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輸在起跑線就輸一世



2023年,在地球某地,A收到手機訊息:「化驗報告已有結果,你肝酵素過高;從過去一個月記錄看來,你上酒吧的次數也太多了。假如你有心事,借酒澆愁也不是辦法。我見你也有一段時間沒做運動。最近在你的社區,有人發起瑜伽小組,你要不要試試?據說你有不少街坊參與過後都說效果不錯。」這段訊息,來自某科網公司旗下醫療集團;這個集團利用人工智能(AI)加上大數據分析,為參與保健計劃的成員提供全面周到的服務。

那是科幻小說的情節嗎?The Future is Now。說不定五年後的今日,資訊科技應用之廣泛比想像中有過之而無不及。有留意上星期Google開發大會示範的朋友應該意識到,當日所展示的技術已經逼近一直以來所講圖靈測試的境界。圖靈測試是指「當機器能與人展開對話,而不被揭穿身份」,代表程式有思考的可能。

其實早幾年,AI的發展不斷突破;會下圍棋的AlphaGo,再發展到後來的AlphaGo Zero,其實不只是會預測和勝過人類頂級棋士那麼簡單。AlphaGo Zero透過不斷地自我對弈來學習,在40天內打敗了「昨天的我」。圍棋雖變化極多,但在應用層面始終是單一的。像上周所示範的Google Duplex,不但可以跟人類自然地應對,而且懂得提出簡單的問題,那是另一個層次的技術。當然,Google以電話對話示範AI的能力,只不過是用一個常人比較易明的表達方式,實際上AI用來閱讀和分析文字,效率和速度會更高。

要知道,真正的AI是有學習能力的程式,像AlphaGo Zero一樣。換句話說,輸在起跑線很可能就是輸一世;這是一個winner takes all的競賽。這邊廂,政府卻雄心壯志地說甚麼推動創科之類的夢囈,要慷他人之慨大搞科技。很可惜,明顯官僚和政客都完全不了解在科技範疇,人家在那邊廂已經跑了多遠。

會學習的程式可以每分每秒,在網上有如恒河沙數的即時資訊中,整理出針對不同使用者需要的資訊;事實上這是資訊科技的最終存在價值。換句話說,像 Google般的企業,甚至比我們更清楚我們究竟需要的是甚麼。真正的問題是:「當別人比我更了解我自己,我怎樣才能保證這些企業會以我的最大利益為優先考慮?」

十多年前,Google的前首席執行長斯密(Eric Schmidt)已經用銀行比喻這間公司,不同之處是銀行代替存戶保管財富,而資訊科技公司所儲存的是每個人的資訊。假如我們可以將真金白銀交託予不認識的銀行家,為何我們不可相信資訊科技公司的行為操守呢?當然,也有人可以說,銀行戶口結餘被盜用,存戶早晚也會發現,但是個人資料要是被不當使用,當事人或許永遠也不知。說到底,資訊科技公司可能比我們更了解我們的需要。

科技公司靠攏政府非萬民之福

在可見將來,我們每個人都要在個人私隱和方便作取捨;而資訊科技公司,也將要用清晰明確的行動來賺取信任。坦白說,我不知道怎樣才可以令更多人相信資訊科技公司不會出賣自己,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只有很天真很儍的人,才會相信政府規管有能力保障到消費者。千萬要記得,政府往往站在社會進步的對立面;資訊科技公司靠攏政府亦絕非萬民之福。在技術大落後的國度,例如位於大灣區的香港,難保證政府最終會否借保護消費者,讓少數聽教聽話的「商界合作夥伴」在圍封的防火牆中,塘水滾塘魚。

利世民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