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是中日接近的最大助推器


中國總理李克強(左)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右),本月10日在東京出席《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周年紀念活動。

「求大同,存小異」,是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外交傳統。本次中國總理李克強的首度訪日,再次體現了這一外交智慧的復蘇。

5月9日在東京舉行的中日首腦會談,適逢《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周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罕見破格款待中國總理李克強,不但和中方就敏感的「海空聯絡機制」達成協議,還親自陪同李克強前往北海道交流考察。幾年之前,中日就靖國問題和釣魚島糾紛鬧得不可開交,兩國海空軍頻頻對峙。為何短短一年間,中日兩國能夠做到超越爭端,求同存異呢?

對美不順 中日回暖助安倍固權

中日回暖,和兩國對美關係的變化密不可分。

對安倍來說,過去一年的對美外交,苦多甜少。2017年末,特朗普華麗訪日,安倍花了極大心思討好美方,還特意向特朗普長女伊萬卡主導的「女性企業家支援基金」捐贈57億日圓。結果是:今年3月美國發動貿易戰,日本是唯一一個沒有被免除徵收關稅的美國盟友。同時,在朝核問題上,美方也沒有事前和日方分享相關內情(據《日本經濟新聞》資深外交記者秋田浩之披露,當前特朗普的對朝外交,主要依靠擅長秘密活動的中情局推動),對日方較為關切的人質綁架和中程導彈問題,美方也是愛理不理。在這樣的背景下,向堅持自由貿易體系,且在朝核危機中日益掌握主動權的中國實施戰略接近,符合日本利益。

從國內政治來看,改善日中關係,對安倍來說猶如天降大禮。據路透社報道,4月末的調查顯示,接近七成日本企業希望安倍繼續連任首相。加強和中國的經貿合作,將有助於安倍爭取日本經濟界的支持,和安倍的國內政治生存直接掛鈎。事實上,5月黃金周以後,日本國內輿論批評安倍政治醜聞的力度已有所減弱,反而開始指摘拒絕出席國會聽證的在野黨拿了工資不幹活。據《產經新聞》5月8 日報道,安倍和副首相麻生最近在東京某高級法國餐廳秘密會面,商討未來黨內形勢。有熟悉內情的日本政治記者披露,目前自民黨內反安倍的動作有弱化迹象。基於未來安倍支持率的走向依然不明朗,黨內不少派閥都傾向持觀望態度,避免公開批評安倍。

避四面受敵 北京集中精力防美

從中國角度來看,改善中日關係,和即將到來的中美博弈息息相關。

自2016年特朗普當選後,中方力圖穩定中美關係,營造和平國際環境。然而,過去一年的互動證明,特朗普總統我行我素的執政風格給中美關係帶來極大不確定性。去年11月,特朗普訪華,在北京受到盛大款待,短短兩天就簽署了2000多億美元的合作經貿大單。不過特朗普回國後即翻臉,在12月公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指名道姓定位中國為「試圖改變國際秩序現狀的修正主義國家」。面對自我中心的特朗普,中日兩國同是受害者。

進入2018年,特朗普繼續「美國優先」,發動對中貿易戰,力圖阻撓「中國製造2025計劃」。此刻,中國已不得不正視特朗普有意通過敲打中國來鞏固自身國內地位的政治現實。過去數月,為了避免四面受敵的被動局面,北京通過「習莫會」和「習金會」,分別改善了和印度和朝鮮的關係。

1970年代,中國為了對付近在咫尺的蘇修,敢於和不共戴天的美帝恢復邦交。如今,面對美國的步步進逼,北京又何嘗不可和右傾的安倍握手言和呢?以經貿合作為軸心的對日接近,有助於化解美國在中國周邊的圍堵和挑釁,有助於防止日本在東亞國際政治博弈中對美一邊倒,並可達到弱化美國「印太戰略」的外交目標。

在以上反制美國單邊主義的脈絡下,未來一年中日關係將穩步邁向小陽春。明年5月,日本將告別長達30年的「平成時代」,迎來新天皇的登基即位。屆時,訪問日本的習近平將很有可能成為首個會見日本新天皇的外國元首。同時,也不能排除中日共同發表第五個政治文件的可能性。

特朗普萬萬沒有想到,他的傲慢和驕橫,竟然成為了中日接近的最大助推器!

張望 日本早稻田大學國際教養學部副教授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