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L事件必須追究到底

前幾天,有民主黨議員及公眾人士發起名為「天下為公」的眾籌活動,希望在3個月內籌集200萬元作為民間調查UGL案件的經費,費用將主要用在蒐集資料、證據及聘用會計、法律等專家服務上。以眾籌推動民間刑事調查是罕有的事,但在當前執法及檢控部門公信力下降及UGL事件涉重大公眾利益來看,有關行動大概是沒辦法中的辦法。

ICAC偵查至今無甚進展

前特首梁振英收取UGL近5,000萬元回佣事件被揭發後已超過3年,事件真相仍然不清不楚,相關資訊仍支離破碎。儘管早已有市民向ICAC舉報,ICAC據說也已立案偵查,但到目前為止仍看不到甚麼進展,最近更有傳媒報道指律政司方面已決定不予起訴。若果律政司最終真的決定不起訴,UGL案的疑點將永遠難以解開,公眾將無法知道事情的真相,他們對特區政府最高層的誠信、操守的質疑也將難以平息。這對香港肯定是禍不是福。

其實,本屆立法會上任後已成立UGL事件調查委員會,希望透過公平公正及確當程序調查事件,委員會並已召開多次會議深入研究案情。可惜,UGL案件的主角梁振英對立法會的調查一直拒絕合作,既不肯親身出席會議作交代,也不願提交涉及事件的重要資料及文件,令委員會工作面對極大障礙;委員會主席謝偉俊已多次慨嘆調查工作進展不順利,甚至可能在未能找到事實真相下無疾而終。

要知道立法會已是有重要公權力包括調查權力的機關,也是最重要的民意代表機關,連立法會的調查也因為受到蔑視、不合作甚至 stonewalling(阻礙重重)而了無寸進的話,市民在政治上、法律上已幾乎沒有其他渠道可以繼續追究UGL回佣事件,只能以「自己城市自己救」的精神集合民間力量自行查究,以免真相永遠被埋沒。

此外,UGL案件並非一般案件,它涉及特區政府最高層的誠信、操守,直接影響特區政府的公信力及市民對政府最高層的信心,絕不能等閒視之或不了了之。誠如終審法院在新地案終審裁決駁回被告上訴時指出,不當收取款項將令官員在任期間的獨立性被削弱,無法恰當地履行公職,並嚴重濫用職權及公眾信任,猶如身陷「黃金枷鎖」(Golden Fetters)。

沒有人希望再有特區政府高層或最高層陷於「黃金枷鎖」,損害他們的獨立判斷,損害公共決策的公平公正。任何類似的質疑與憂慮都該用各種可行、合法的方式追查,以平息疑慮及重建市民對政府的信心。相反,若果大家默不作聲,任由事件含混過去,特區政府將永遠背負着一個陰影及包袱,難以討回公眾的信任,甚至可能影響管治威信。

梁振英勢千方百計阻撓

不過,動用民間力量追究追查事件不容易。能否以眾籌成功籌得需要的資金只是第一關,蒐集相關資料同樣困難,涉及案件的公司及個人包括梁振英肯定不會合作,還可能千方百計加以阻撓,令調查工作事倍功半。試想想梁振英連立法會的調查也拒不合作,對民間調查只會更嗤之以鼻。

何況他現時貴為國家領導人級的政協副主席,權勢非輕,對民間眾籌以至調查工作可以造成巨大的政治壓力。但正如梁振英最愛吹捧的中共及習近平常說:「無論是誰,不論位置有多高,權力有多大,涉及腐敗都要一查到底。」

UGL事件當然也該一查到底。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