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务院总理8日抵达日本访问

资料图片: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18年4月9日在北京人大会堂与来访的一个日本贸易代表团会谈。 路透社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8日下午到达日本参加日中韩首脑峰会并对日本进行访问,这是他就任总理后,首次对日本进行的国事访问,与上一次中国总理的访日相隔7年。

 

李克强8日傍晚会见日本华侨代表等,9日出席日中韩首脑峰会之后,作为政府贵宾出席欢迎仪式并进行日中首脑会谈,还将会见日本天皇。

预计在日中首脑会谈中,将正式同意日中回避在东海等地区发生偶发冲突的“海空联络机制“开始运用。对于会不会把钓鱼岛周边作为“海空联络机制”的运用的对象,估计双方将采取先同意该机制的启动,而不确定地理的范围的方式。

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7日于北京主持的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李克强总理将就海空联络机制达成协议,以避免海空意外事件。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耿爽回应表示,中日双方在东海危机管控问题上的目标是一致的。建立海空联络机制有助于双方增进互信,管控分歧,维护东海和平稳定。“当前两国相关部门正为启动该机制加快相关准备工作。”

 

耿爽还指出:我理解这个机制是规定双方舰船与飞机的联络方法,并没有规定适用的地理范围。

在以往的交涉中,日方要求该机制的应用范围不包括日方认为是领海领空的区域,钓鱼岛周边的海空也排除在运用对象范围之外;日方的立场是:“进入钓鱼岛周边领空和领海相当于侵犯主权,不包含在该联络机制的运用对象内。”以外务省国际法局为中心,要求明确写入“领空、领海不属于对象范围”的呼声高涨,政府相关人士也指出“主权问题不能让步”。

中方则希望就避免钓鱼岛周边发生冲突的应有方式也进行讨论,由于双方的主张无法相互妥协,没有取结论性成果,而之所以产生这样的结果,来源于日方一个重要的理念,那就是日中有关钓鱼岛问题存不存在“领土争议”和主权的“搁置共识”,如果承认了钓鱼岛水域也包括在“海空联络机制”之内,在其延长线上,似乎就意味着承认钓鱼岛水域存在着领土争议,因此在这里有发生冲突之虞时双方要交换信息,进行联络。

而如果没有规定适用的地理范围,说明双方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妥协。

法广RFI 东京特约记者楚良一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