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现“大字报” 声援因“性骚扰”申请信息公开受压学生

北大校园出现声援学生岳昕的“大字报”。(Public Domain)
北大校园出现声援学生岳昕的“大字报”。

北京大学校园4月23日周一晚间出现“声援勇士岳昕”的大字报,并提出“‘两个北大’之间的斗争”。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女学生岳昕不久前发表公开信,披露自己因为要求校方公开“前教授沈阳性侵事件”的原始档案,而遭校方的威胁。“大字报”很快被校方人员揭下。北大一位学生称,她支持岳昕的立场,认为校方应公开沈阳涉嫌性侵事件的调查情况,并停止骚扰岳昕。

北大前中文系教授沈阳被举报性侵,引发在校生强烈反响,学生们敦促校方公开相关事件的调查情况,但校方以维护校园稳定等理由,试图掩盖,触发学生愤怒情绪。本周一晚八点许,北大校园内“红旗团委”宣传栏的玻璃上,突然出现三张“大字报”,声援近日因申请信息公开而遭到打压的北大外国语学院的学生岳昕。

该大字报标题是“声援勇士岳昕”,文中提道,“我们这些匿名者敬佩岳同学实名上书的勇气,更钦慕她临事不惧的正气,而有司诸公你们究竟在怕什么?岳同学最怕的是,对不起百廿年前的五四先辈,毁了精神上的校庆,而你们最怕的是‘出乱子’毁了政绩上的校庆,我们于是想问,这到底是谁和谁的斗争?这是‘两个北大’之间的斗争”。

该大字报“贴出”不久,被学校保安员揭下,但现场图片则在网上广泛传播。有关岳昕同学的信息被大量转载。

本周二(4月24日)中国互联网有关北大岳昕的评论文章及网贴,均遭屏蔽。新浪微博搜索栏也无法查到“北大岳昕”。本台记者致电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办公室,查询岳昕的现状。接听电话的一位女士称不清楚。记者转向该校青年研究中心询问,接听电话的一位男士称,他知道有人“贴大字报”但具体情况不清楚,他要求记者向宣传部查询:“我只是知道,但是我不清楚到底具体是什么情况。因为我们不是主管单位。确实不是主管这件事情的”。

记者:校方好像不让学生议论这件事情?

回答:您稍等,我帮您问一下辅导老师。

数分钟后,这位男士告诉记者:“我刚确认了一下,这个事情应该是学校的宣传部,跟新闻中心在管。您可以跟他们打电话来确认这件事情”。记者就此致电北大党委宣传部,但始终无人接听。

岳昕现为北大外国语学院14级本科生,她于4月23日在朋友圈发出公开信,称她于4月9日参与要求校方公开“沈阳涉嫌性侵事件”讯息后,不断被学院管学生工作的老师、领导约谈,学工老师多次提到“能否顺利毕业”、“学工老师有权绕过她直接联系她的家长”等。

4月23日凌晨,北大辅导员突然带着岳昕的母亲抵达学生宿舍,要求岳昕删除其手机、电脑中所有与信息公开申请相关的数据。岳昕称,来人强迫她到学工老师处,就不再介入事件作出书面保证。随后,她被家长带回家中,目前无法返校。

岳昕还说,校方联系其母亲时歪曲事实,导致母亲受过度惊吓、情绪崩溃,“嚎啕痛哭、自扇耳光、下跪请求、以自杀相胁”;导致她和母亲的关系几乎破裂。

她在23日的公开信中,批评校方行动“突破底线,令她感到恐惧及震怒”,并“正式向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提出5点诉求”,也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责任,以及举报外国语学院严重违反校纪的行为。

北京大学的周同学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她们都支持岳昕同学:

“我们完全赞成和支持岳昕同学,作为女同学来说,我们在大学期间遭到性骚扰的话,要学会保护自己。岳昕同学站出来要求惩罚为人师表的教授,女生就会鼓起勇气去揭发这些事情”。

今年4月5日,与高岩一同在1995年考上北京大学的中学闺蜜李悠悠,刊文揭露时任北大中文系副教授沈阳多次性侵高岩的经过。透露高岩多次向她提到沈阳以交流学术等名目约她单独见面,“其中至少三次提到了发生性侵”。已婚且有子女的沈阳在对高岩进行性侵的同时还和别的女大学生约会,并散播高岩主动勾引他,是精神病等说法,导致高岩在1998年3月自杀。

当年3月,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做出调查结果,7月北京大学对沈阳做出了行政处分。然而,事件处理过程和结果从未被公开过。沈阳后来则调到南京大学任教授。

上周五(20日),北京大学校方回复岳昕的“信息公开申请”称,讨论沈阳教授师德的会议级别不够记录、公安局调查结果不在学校的管理范围、沈阳公开检讨的内容因中文系工作失误而遗失。

而岳昕的公开信发布后,虽然很快所有转载链接都已无法打开,但还是引起了网民的关注。有网友表示,就算网帖一直删,也会坚持发,“删了就重发,一直发”。有网友在深夜表示,“在微博转的全都被删了,明天再接着转!”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远 网编洪伟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