應。中國二零一八年主要有四個主場外交活動,分別是博鰲亞洲論壇、上海合作組織峰會、中非合作論壇和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中國早已掌握利用多邊場合宣揚主張的機會,重大外交倡議大都透過多邊外交場合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絲綢之路經濟帶」就是二零一三年習近平在哈薩克納扎爾巴耶夫大學演講時提出;「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是二零一三年十月習近平訪問東盟時提出的構想;亞投行的倡議則是習近平二零一三年十月與印尼時任總統蘇西洛(尤多約諾)舉行會談時的提議。二零一六年,習近平出席達沃斯論壇,表態維護全球化。而今,中國又宣布改革開放新重磅舉措。

習近平的演講橫驅陰霾,市場觀望氣氛一掃而空。清華大學經濟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何茂春認為,近年來,中國在開放、創新領域採取了很多行動,如全面實施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放寬外資進入金融業的比例限制,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等。此次論壇有助於各方以科技創新撬動新一輪增長潛力,推動亞洲實現更大範圍、更高水準的區域合作,「在逆全球化和保護主義抬頭背景下,亞洲和世界更需要開放、聯動,期待中國發揮更大作用」。

博鰲亞洲論壇於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七日成立,二十六個發起國政要與會;翌年開始,每年定期在海南博鰲召開年會。二零零六年,以色列和新西蘭被追加為論壇發起國;二零一六年馬爾代夫亦被追加,發起國增至二十九個。今次,來自全球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二千嘉賓參與論壇活動,據主辦方聲稱,規格和規模都超過往屆。奧地利總統范德貝倫、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蒙古國總理呼日勒蘇赫、荷蘭首相呂特、巴基斯坦總理阿巴西、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以及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等應邀出席年會;世界五百強企業中有一百多家派代表參加年會。

亞太多國首腦缺席

不過,從與會領導人來看,亞太地區的不少國家首腦都缺席。博鰲論壇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與往屆比,這種情況有點反常。二零一三年以來,東盟國家,比如印尼、馬來西亞、柬埔寨、老撾(寮國)、泰國、越南等國家的領導人,都曾在不同年份參加論壇,而這次除了菲律賓和新加坡的國家元首參加外,其他國家都沒有派出在任領導人。作為博鰲論壇的最早宣導國,日本現任政要已常態化缺席。韓國曾在二零一四年和二零一六年派出副總理參加論壇,而今次韓國的唯一代表是農林畜產食品部副部長,級別低多了。作為論壇發起國之一,曾多番派首腦級領導人出席的澳洲在二零一三至二零一五年,分別派出總理、副總理、總督,在今次論壇中參加的只有前財長和前外長兩人。作為二零一八年中國主場外交的重要活動,非洲卻沒有任何領導人參加,也令人難以理解。雖然博鰲論壇嘉賓人數逐年增加,範圍擴大到五大洲,但亞太地區國家政要的身影卻較上一次習近平出席少了不少,值得北京深思。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