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记者遇难阴影笼罩2018世界新闻自由日

World Press Freedom Day 2018 世界新闻自由日联合国 ONU

5月3日是国际新闻自由日。如果说几天前10名记者在阿富汗遇难以惨痛的方式凸显出新闻工作者面对的险恶环境的话,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发表的最新全球新闻自由状况年度报告也显示,新闻工作者在民主国家、甚至是传统民主国家的工作环境也在恶化,而正努力在全球扩大其影响力的中国新闻自由状况不仅没有改善,其新闻管控模式也正渗透其亚洲邻国。

4月30日发生在阿富汗首都的袭击事件给2018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日蒙上一层浓重的阴影。这一天,喀布尔接连发生两起自杀式袭击事件,造成25人丧生,其中9人为赶来报道第一起袭击事件的各地记者。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声称对这两起袭击事件负责。同一天,英国广播公司BBC 一名特约记者又在该国东部地区被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士杀害。一天之内10名记者以身殉职震惊国际舆论、尤其是多年来在困境中坚持的阿富汗新闻界。2017年,境内9名记者丧生的记录已经使得阿富汗成为全球对新闻工作者最危险的国家之一。

如果说阿富汗多年来暴力袭击行动不断、死伤无数,新闻工作者的险恶工作环境可想而知的话,全球新闻自由状况不仅整体形势恶化,而且也正侵蚀民主国家。无国界记者自2002年开始针对180个国家的新闻自由状况展开调查,并发布年度排行榜。根据一周前公布的最新排行榜,被列入情况严重的国家有21个,这是自2002年以来数目最多的一年。但令这个常年维护新闻自由的非政府团体感到格外忧心的是这种恶化形势不只是独裁、专制政权独有,欧洲民主国家的新闻自由状况也开始引人不安。根据这份最新报告,在欧洲,捷克、斯洛伐克、马尔他和塞尔维亚四个国家的新闻自由状况排行明显后退。即使在法国,该报告也注意到在2017年总统大选期间,一些政治领导人对媒体的攻击和诋毁前所未有之严重。就在不久前,法国不屈服党的领导人梅朗雄还在表示,对媒体以及在媒体工作的人的仇恨是正当的。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夜,法国一家反对网络暴力的协会组织公布一项调查,整理12个月内法国24家大型媒体的脸书页面的上万条网友评论之后得出结论,新闻从业者是网络及社交媒体上继政治人物和公众人物之后,吸引充满暴力和仇恨的评论最多的人群。平均每个月有4万5千条这类评论直接指向记者和他们供事的媒体。

民主国家新闻自由状况恶化也不仅仅是在欧洲。2017年,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在新闻自由排行榜上从原来的第43位跌落到了第45位。无国界记者组织秘书长Christophe Deloire表示,最新新闻自由排行揭示出一个已经显而易见的现象,那就是在很多民主国家,仇恨记者的言论越来越多,而这种仇恨得以释放实在很危险。因为他正破坏民主体制的一个重要基石。民主体制并非只能败之于政变,民主也可能逐渐死亡,致其于死地的第一把火,往往就起于对记者的仇恨。

在亚洲,阿富汗也并不是新闻自由唯一的伤心地。在短时间内就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新闻自由状况并没有出现改善。2017年,中国仍然在180个国家中排行第176,略好于排在最后一位的朝鲜。无国界记者组织在这份最新报告中指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其第一任期内就已经广泛利用新技术手段,开展前所未有的新闻审查与监控。50余名职业记者或非职业记者目前在坐牢,而外国驻华记者的工作条件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夜,总部设在美国的维吾尔人团体“维吾尔人权项目”发表公报,再次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威胁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部记者。最近一段时期,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部一些记者在新疆的家人都受到当局的骚扰,甚至被抓捕,送入“再教育集中营”。

中国政府不仅在中国国内持续加强对新闻自由的管控,无国界记者组织的最新报告认为,中国政府也正在试图建立一个在其影响下的世界媒体新秩序,对外输出其对新闻媒体的管控模式。案例之一就是越南,而柬埔寨似乎也正越来越多地效仿中国模式,在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排行榜上,柬埔寨从2016年的第132位一下子跌落到2017年的第142位,是亚洲地区新闻自由状况倒退最严重的国家。

新闻自由是民主的重要基石。联合国2018年新闻自由日活动的主题是让权力接受监督:媒体、司法与法治,强调创造有利于新闻自由的法律环境的重要性,并特别关注独立司法机构在确保新闻自由的法律保障以及起诉针对新闻记者的犯罪方面的作用。

法广RFI 瑞迪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