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俄制裁,德國面臨兩難

 

在德國對外關係中,由於歷史和地緣政治的原因,俄國地位極重要。因此只要烏克蘭東部能持續停火,德國可能會在歐盟推動削減對俄制裁的力度。

封面 Apr
《超訊》2018年4月號

自從歐盟2014年對俄實行制裁以來,德國與俄國的關係就相當糟糕。

但值得關注的是,在德國政壇上,朝野內許多政黨都主張放鬆對俄制裁。早在2017月1月底,執政黨之一基社盟的主席霍斯特•澤霍夫(Horst Seehofer)就贊成很快結束對俄制裁。他甚至聲稱:「對俄制裁應該在今年結束。俄國也應該回歸G8圈。」澤霍夫並向媒體表示:「在兼併克里米亞等問題上,我們不得不從20世紀的陣營思維中走出來,而同時我們又必須努力建立起良好的經濟關係。」澤霍夫還表示,德國「同時與美國、俄國和英國」發生爭吵,是自不量力。

社民黨人、前外交部長西格瑪爾•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一直強烈主張,一旦俄國準備讓步,至少可以逐步削減制裁。去年12月5日,加布里爾在柯爾伯基金會((Körber-Stiftung)2017年外交政策論壇上發表演說時就指出:「在持續停火實現後,我們歐洲人可以幫助重建頓巴斯(烏克蘭東部的一個地區),並可以走出削減制裁的第一步。雖然這並非最終解決烏克蘭衝突,《明斯克協議》的條款也遠遠還沒有實現。但無論如何這將會是一個突破,並朝著新的對俄緩和政策走出的很大一步。」

德國朝野諸黨的態度

在野的自民黨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內爾(Chrisitian Lindner)去年7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同樣明確表示:「我們必須走出死胡同。一方面,我也贊同堅定性,那就是支持我們的東歐北約夥伴國以及將對美關係置於優先地位。另一方面,必須要有主動提議,以便普京可以不失面子地改變其政策。不要等到《明斯克協議》條款得到完全滿足後才解除制裁。部分進展也必須得到獎勵。」但這並非是現今歐盟的立場。2015年3月,歐洲理事會曾將制裁期限與全面實施《明斯克協議》聯繫了起來,因而排除了逐步削減制裁的可能性。

林德內爾的上述提議就是對歐盟立場的挑戰。他並指出:「我們應該力圖使對俄關係出現鬆動。歐洲的安全和福祉同樣取決於與莫斯科的關係。這裏要說出一個禁忌來,那就是:我擔心人們將不得不把克里米亞視作持久的權宜之計。」明眼人可以看出,林德內爾在這裏就是要試圖在克里米亞問題上打破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一個禁忌。

另一個在野黨左翼黨在對俄制裁問題上也持反對態度。今年2月1日聯邦議會還就該黨的一個題為「與俄國緩和關係──不延長對俄制裁」的提案進行過辯論。在該提案中,左翼黨要求聯邦政府在歐盟內為不再延長對俄經濟制裁發揮作用,「因為這種制裁既不瞄準目標又無經濟意義,且更多是引起而不是解決問題」。

現只有基民盟和綠黨還堅持要求通過制裁對俄國施加壓力。當然,這裏需要指出的是,即使在基民盟內部也有不同意見。德國東五州州長今年1月底在柏林曾發出過緊急呼籲,希望削減對俄制裁。而其中部分州長就是基民盟黨人。這就是目前德國各政黨在對俄制裁問題上所持的立場。

新政府組閣協議的表述

3月14日,第四屆默克爾政府已經成立。這仍是一屆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組成的聯盟黨和社民黨組成的大聯合政府。在德國的對外關係中,由於歷史和地緣政治的原因,俄國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而如何處置對俄制裁將成為德國新政府對俄政策中的一個棘手難題。

為此,在聯盟黨和社民黨此前在組閣協議中專門提到了俄國。協議強調:「俄國是我們最大的歐洲鄰國,我們要與其在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SZE)原則基礎上確保歐洲的和平、民族國家邊境的完整性以及所有國家的主權。」「俄國通過其違反國際法的對克里米亞的兼併以及在烏克蘭東部的介入破壞了歐洲的和平秩序。目前的俄國對外政策要求我們特別給以關注並具有靈活性。」協議隨即提到《明斯克協議》,指出:「德國和法國將會致力於解決烏克蘭東部的衝突以及推動《明斯克協議》的實施。而這種努力的重點將首先放在遵守烏克蘭東部的停戰協議, 並從該地區撤出所有重型武器以及一切武裝部隊。」緊接著協議還聲稱:「在實施《明斯克協議》時,我們準備削減制裁,並將為此與我們的歐洲合作夥伴進行對話。」

在該協議中,聯盟黨和社民黨並強調:「我們對俄政策的目標依然是回歸到建立在相互信任及和平的利益均衡基礎上的關係,這又將使雙方能成為緊密夥伴。」言辭懇切,改善對俄關係的願望躍然紙上。

按照組閣協議,外長職位這次依然給了社民黨。該黨成員、原司法部長海科•馬斯(Heiko Maas)現已接替加布里爾擔任新政府外長。但社民黨的對俄立場不會改變。該黨至今仍把德國前總理維利•勃蘭特(Willy Brandt)上世紀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推出的新東方政策視作自己的信條。當時,正是由於推行這一政策而使聯邦德國實現了與蘇聯和東歐國家的關係正常化。現今,社民黨深知在對俄制裁問題上德國的民意。因而,組閣協議中定下的上述對俄政策基調將決定德國在對俄制裁問題上所持的立場, 那就是即使《明斯克協議》未能得到全面貫徹,但只要在烏克蘭東部能持續實現停火,則德國將在歐盟內推動削減對俄制裁。對於歐盟和俄國來講,放鬆對俄制裁可能是一個保留雙方面子、給雙方台階下的一種做法。

當然,在德國政壇上,至今國際事務一直是由默克爾唱主角的。在烏克蘭問題上,她是德國、法國、俄國和烏克蘭四方所簽《明斯克協議》的主導者之一。歐盟對俄制裁的主要推手也是這位德國女總理。而歐盟今年是否會再次延長7月31日到期的對俄經濟制裁,最終還將取決於德國和法國的態度。


從目前來看,由於克里米亞等問題一時難以解決,因而默克爾大體將會延續至今的對俄政策。但在各方的壓力下,如果烏克蘭東部能實現停火,則在對俄制裁問題上默克爾的態度可能會有所轉變,德俄關係也會相應出現一些轉機。

文/袁傑,《超訊》2018年4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