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正踩到的政治紅線


港大教授戴耀廷曾多次組織民主運動,被視為政權的打擊目標之一。資料圖片

不少人認為我這輪所受到的文革式批鬥,正威脅着港人的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誠然,中共現在不斷重畫政治紅線,言論及學術研究,必然會無形地出現各種禁區,令不少人卻步,港人的言論自由及學術自由必因而受到嚴重傷害。但我擔心中共專制政權所要達到的目的,還不止於要港人噤聲。

我擔心連港人的思想自由也在受到威脅。對專制的當權者來說,惟有控制了人的思想,那才一勞永逸,因人若從內裏就根本不會生出挑戰當權者的想法,自然就不會有反對的言論了。即使有一些反對的言論出現,因絕大部份人的思想都在當權者的掌握中,這些反對言論也不可能產生甚麼大的作用。文化大革命當年的目的其實就是要發動一場波及整代人的所謂「思想革命」,實是箝制人民的思想自由。那麼,港式的文革式批鬥,目的自然少不了也針對思想自由。

《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8條規定:「人人有思想、信念及宗教之自由。」在國際人權法下,這是一項絕對的權利,是不可受到任何限制的。思想自由可說是言論自由的基礎,思想應是沒有界線的。

箝制言論自由當然是不可接受,但箝制思想自由是更加惡劣。言論自由怎也要透過一些外在行為來表達出來,箝制言論自由是要令人不能進行這些外在的表達行為。當人的言論自由被壓制,他雖不能表達自己的想法,起碼內在的思想空間仍是自主的。但箝制思想自由的方法,卻是要壓縮人思想的空間,更可怕是當人的思想自由被剝奪了,那人可能不自知,還在以為自己的思想是自由的,卻不知當權者早已奪去了他們的自知能力。

事實上無論當權者的權力有多大,他們也不可能直接限制人的思想自由,除非將來發展出可直接監控思想的科技。但這不表示專制的當權者不會想方法去操控人們的思想。

四種方法箝制思想自由

第一種方法是由孩童階段開始,通過設定教育課程及教學的安排,潛移默化地引導學童的思想,使所有人從年少時期,就形成當權者希望人民應該有的思想。在學習階段,所有未能符合官方所定的思想規範,就會承受批評、懲處及邊緣化,成為制度的失敗者,難有出頭之日。

第二種方法是全面操控傳媒,只向公眾發放官方所認可思想的資訊,引導所有人依從官方認可思想的角度去思考,非官方認可的思想會被邊緣化,而所有挑戰官方思想的想法都會被封殺。現在除了傳統的文字及電子媒體外,更要全面操控網絡上的社交媒體及通訊系統。

第三種方法是全面操控民間組織如宗教團體,甚至進入家庭,因人的思想,不少都是源自非官方渠道,從公民社會和家庭中獲取的。只要迫令所有民間組織都要宣傳官方認可的思想,不然就會被封殺,那就能製造一個能與官方認可思想相配合的大社會氛圍。

這三種方法最重要的目的都是要塑造人民的思想,使所有人都會配合官方所定下的思想主旋律,但因人們享有天生的獨立思考能力,這些方法就是要壓制人們去獨立思考,令他們不會批判官方認可的思想,最終不會形成與官方認可思想不符或衝突的想法。

因此,專制的當權者還要動用第四種更進一步的方法,就是禁制提出鼓勵人民要獨立思考的言論。這些言論本身未必直接挑戰官方認可思想,但因它倡議人們不一定要依着當權者所設下的思想規限去思考,鼓勵人們想像一些可能是官方認可思想判定為大逆不道之事,那已被視為威脅着專制的統治了,因此也要禁止。

四方面的工作,其實在林鄭上台前後已都在全速開展,現更在加速推動。我最近受到親共力量的全方位打壓,其實就是在執行這第四種方法。他們現在要打壓的,是我的言論自由,但真正要針對的,是所有港人的思想自由。他們為何要打壓我的言論自由呢?就是因為我提出港人應思考香港和中國的未來,不要在思想上作限,要港人突破中共在特區政府配合下,已慢慢在香港社會織起的思想羅網。我相信這才是我踩着的真正政治紅線。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