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13億罰款不至於危及中興生存

Spanien Mobile World Congress in Barcelona - Stand von ZTE (Getty Images/AFP/L. Gene)

中興不准在美國采購的禁令有望解除,但隨之而來的高額罰款讓人懷疑中興是否有能力挺過這一關。中國知名會計學教授薛雲奎認為,終止中興全球經營才是最致命的。

德國之聲:如果我們沒有理解錯,中興通訊2017年淨利潤為45.68億元,約7.1億美元。現在將被罰13億美元,這意味著兩年的淨利潤就全部折進去了?

薛雲奎:準確地說,如果以2017年度的稅後淨利潤為標准的話,13億美元的罰款相當於兩個2017年度的淨利潤。

德國之聲:中興以其自身的經濟能力,能否挺過罰款這一關?

薛雲奎:單就罰款的數額而言,對於中興通訊而言未必不能挺過去,因為中興的利潤雖薄,但銷售收入畢竟已過千億人民幣,所以,13億美元罰款對中興來說,雖然也是一筆大錢,但並非危及公司安全。真正影響公司持續經營的是美國政府是否終止中興在美國乃至全球的生意,那樣的制裁對中興來說恐怕是致命的。

德國之聲:去年中興就向美國政府承認違反了禁運法,當時就被罰總額為12億美元的罰款。現在我們知道,中興在此之後沒有履行諾言。是否可以這樣理解,對這個數量級的罰款中興是不太在乎的?

薛雲奎:去年12億美元的罰款相當於中興兩年的稅後淨利潤,不能說這個罰款對中興不重要。從財報分析的角度來說,中興的利潤是很薄的,主營業務幾乎不賺錢,完全依靠出口軟體增值稅退稅和政府研发補貼才讓公司有微薄的盈利。我相信他們應該是十分珍惜這些盈利的,而不是不在乎。

德國之聲:國家伸手救中興的可能性有多大?

薛雲奎:中興通訊作為一家世界級的企業,7-8萬人的就業,我相信任何國家的政府大概也不會對這樣規模的企業置之不理。除了美國的生意外,相信中興通訊還有其它很多未履行合約。如果中興通訊終止經營,我相信,受合約影響的利益方可能是全球性的,而非只是中國政府或中國消費者。為了中興員工的利益,為了中興顧客的利益,援助中興,幫助中興度過難關是任何一個當地政府應有的理性選擇。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美國政府的處罰是不負責任的。中興未恰當履行與美國商務部達成的合約是應當有所警告,但不應當置它於死地。

采訪對象簡介:薛雲奎現任長江商學院會計學終身教授。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李魚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