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學生岳昕不懼打壓 再發6000字長文



北京大學周五(4日)慶祝120周年校慶,但受到前教授沈陽性侵事件的烏雲籠罩。而要求校方公開性侵的相關信息,而遭受打壓的女學生岳昕,再發出一封六千字的公開信,講及受壓的細節,她透露到訪的教師指事件涉「境外勢力」,高層定性是「顛覆」事件。(楊默 報道)

該篇名為《我在公開信後的一周裡》的公開信,周一(4月30日)在微信公開,北大外國語學院學生岳昕以筆名「木田」講述於上次發出公開信後,一周所經歷的事。但新一篇公開信已迅速被微信屏蔽,內地網站亦無法搜尋。

岳昕在信中表示,擔心自己的事連累到朋友及家人,令他們被施壓,又說自己在這段時間被迫沉默,無法像以前一樣見朋友,也不能向大家表達感謝。

本台周四(3日)也向岳昕的個人社交媒體發訊息詢問,但是不獲回覆。同時,本台也向岳昕身邊多個朋友打聽,希望了解她目前情況,包括聯絡發起聯名信聲援岳昕的北大學生李一鳴,但同樣不獲回覆。

此前,有熟悉岳昕的同學對本台表示,岳昕不想將事件與政治掛上聯繫,所以不會接受訪問。

雖然岳昕不希望被扣上政治帽子,但是在岳昕最新的公開信中,再講述當日老師深夜約談時的細節,指老師暗示高層對事件已定性為「顛覆」,有定罪的可能,又說這不是在學校違紀的事那麼簡單,別人可以給她治個叛國罪,並威脅她不能與任何媒體扯上關係。

公開信指,該名教師建議岳昕這段時間不要使用手機和微信,甚至講對她最好的就是現階段沒有自由。

我們希望了解北京大學校方的看法,但北大外語系的職員著記者致電宣傳部,宣傳部的職員又叫記者打電話給新聞中心。

北大宣傳部說︰你打7101,那是接待媒體的辦公室。

但是新聞中心的電話整個下午都無人接聽。

本台向北京大學法學系教授賀衛方詢問,希望了解岳昕一事是否能被定性為顛覆,但賀衛方說不能評論與北京大學相關的事。

賀衛方說︰對不起,北大的事我就不能說了,我真的不能說北大的事。

周五(4日)為北京大學120周年校慶,在周三(2日)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訪北大,更令人覺得校方為了營造和諧氣氛,不惜大力打壓學生。內地歷史學者章立凡就說,中國最高領導人很少會親自到大學作長篇講話,這次有可能是中共對北大事情感到不安,習近平便到北大支持教職員應付事件的工作。

章立凡說︰北大是五四運動的發源地,可能政府最擔心的是觸發學潮,五四離六四也只是隔了一個月。這個時間讓他(習近平)親自到北大去,做一個這麼長的講話,我覺得可能都跟這種敏感行事有關。也不一定是安撫學生,倒像是支持校方。但是他們也沒有甚麼新的辦法,還是用共產黨傳統的思想政治工作手法,想來管互聯網時代的年青人,可能還會有相反的效果。

而內地對事件的高度封鎖,也不止限於在北大校內,甚至在司法界也要求律師緘默。前鋒銳律師事務所合夥律師劉曉原日前因被吊銷執業證一事與北京司法局聯絡,隨後局方再致電給他,要求他不要在網上講北大學生的事。

劉曉原說︰變相來提醒我不要說這個事。他們重點不清楚,問我有沒有推特,我說有啊。現在司法局的話,可能它就出現系統維穩,司法行政系統,來監管我們律師。他也沒有搞清我到底說了甚麼,我想他想說的是現在北大學生那個事情,評論一下,說北大的事情很敏感,不要再說。他們認為是敏感議題吧。

上月5日,旅居美國的原北大校友王敖和李悠悠公開舉報原北大中文系教授沈陽二十年前曾性侵女學生,導致其自殺身亡。

兩天後,北大學生鄧宇昊發出公開信,要求北大公開沈陽案相關資訊,但被校方施壓。此後,數十名學生繼續要求校方公開檔案,也持續遭騷擾。

岳昕其後發出公開信,披露其遭校方壓制的詳情,引發廣泛關注。而校方則以事件背後有境外勢力為由,持續向學生施壓。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