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報》編採人員不滿被整頓 40多人辭職抗議

2018年5月初,《法制晚報》深度報道部門主編朱順忠在微信朋友圈透露,其領導的深度部門被裁撤。(網上相片)
2018年5月初,《法制晚報》深度報道部門主編朱順忠在微信朋友圈透露,其領導的深度部門被裁撤。(網上相片)
 
大陸敢言見稱的《法制晚報》發生集體辭職事件,新社長在年初履任後,要再次整頓重組僅4個月的深度報道部門,因而引發40名編採人員相繼辭職抗議。有媒體人指出,大陸編採人員的生存空間狹窄,當有導火線出現時,累積的不滿便以行動表現出來。(文宇晴 報道)

北京青年報集團旗下《法制晚報》一名主編朱順忠,本月初在微信朋友圈透露,其領導的深度報道部門被裁撤。不過該消息很快便被刪去,但是該消息的截圖則在網上被紛紛轉載。

就有關情況,本台記者致電《法制晚報》了解,但是該報的新聞熱線一直無法接通,報社的總機亦一直沒有人接聽。

香港媒體《蘋果日報》引述報社內部人士證實深度部門被裁撤的消息,更導致部分記者辭職抗議。據海外媒體《博聞社》報道,無新聞從業經驗、主要從事財務工作的《北京青年報》副社長彭亮,於今年1月接管《法制晚報》擔任社長後,進行報社內部整肅,包括要裁撤深度報道部門。引發40多名編採人員先後離職抗議。

在反右運動中判23年勞改的前《成都日報》記者鐵流形容,現在大陸新聞界的生存空間十分細小,已經很難進行獨立和有深度的跟進報道。

鐵流說:很正常,搞統一思想就會有這個現象。新聞界叫怎幹就怎麼幹,因為(記者)要吃飯。都是統一布局的(新聞內容),地方報紙根本不敢報任何一個新聞。

這已經是《法制晚報》深度報道部門第二度被裁。據了解,部門主編朱順忠於2016年9月因為在微信朋友圈發文,大篇幅報道維權律師遭指控「煽顛罪」、薄熙來主政時所建的標誌性建築物被拆等而遭到「舉報」,其任職的深度報道部門遭到整肅。當時有消息指,是中宣部下令整肅的。朱順忠被「休假式治療」、該報的總編輯王林被撤換,執行總編輯湯海帆被「雪藏」,同時要裁撤深度新聞部。在朱順忠被「休假式治療」1年後再被任用,並重新組建深度報道部門。不過剛重組僅4個月時間,便再度被撤。

香港前資深中國新聞記者呂秉權指出,過去有一定空間讓新聞工作者,在一些社會性、不太敏感的題材能進行監督,在一些重大事件上亦能發揮到報道真相的作用。但是隨著習近平上台後,似乎越來越收緊媒體的自主性,地方媒體只能變成是官方的喉舌,情況日趨嚴重。

呂秉權說:已經有大量的調查記者或者調查部門被瓦解了,今次這個事我覺得反映到,媒體這個巨大打壓的低氣壓下,大陸很多媒體人一路很艱難地委曲求全。當一些導火線出現時,足以令大家積累到的不滿容易爆發出來。

網上資料,《法制晚報》 的前身是《北京法制報》,2003年底劃歸北京青年報社,並更名為《法制晚報》。2004年5月正式創刊。

《法制晚報》過去曾報道過內多宗敏感的案件,在大陸媒體當中素有敢言的稱譽。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