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化球亲率铁道兵团血战黄河大铁桥——纪念徐州会战80周年


抗日将领詹化球

我外公詹化球,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五期,按军校规定:每一届前三名毕业生可留校工作,外公先行留校在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任宣传员。随后就参加了北伐、历任第九军第三师军区处上尉指导员、总司令部特务营上尉副连长、两浙盐务缉私局第三营营部稽查员、缉私局特务队队长等职,后转入税警团。1936年的上半年,国民政府已经感觉到中日战争一触即发并觉得战时保护铁路安全的重要性。所以在下半年的11月份开始从原来的交通兵团中剥离出来了一部分人员,组建了铁道兵团这一特殊兵团,我外公就在这时从税警团抽调到了新组建的铁道兵团。在当时培养专业干部的干部教导连(学员都是一些有专业知识的少尉军官)任少校连附。

 “七七”事变后,中华民族已到了生死存亡关头。日寇占领平津后,即分兵四路向华北扑来。一路由平绥路进攻绥远;一路由同蒲路进攻山西;一路由津浦路进攻山东;一路由平汉路进攻河南。中原大地,战火千里,生灵涂炭。沿平汉路南下的是日军土肥原贤二率领的侵华主力14师团。该师团按作战计划须在1938年2月8日以前攻取河南新乡。新乡位于平汉、新焦铁路交叉点。北制安阳,南扼郑州。新焦线为通向晋南之捷径,占领黄河大铁桥,则可卡住南下的咽喉。所以新乡为豫北的重要战略据点。日军连日以强大的空军轰炸新乡、黄河大铁桥。中国军队以血肉之躯与强敌殊死抗击,在残酷的消耗战中挫敌兇熖,粉碎了土肥原贤二2月8日前攻取新乡的美梦。

随着敌人的不断增军,1938年2月10日,第一战区长官程潜将军命令新八师,开赴郑州黄河铁桥两岸防守,并命令在河南境内新组建的铁道兵团即刻派部队奔赴前线,一面修复被炸的黄河铁桥,一面准备强敌逼近北岸之际,在万不得已下忍痛炸毁黄河铁桥,使敌机械化部队不能长躯直入郑州,直下鄂湘大地,为正在积极准备的武汉会战清除后患。派往黄河大铁桥执行任务的是铁道兵团中最优秀的干部教导连,共约800多人。带队的是少校连附(正营级)詹化球。

外公詹化球是浙江省宁海县西店镇老詹家村人,《詹氏宗谱》中名孝严,字恩沐,号克帝。生于清光绪二十七年五月二十四日(1901年6月16日)。父亲贞培,是清国学生,母亲高氏,是近村樟树村的太学生高信忠之女。父母均知书达理,深明大义,从小就对孝严灌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思想,经常讲述一些古代抵抗外国列强的英雄人物,如岳飞、戚继光、林则徐以及近村洪家的清代洪式琮抗英的故事,要孝严以他们为榜样,为国家民族尽忠出力。就这样:长辈们的谆谆教诲,为小孝严心中早早撒下了爱国种籽。

民国3年(1914),父母送他进县城正学高等小学读书,该校命名“正学”是为了纪念宁海明代先贤方孝孺(方号“正学”),该校是当时的唯一一所完全高级小学,是县内最高学府。校中教师均为宁海当时名儒,传授的是正统的儒家思想,要求学生“正心修身”,以方孝孺为楷模,对先贤方孝孺的生平事迹、文学作品是每个学生必读之课。特别是他刚正不阿,宁死不愿为篡位的朱棣草诏一事更使所有学子铭刻于心。詹孝严同学中比他高一、二年的,有赵平复(柔石)、潘天寿、严苍山、郭履洲、李士珍等,与他同一届的有王乘中(王育和)、吴其寿、严华堂、陈必封等,他们在一起切磋学习心得,共同商讨国家大事。在老师同学教导薫陶下,詹孝严逐渐形成了有远大抱负,一心想救中国的思想境界。

1919年正学高小毕业照,中左4为詹化球

1919年秋,外公18岁,从正学高等小学毕业。 是年,正值“五四”爱国运动暴发。全国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运动,民主、科学两面大旗在各地高高扬起。为了追求更多知识,寻求救国道路,他走出海隅小城,来到省城杭州。恰好杭州体育专科学校招生,该校是为了继承辛亥革命先烈秋瑾遗志而创办的,校址就是秋瑾准备起义所在地大通学堂。因此该校偏重军事训练,校歌中有:“竞争世界,武装和平,弱亡强者胜。生死存亡,一发千钧,青年责任。”创办人有宁海人叶颂清,曾任浙江第一师师长。同时聘请第一师司令部机要秘书孔墉担任国文教员。孝严得知消息,1920年春,他和前金的同学邬茂荣、县城的袁止卿一起报考,被录取。学制三年,体校除必读的国文、算术、历史、地理等科目外,还开有专业课,如普通体操、兵式体操、体育学、兵器学、国术,还有实弹射击等。在校中孔墉老师对他的影响是最大的。先生也是宁海人,他不但学识渊博,教学认真,还经常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讲文天祥、史可法、郑成功、于谦、张苍水等民族英雄为了抵御外侮,舍身成仁事迹,都给孝严留下了深刻印象。(1939年3月,孔墉任海州护理专员兼保安司令,被日军所俘,宁死不屈,壮烈牺牲,以身作则,无负对学生的教导)。

1923年秋,外公从杭州体育专科学校毕业,遵从母命,回家结婚,妻子姓邬,亦是本地人,暂在家乡小学任教。

1925年年底,黄埔军事政治学校第五期招生,外公早就知道,该校是孙中山先生为了培养革命的军事和政治人才,组成以黄埔学生为骨干的革命军,实行武装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在中国的统治,完成孙中山先生提出的“三民主义”为目的一所学校。这和他一贯追求的目标完全相一致,于是,他告别了母亲和新婚妻子,只身前往广东报考,被录取在工兵科。同科同时被录取的还有宁海璜溪口人邬子匀(抗战胜利时晋升为少将副师长),异地遇同乡人,分外感到亲切。为了表明要在革命大洪炉中冶炼自己,彻底改造世界观,他改名“化球”,字“赤生”。次年3月开学,他成为一名正式五期“本科生”。经过了一年半紧张的理论知识学习和实践训练,并通过了严格和全面考试,1927年8月15日,以前三名的优秀成绩毕业。同期毕业的有共产党人赵尚志、陶铸、许光达、宋时轮等;国民党人有胡琏、黄剑夫、邱行湘等人。尽管各人信仰不同,但一心救中国的目标都相同一致。抗日战争即将爆发,因战争需要,调至新组建的铁道兵团,在培养基层干部的兵团干部教导连任少校连附。

平汉铁路郑州黄河大桥,是黄河上修建的第一座铁路桥,号称“黄河大桥之母。”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由比利时一家工程公司承建。先后聘请德国、美国和意大利等国工程师进行现场查勘,1903年9月开工建设,1905年11月15日竣工,1906年4月1日正式通车。桥全长3015米,建成时有102孔。至1938年2月19日我军自行炸毁时止,已运行了约32年,1987年被拆除,只留下5孔,作为文物保存在原址,供后人凭吊。 

中国黄河第一铁路桥遗址

詹化球带领的兵团干部教导连是2月10日星夜急行军至大桥南岸,马上投入桥梁的抢修工作,经过2天2夜奋战,已完成抢修任务。13日从北岸来的列车又开始从大桥上驶过。但一个十分不利的消息也随着大桥的畅通传来:日军的一个联队(一个团),尾随列车向大桥扑来。而在大铁桥两岸除了外公率领的一个兵团干部教导连800多官兵外,加上原一个连的警戒部队,只有一千官兵。要与3000多装备精良的日军决战,实在相差悬殊。外公急忙向正在向大桥进军的新八师师部报告和请示,回答说:“大部队以最快的行军速度,也要一天一夜后才能赶到。”蒋在珍师长在电话中斩钉截铁地说:“你们现在一定要把这个缺口堵住,这关系到整个武汉会战的胜负,我们已派小部队快速增援你们,只要能守住大桥一天半日,就是胜利,纵余一兵一卒,亦不得自行擅自撤退!”外公回答:“请师座放心,只要我们还有一个弟兄在,大桥就决不会放弃!”

外公其实明白,以一个800多官兵的教导连加上警卫部队1000官兵去对付一个团的正规军,双方兵力相差太悬殊!况且铁道兵团除了自卫武器外,弹药也不多,没有重武器,只有旧式步枪和修理工具,而敌人有备而来,武器精良,士气正旺,要在大桥上堵住,实在是难上加难。但已没有时间容他想的太多,他马上下令迅速占据有利地形,挖好掩体和战壕,收集原守卫部队留下的所有武器弹药,集中在桥南岸。他立在大铁桥上向全体士兵说明情况之后说:“我们已到了为国尽忠的最后时刻,已没有一步后退的路,要用我们的肉血之躯挡住日寇过桥,誓死守住大桥,中国不会亡!”

一千官兵齐声喊道:“誓死守住大桥!中国不会亡!”

宏亮的声音,伴奏着黄河滚滚波涛,在怒吼,在咆啸!

这是一场动天地、泣鬼神、彰显民族魂的阻击战!

战斗从午前打响,日军组织了一次次冲锋,妄图迅速占领桥南岸,但外公凭借有利地形,沉着指挥,一次次将其打了回去,日军寸步难行,死伤数百,粉碎了日军的速战速决部署。日军也不知守桥的中国军队有多少,不敢贸然行动,只是一味用炮轰。好多士兵被土填了,伤亡也不在少数。但砲声一停,他们又抖落泥土,拿起枪杆,向冲上来的日军射击。就这样来来回回,一直打到傍晚,日军始终无法突破大桥南堍。但我军已死伤大半,所有的弹药已全部告罄。

夜幕很快降临,日军最后一次冲过来了,詹化球上好刺刀,纵身跳出掩体,高喊:“弟兄们,考验我们军人“保家卫国”的时候到了,死也要守住大桥!”然后,第一个冲上前与日兵拼刺刀肉搏,剩下的士兵也奋步紧跟而上,日兵也被中国士兵的英勇气概所震慑,纷纷后退,一场铁和肉的拼搏在铁桥上展开,激烈程度可用“血肉磨坊”来形容。鲜血染红了黄河第一大铁桥……日军向北岸退去,南岸仍飘着中国的军旗!

当天夜里,第八师李昌容的一个团终于赶到,只见大铁桥南岸到处是敌我双方士兵的屍首,鲜血在铁桥上已凝结成厚厚一层。掩体里除了有几名奄奄一息的重伤员外,不见一个活着的战士,但是却意外听见有一小女孩的哭声,李团长连忙将大衣裹住小孩,问:“你是谁”,但小孩的耳朵已被震聋,听不到声音,再三问后才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回答:“我是詹……化球女儿,叫若娟,父亲……还在桥上……”李团长奔到大桥,只见外公詹化球还背依着钢栏杆圆睁着双眼,面朝北岸,没有倒下,全身是枪眼,浑身是血,早已停止了呼吸。李团长摘下帽子,深深鞠了一躬,叫人抬回南岸安葬,同时将他8岁女儿带回后方,交给后勤人员抚养并入遗族学校读书。

郝柏村詹化球题写“英烈千秋”

台湾原“行政院长”郝柏村一级上将在大陆访问考察期间,为殉国在黄河大铁桥的外公詹化球挥笔题写了“英烈千秋”四个大字。

从目前查询的资料来看:我外公也是新组建的铁道兵团中,为国捐躯职级最高的校级军官。

母亲河上成功保卫战的英勇事迹已入选在宁波家乡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青少年活动中心中、永载在中国抗战史册中,并且填补了抗战期间铁道兵团作一个特殊兵团的一段抗战史。同时,从大铁桥保卫战的一个侧面,充分反映了抗战的惨烈和军人保家卫国、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当时,除了陆军,其他的空军、海军、铁道兵团等特殊军种在抗战开始的短时间内全部拼光了。这才是对整个抗战时期是否真心抗战的最好诠释和对历史的尊重. 不断地宣传和还原抗战的历史真相,维护第二次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成果,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也是我们二战英烈遗族义不容辞的责任。

民国29年(1940)3月27日,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以阳字第5806号下发对詹化球的一级褒奖令和抚恤令,晋升他为中校,牌位送南京英烈祠(今迁台北忠烈祠,牌位号码K8-05),作为台湾光复的功臣,每年享受春、秋二季的国殇公祭。民国36年(1947)12月编成的《中华民国忠烈将士姓名录(浙江省宁海县卷)》第一名就是詹化球。

詹化球的独女詹若娟

詹化球的独养女儿,我母亲詹若娟,已于2013年去世,享年83岁。生前除了耳朵听不清(当时被日军的炮弹震聋)外,身体健康,曾经多次带我去黄河大铁桥遗址祭拜外公,反复告诉我:“你外公不是反动军官,他是为了国家民族利益而牺牲的,为的就是要守住母亲河上的这座大铁桥来掩护老百姓和重要物资的转移!”

将士们守的就是一股中华民族从未消亡过的正气桥。母亲河上的这座桥,连接着文天祥至方孝孺,连接着戚继光至孔墉。中华民族从来不乏仁人志士,为了国家民族利益,在紧急时刻,他们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这股正气,“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文天祥语)。在黄河大铁桥的遗址中应该高高立起詹化球和他1000名壮士的群像,目的是为了弘扬中华民族的正气!弘扬中华民族顽强不屈的精神!这是我母亲生前的愿望,也是尊重历史和珍爱和平的人们共同的愿望。

2015年,在隆重纪念抗战(全世界第二次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荣幸地收到了当时任台湾领导人的马英九签发的抗战纪念勋章和纪念证书。以及上海市统战部门颁发的抗战胜利纪念章,说明民族英雄得到了应有的尊重。

马英九签发的抗战纪念勋章和纪念证书

今年是徐州会战爆发八十周年以及外公率领一千官兵用生命完成守桥任务八十周年。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的一场大劫难,但是令人自豪的是伟大的中华民族没有屈服。在空前惨烈的抗日战争中,伟大的民族精神不仅成为激励中国人民团结一心、血战到底的坚实思想基础和强大精神支柱,而且在血与火的洗礼中得到丰富和升华,形成了伟大的抗战精神。这是抗战留给我们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永远是激励中国人民克服一切艰难险阻、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强大精神动力。

同时,黄埔精神也在抗战中得到了凝练和升华,它既是爱国主义民族精神孕育的结果,也是民族精神与时俱进的历史体现,是那个时代的缩影,更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为实现中国梦提供了重要的精神力量和情感支撑,必将激励我们为实现“祖国统一、振兴中华”而不懈努力奋斗。

作为“世界四大军事名校” 之一的黄埔军校后代,在祖辈的悉心熏陶和言传身教下,我们对于黄埔军校有着更为特殊的感情,对于黄埔精神有着更为深刻的体悟。身为黄埔后人,黄埔精神也赋予了我们与生俱来的荣耀。更寄予我们义不容辞的使命,正如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出席纪念黄埔军校90周年座谈会时所强调的“今天我们传承弘扬黄埔精神,最主要的就是致力于祖国统一和民族复兴”。

                 

注:黄埔军校从第一期(1924年6月16日)到第二十三期(1949年12月),共培养32万各级军官(仅仅抗战中:就有95%的各级军官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舍生忘死、奋勇杀敌、为国捐躯”)。其中1924年到1929年共培养了七期13000余人。这些人中的多数形成了中央军的骨干——"黄埔系"。

 

 

邬霄勇,抗战史迹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