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被逼抵抗”

法国报纸摘要

5月8日晚,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正式在法国南方海滨城市拉开帷幕。法国各全国性大报8日均从不同角度报道这次每年一度的电影盛会。《解放报》针对多名参赛电影导演都因政治原因而无法前来的事实,利用文字游戏,将这次电影节称作是被逼抵抗的电影节。

《解放报》相关报道特别介绍了伊朗、俄罗斯、土耳其、泰国和肯尼亚五国电影人与政权的种种禁令抗争的努力,并采访电影节一名负责人Thierry Frémaux, 梳理国际电影节背后围绕参赛影片遴选工程中的各种讨价还价,而这一切也都使得戛纳电影节不乏政治色彩。俄罗斯和伊朗两部有望获奖的影片的导演均因本国执政当局的阻挠而不能与会。那么中国的情况如何呢?Thierry Frémaux,表示,电影节与中国驻法大使馆有着良好关系,每年去中国的时候也没有遇到问题,电影节可以放映自己想放映的影片。但是,这是在国外放映,所以当局对此不是很在意。Thierry Frémaux以姜文的影片《鬼子来了》参加2000年戛纳电影节为例指出,这部电影得以在电影节上放映,但姜文却被当局禁止在国内拍片,这部影片也在中国国内禁演。此后禁令解除,姜文得以重操演员旧业,并拍摄了一些商业片。中国政府如今虽然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钳制电影人的选择,也听任各种电影作品在国外发行,但禁止某些电影在国内放映。Thierry Frémaux认为,如俄罗斯电影人一样,中国电影人也可以来戛纳电影节争夺奖项,但在国内影坛,作品则遭遇封杀。电影人与审查机关的博弈是常态。电影节代表遴选影片时,中国方面的负责人常常说他们没有选对好影片,但电影节代表在中国官方提供影片中从未发现有价值的作品。

《十字架报》也将第71节戛纳国际电影节作为头版主题,但侧重女性主题,指出,在本届电影节参赛的21名电影导演中只有三位是女性,由此重新引出国家是否应当出台配额政策来支持女性电影人的讨论。

本届电影节也是好莱坞著名制片人韦恩斯坦事件引发全球反性骚扰女权运动波澜后的第一届戛纳电影节。韦恩斯坦30年来首次不会在电影节上露面,但《巴黎人报》注意到,围绕韦恩斯坦而起的演艺界性骚扰丑闻的阴影仍然难以散去,但电影节试图摆脱相关的困扰。此前金球奖的黑衣以及凯撒奖上的白丝带所代表的明确的立场宣示可能不会在戛纳电影节上出现。虽然本届电影节评委主席选择了在女权运动中十分活跃的澳大利亚女演员凯特•布兰切特,预计她会在电影节期间就女性权益表达立场,但电影节负责人显然不会就此话题发表评论。女性主题虽然不会缺席本届电影节,但讨论只是在圆桌会议或其他机构的活动中进行。

关于中国,《费加罗报》驻京记者在该报电子版发表文章,关注四川两河口水坝修建计划,对藏区生活的影响。这座自2014年开工的水坝是世界第三高水坝,完工后将高达295米,几乎可与巴黎埃菲尔铁塔比高。这项工程将彻底改变这一地区的面貌,多个山谷将被水淹没,许多村落以及藏人寺庙也将不复存在。我们也许可以在明天的节目中向大家介绍这篇文章的更详细内容。

另外,《回声报》电子版今天也报道了中国政府要求美国联合航空及美国航空将台湾称谓标注改为“中国,台湾”事件以及美国政府的回应。报道指出,美国称北京的要求是“奥维尔式的胡言乱语”在本已紧张的中美关系中引发一种意想不到的波澜。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