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东京宫5月5日向裸体参观者开放半天


巴黎东京宫5月5日向裸体参观者开放半天 2018年5月5日
法新社


巴黎东京宫(Palais de Tokyo)当代艺术博物馆5月5日上午对裸体参观者开放两个小时。此项活动由东京宫和“巴黎裸体主义协会” Association des naturistes de Paris (ANP)协办。感兴趣的人首先要在网上预订才进得去。网站一开通吸引了27000人,而被允许进入东京宫的人数只限在161人,时间从9点半至11点半。置身博物馆,身体透过光线表现出特殊的美。

博物馆内的艺术导游和保安人员正常穿著衣服,而在展览馆一丝不挂的参观者感受奇特。他们中有艺术鉴定师、有喜剧演员、有亨利四世读预科的高材生、也有剧院灯光师或导演、更有平面设计学院的学生。

 

前去一睹为快的《世界报》记者写道,当人们脱光后面对面时,内心感觉是不一样的,身体部位脱去了物质遮盖的东西,你才会发现身体有惊人之处。一些人裸体在东京宫展厅穿梭时幸运有机会做这样大胆的尝试。但也有人感觉自己是在世界十大禁片《索多玛120天》的场景中。

 

荷兰一名导演告诉记者,他裸体穿梭在东京宫中,忽然想起了波兰荒诞派小说家贡布罗维奇(Gombrowicz)。

 

以此方式步行在展览馆中,有的想起了日本战争电影中的角色;有的人想起了视觉艺术家Neïl Beloufa 举办过的“我敌人的敌人”的展览。

 

东京宫主要调解员Marion Buchloh-Kollerbohm告诉法国记者:“我们以此方式对身体的感官进行一次全面的审视。”就如同我们给身体增加了可以实施魔力的假肢,但同时又不能让这种魔力过于强大。

 

巴黎艾斯蒂安高等平面设计艺术学院的一名女学生正在和一名74岁吉贝尔Bernard Gibert裸体主义者面对面交流。这名学生表示,我裸体在这里,忘记了是来看展览的,因为我无法集中注意力。当我忽然发现自己置身于展览馆,而身上却一丝不挂时,我忽然有一种惊恐的感觉。但惊恐之后,我把自己的头发扎起来,定定神,心境又稳定下来。

 

《世界报》记者表示,由于大家是裸体看展览,都避免触碰到对方。一名荷兰参观者告诉记者,其实身体是非常美的,通过光线去看皮肤的美有一种奇特的视觉美。

 

一名30岁年轻人说,他想生活在一种可能的生活中。裸体餐馆、派对晚会,他都尝试过。他觉得裸体博物馆不是一个好主意,他在这里感到厌烦,而且东京宫展览厅里的地太凉了,有一种寒气逼人的感觉。

 

法广RFI 小乔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