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10週年:強迫遺忘與感恩

清明節給在汶川大地震中去世的親人掃墓的男子(2018年4月23日路透社)
清明節給在汶川大地震中去世的親人掃墓的男子(2018年4月23日)

5月12日,在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10週年紀念日到來之際,中國共產黨嚴密控制之下的中國媒體對中國公眾和全世界展示了一種奇異的風貌。

中國官方媒體和官方控制的媒體整齊一致地迴避中國公眾關心的話題,同時開足馬力謳歌現任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中國官方媒體甚至把5月12日命名為“感恩日”,號召中國公眾為在中國發生的大災難感謝中共。

中國媒體迴避的話題包括,四川大地震中幾千名學生死於倒塌的豆腐渣學校樓房,至今沒有人為那些不合格的樓房建築負責;試圖問責追責、為死難學生和家人討公道的活動人士不是被抓捕判刑坐牢(如,黃琦),就是被抓捕判刑坐牢之後依然受到嚴密監控(如,譚作人);地震發生後,600多億元的慈善捐款大部分去向不明。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5月11日報導說,“國營的新聞通訊社新華社報導說,震災最嚴重的汶川縣將地震紀念日稱作'感恩日'。但是,批評者說,中國官方媒體的報導掩蓋了地震給那一地區及其人民留下的深深的傷疤。從地震地區傳來的照片顯示,10年過後有些損害還是沒有修復。”

地震發生時大批的學校樓房倒塌,造成大批學生死亡。中國官方只是宣傳樓房倒塌是由於地震烈度超強,官方以及被官方嚴密控制的中國媒體一直迴避樓房建築質量低劣及其責任的問題,迴避富豪劉漢出資建造並監工的5所學校的樓房無一倒塌的事實。後來,劉漢因中共當局所謂的涉黑問題被處以死刑,學校樓房倒塌責任的問題被禁止提起。

在過去的10年裡,有關汶川地震的報導在中國受到嚴密的控制,學校樓房質量低劣導致大批學生死亡的責任以及上百億慈善捐款去向不明等問題成為敏感的話題,成為中國媒體不得自由報導或評論的禁區。在汶川地震10週年到來之際,前往地震重災區都江堰採訪的一名香港記者在那裡遭到身份不明的人毆打,記者報警,當地公安機關聲言不知打人的是誰,愛莫能助。

在全方位封殺公眾關切的新聞和話題的同時,中共的宣傳機器在汶川大地震10週年紀念日到來的時候全力開動起來,將這個紀念日變成給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大力歌功頌德的宣傳日。5月11日,中共的新聞宣傳機構新華網發表所謂的長篇紀實報導,標題是“把家園建設得更加美好——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關心汶川特大地震災後恢復重建發展紀實”。

有觀察家注意到,新華網的所謂紀實報導離紀實相距甚遠。例如,新華網的報導說,“震後不久,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就冒著餘震,奔赴災區。遊仙、平武、北川、江油、都江堰、汶川……無論走到哪兒,聽取災情匯報時他最先關心的總是群眾的安危冷暖。他走進一個個帳篷、一間間活動板房,詳細詢問群眾吃飯、購物、就醫等方便不方便,還有什麼困難……”。

然而,在中國公眾的記憶中,在地震發生後第一時間趕赴地震現場的是時任中國總理溫家寶。而且,溫家寶在地震災區停留多日指揮救災。但新華網的所謂紀實報導對這一基本事實隻字不提。

在汶川地震10週年紀念日到來之際,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共控制的中國媒體隻字不提的話題還包括號稱能力很強、裝備很先進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地震發生後行動遲緩,遲遲不能開入災區救災,大大落後於人員和裝備不及軍隊萬一的中國民間救援隊伍。中國軍隊救災行動遲緩,導致當時的中國總理溫家寶氣憤地對中國軍隊一個指揮官說,“我就一句話,是人民在養你們,你們自己看著辦。”

5月12日,法新社從四川發出一則在很多觀察家看來令人哭笑不得、欲哭無淚的新聞:

“這本來應當是一個令人高興的新聞報導,說的是一頭豬在10年前在中國西南部的四川省的大地震中倖存下來,獲得了全國性的知名度。

“然而,當地公安局卻另有想法:三個便衣警察打斷了法新社記者的新聞採訪,把他們押送出那頭有名的豬正在度晚年的那所博物館。

“警方如此如臨大敵凸顯出地震發生10年後悲劇依然多麼敏感。當時的地震造成87000人死亡,其中包括幾千名小學生死於很多人認為是建築質量低劣的學校樓房中。”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