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條的葉劉回來了 那50萬港人呢?

曾志豪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如果世上有一種速度比高鐵更快,應該便是建制派主持會議的速度。

有人指「23條的葉劉回來了」——當年那種無禮橫蠻、「的士司機快餐店職員對23條沒有興趣討論」的傲慢。

今天她主持會議盡顯「功架」,驅趕發問的泛民議員離場,卻對在facebook直播做鬼臉的何君堯寬大包容。

議員不滿每項表決只有十數秒,她反諷那些議員「是否低能」。

昔日23條立法的傲慢,是來自高官的權力;今天主持「一地兩檢」會議的傲慢,則來自建制派在議事廳為所欲為的大比數議席。

23條的葉劉淑儀激起民憤,最終要收回;「一地兩檢」的葉太,做得再無賴,民間卻是靜悄悄無反應。

如果23條的葉劉回來了,那麼23條時走上街的50萬人,為什麼沒有回來?

關注「一地兩檢」的朋友,試圖複製23條時的手法:法律界出面踢爆「一地兩檢」違憲真相,把23條對港人自由的威脅,演變為「一地兩檢」內地法律在香港領域實施的弊處。

然而23條時,市民對自身安危有切膚之痛,反應激烈;「一地兩檢」,無論關注組用了如何聳人的字詞——「割地」、「出賣」、「違憲」——都無法喚起市民有同樣的憂慮。或許市民真的覺得「通車快捷」比起「違憲」更易懂也更有用。

當年葉國謙曾擔任審議23條的委員會主席,也試圖限制議員發言次數。結果泛民、「保皇」激烈爭論,葉國謙當年屈服。

那個時候「保皇黨」還忌憚社會反彈,不敢貿然破壞議會秩序。然而今天建制派操弄議會已成常態,也沒有什麼政治後果。

23條後的區議會選舉,「保皇」建制大敗,迫使他們修改路線。今天被DQ(取消資格)的議員也可以敗給民建聯。沒有了選民的制衡,「保皇黨」還有什麼懼怕?

葉劉理直氣壯說自己代表市民結束會議。你若不服氣,只能問:那50萬上街的市民,如今何在?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