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胜的大清国

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以中国惨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而告终。为了愚民,更为了腐朽没落的大清国的稳定和壮自己的胆,慈禧密旨全面封锁北洋水师的败绩,并开动宣传机器,竟恬不知耻地谎称大清在甲午海战中完胜、日军在战败后向大清投降。中文报纸早已接到禁令,自是不会报道大清惨败的真相,而且连篇累牍地宣扬大清水师英勇善战、无敌于天下,蕞尔小国日本怎是天朝的对手。朝廷无力控制洋人发行的外文报纸,他们如实地报道了战争的真相和大清惨败的事实。无奈的顺天府只好派出大批人马,沿街高价收购所有报道甲午海战的外文报纸,企图不让一张载有战争真相的报纸流入民间。同时又重金贿赂一些海外媒体,以外媒的名义高度赞扬大清朝廷运筹帷幄,大清军民英勇善战的事迹。

经如此不遗余力的运作,朝廷总算基本上控制了主流舆论,但各种民间传言却仍不胫而走,于是各地学政衙门试图启用学界精英,编造假话、谎话来欺骗百姓。视名声如性命、早已明了甲午海战真相的精英们,面对如此龌龊的勾当,岂肯帮着朝廷造假骗人而趟这浑水,于是纷纷托故避之。衙门主官无奈,只得招募民间混混作为“临时工”滥竽充数,经简略培训后上岗,在街头巷尾宣扬甲午海战捷报。什么小日本不自量力,被我天朝水师击溃覆灭,什么李中堂亲赴日本马关接受伊藤博文投降,并签订了马关条约等不一而足。

朝廷的这些假消息一时真假难辨,于是老百姓就信以为真了,连杨柳青的年画里都是倭国投降图,李中堂镇倭图,小日本朝拜太后图等。一时间人心鼓舞,人人称颂太后洪福齐天,英明睿智,天子脚下的百姓还锣鼓喧天,庆贺海战大捷,世上竟会有如此无耻、愚蠢的政府。大清国内的闹剧把作为战胜国的日本也弄糊涂了,日本国内有人甚至开始怀疑日本是否确实获胜了?经过调查,终于以确凿的事实证明大清确实败了,方知清廷此举只不过是愚弄百姓罢了。

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签订后,清廷要给日本巨额赔偿,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摊到了大清国民的头上。老百姓懵了,我们不是全胜了吗?为何还要给战败国赔款?于是又有人出来给国人解惑,这次甲午战争把日本打惨了,使其国内民不聊生。作为天朝上国也不能眼看着他们亡国亡种,于是就拿出钱财帮助他们战后重建,这样做既是大清朝文明富裕的象征,也是国际社会通用的人道原则,我们给日本的钱财不是赔款,而是赈济。

纸毕竟包不住火,谎言不可能永远得逞,不久终于真相大白于天下,压抑很久的媒体趁机跟进,将汹汹民意推向了高潮。慈禧见势不妙,便把谎报军情,编造战功的罪名推给兵部和吏部的首席大臣,同时以颠倒黑白制造谣言的罪名,大肆抓捕那些摇唇鼓舌、为朝廷宣传的“临时工”以告天下。一场闹剧、丑剧、悲剧就这样在一场热热闹闹的喧嚣中收场了,也在世界战争史上留下一段空前绝后的笑料。

甲午战争和随后大清朝的闹剧过去两个甲子有余了,可闹剧的阴魂不幸却被作为国粹而保存至今不散,像除不去的雾霾一样依旧徘徊在天朝的上空。

最近,中美两国就经贸问题缠斗不休,双方都剑拔弩张,似乎贸易大战一触即发。两个经济大国之间激烈、甚至有些失控的经济纠纷,引得经济已全球化的世界各国分外关注。在5月3日至4日的前一轮北京谈判没有取得任何收获后,5月17日刘鹤又率团赴美开始了第二轮磋商,至19日发表了双边经贸磋商联合声明,宣布两国同意采取有效措施,实质性减少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双方达成共识,不打贸易战,并停止互相加征关税。刘鹤19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一次积极、务实、富有建设性和成果的访问,双方就发展积极健康的中美经贸关系达成许多共识。

虽然这个经两天争锋相对谈得的声明,还只是一纸没有太多具体内容的泛泛空文,但及时地化解了爆发贸易大战的危机,仍值得欢迎。毕竟贸易大战从来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并没有全胜的赢家。当然从声明中唯一突出的干货“采取有效措施实质性减少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来看,不难品出双方的得失。尽管声明中也提到“增加美国农业与能源出口”、“扩大制成品与服务的贸易”、“重视知识产权保护”,这些都是美中贸易纠纷中,被美方认为对美国长期实行不平等贸易、要求中国加以解决的主要问题。虽然声明中使用了“双方”这个字眼,以表达是对等协商,但问题全部存在于中国一方,因而解决这些问题的唯一途径,也就是中国做出妥协,回到正确的双边关系上来。

本来贸易讲究的就是“双赢”,只有双方得益相当,才有可能持续发展和扩大,因而可以说声明仅表达了中美之间期望贸易回归理性和健康方向的意向。中国的妥协不过是对入世贸后屡屡不讲诚信、违背自己的承诺、不合双边贸易关系的行为修正而已。按说这个几乎平淡无味的声明只是开了个头,其中并没有多少值得说道的实质内容,关键是下一步双方如何具体操作、落实声明中的意向,以保证两国贸易的正常发展,造福两国人民。

美国财长姆努钦在谈判后表示,美中只是暂时不打贸易战,因而危机的暂时化解并不等于危机解除。贸易战像一把达摩克利斯剑仍然高悬在中国头顶,一旦中国故伎重演,违背承诺,不守规矩,继续做损人利已的事,该剑便会从天而降。对于此间美中两国的贸易纷争和谈判,美国百姓鲜有关注者,更少有兴趣去臧否“赢输”,因为那是吃纳税人俸禄的政府官员们的事。

其实两国的贸易纷争不过是如何秉持公平交易原则、如何为本国获取更多利益的业务之争,并无赢输之说,也与“投降”、“卖国”无关,更无须和民族主义扯上什么关系。但中国国内前一段时间被党媒和舆论煽动起来的民族主义情绪早已躁动不安,甚嚣尘上。如今刘鹤在美国谈出了这样一个“不平等条约”,似乎已成当代李鸿章,还未动身回国,中国网络便响起一片骂声。当初用以仇杀美国的民族主义这把双刃剑,还没有杀到敌却先伤了己,意外地成了那块“砸自己脚的石头”。一直坚称不会对美国让步,拒绝任何丧权辱国、强加屈辱协议的党媒,只好一面言不由衷地将美中贸易谈判联合声明解读为“双赢”,另一方面,又监控舆论,忙不迭地删除所有非主流言论。其目的只是无奈地为“丧权辱国”的刘鹤“洗罪”而已,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一个国家如果任由民族主义狂热泛滥,一味地激发民族仇恨心理,却又缺乏民主和保护自由抗争的机制,一定会导致本国甚至是全世界的灾难。

作为在这次美中贸易冲突中耐不住寂寞、上蹿下跳,唯恐天下不乱的吹鼓手胡锡进和他的《环球时报》又适时地跳出来表演了一番。为了邀功请赏,他竟能面对这个再难以指鹿为马的声明,恬不知耻地说什么 “那么,当中美进行不怕贸易战的意志展示竞赛时,环球时报是中国舆论大军中冲在最前面的一支部队。我们确实说了很多重话,美国和西方媒体大量引用了我们的那些重话。我想它们还是起了一些作用的。我不知道我们这支部队是打了一场阻击战,还是成为深入到敌后的一支孤军,总之,我们是祖国处在危急时候的一名战士。我一点都不为环球时报的那些‘敢战’言论而感到羞愧,因为中国人的确是敢战的,我们把这一点清楚地告诉了对方,我们中国才又一次迎来了和平,这一次是中美贸易的和平。”俨然以一副战功赫赫的功臣来抢功,看来中国的这次“全胜”全赖于他说的“很多重话”吓尿了美国人,全赖于他这支“深入到敌后的一支孤军”的“阻击战”打得美国人磕头求饶,难怪他不会为他的“那些‘敢战’言论而感到羞愧”。

可面对这样一纸务实的声明,调门一直高昂、不遗余力煽动“义和团式”民粹的胡锡进脸上终于也挂不住了,不得不阿Q一番:“哈哈,中国官员、媒体之前的调门那么高,现在却做了这么多让步,一些人是不是觉得挺受伤?在美国,情形是同样的。激进议员和媒体人都在谴责川普政府做出让步,没有坚持住减少逆差2000亿美元的目标,还要放中兴一马,中国只给了‘空头许诺’。”

他还不厌其烦地逐个截图摘引《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CNN等美国媒体对这纸声明的抱怨来印证“美国媒体对于今天凌晨的这份中美联合声明的看法大致是:因为声明缺乏细节,并且声明中对于中国‘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事情用词很温和,所以怕是美国‘要吃亏’。”

胡锡进大概忘了中美两国的不同体制。中国的媒体和所有舆论工具都掌握在当局手中,都姓党,其主要功能就是赞颂伟光正,为党遮疮掩脓,欺骗、愚弄民众,要民众对当局、对共产党感恩戴德。而在美国,不仅政府没有媒体等舆论工具,而且媒体和舆论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监督政府,鸡蛋里挑骨头。政府做得好,那是你的本分,没有人以此来表扬和吹捧政府和官员;做得不好,哪怕是95%的成功,那5%的不足也会被评头评足,被挑出来放在显微镜下。时刻提醒政府他们是纳税人养活的,他们必须规规矩矩、奉公守法,一言一行必须要符合纳税人的利益。

回顾胡锡进在美中贸易冲突期间的言行,不仅可以看清他的奴才嘴脸,而且可以帮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观察和理解美中贸易冲突的原因和走向。

冲突初期,配合其他党媒“打仗,中国奉陪到底!”、“不怕打也不会躲”的豪言壮语,《环球时报》发表了《对贸易战奉陪到底》,《即使中美贸易归零,中国也不会后退》等一系列调门更高的煽情文宣,鼓动浅薄、廉价的民族主义情绪,误导民意,在国内掀起了一股仇视美国的浪潮,群情激愤,只差组织全民上街砸美国车,抵制美国货。在他们眼里美国就是一只不堪一击的纸老虎,将被分分秒秒斩杀于阵前,还不如当年甲午海战中被大清“完胜”的小日本。

不过瞬间,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上习近平却认怂了,几乎按照川普的要求,逐条加以回应、做出让步。即,中国将扩大开放并推出四项重大举措,包括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主动扩大进口等。这是大势所趋,也是走向正确、务实之路的开端,虽仅是口头上的承诺,能否“言必行,行必果”还是未知数,美方对此表示了欢迎,并希望看到具体的行动。

习近平讲话后几个小时,人民日报就发表评论文章,气急败坏地宣称“中国扩大开放的新举措将惠及不少贸易伙伴,但不适用于那些违反世贸规则、动辄对别国发动贸易战的国家!”,《环球时报》也在第一时间冲到阵前大叫“好险,特朗普‘碰瓷’差点得逞! 好险,还真差点被美国给阴了!!!”

在此期间,又逢中兴违反协议,被美方激活制裁条款,断了美方所有芯片的供应,一剑封喉瞬间休克,朝野上下顿时傻了眼。胡锡进4月17日在微博上呼吁国人“一定要力挺中兴,力挺华为”,在结尾还“动情”地说:“今晚老胡和《环球时报》全体员工都是中兴人。”不过随后就有网民发现,他是用苹果手机发出的这条微博,立刻被打脸。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无论党媒和胡锡进们如何闹腾,中国只有遵守入世的承诺,才能取信于人,也才能有持续发展的对外贸易。中国官媒罕见地一改早前的敌对立场,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那些充斥在媒体和舆论工具上的狂妄叫嚣和非理性的煽动终于熄火了。胡锡进也无可奈何地低下了调门,4月20日在微博上发文称,“前段时间确实有些高调”,“做一些调整很有必要”,“必要的妥协公众可以理解。”

他的这一系列不间断的拙劣表演,即使在廉价民族主义泛滥的中国也引起了公愤而被讨伐。清华教授孙立平在微博上回复胡称:“汉奸!以战止战呢?认怂就是汉奸呢?奉陪到底呢?抗美援朝精神呢?打到中美不做生意呢?你这嘴还是嘴吗?”、“你让你给忽悠起来的孩子们怎么调头?”、“冷静地想想有关的问题吧。不然,在那抱着苹果手机,喊着今夜我是中兴人,有个屁用?!” 紧接着,孙立平就胡日前在微博上一则称自己以后要当“公知”借以嘲讽的帖文回应说:“这公知你还真当不了。因为公知除了知识,还需要人格、尊严、独立的思想等等,你有吗?”

随着美中贸易和在其他领域里不断出现的纷争,党媒和胡锡进之流还会持续把控舆论,在国内煽起一轮又一轮的民族主义狂热,持续进行其丑恶的表演。人们将会从他们那儿看到中国的不断胜利,战无不胜,胜则必“完胜”,将会看到从一个“完胜”走向另一个“完胜”。看来胡锡进之流不仅继承了当年“大清国完胜”的衣钵,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将其发挥得炉火纯青,厉害了,我的国,我的永远完胜的国! 不过他们也不要忘了当年被慈禧作为替罪羊抛出去承担罪责的奴才和帮凶们的悲惨下场。
 

注:本文参考引用了《意淫族的裤腰带》一文,《博谈网》博客作者如意药王,2016-11-22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611/意淫族的裤腰带.html。未核实文中所述史料。

文渊,华夏文摘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