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里曼:中美本周谈判的根本是世界新旧超强的斗争

美国财长Steven Mnuchin 在北京宾馆向媒体招手,2018年5月3日。 REUTERS/Jason Lee TPX IMAGES OF THE DAY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佛里曼形容本周在北京召开的美中贸易谈判,表面上是解决一场一触即发的贸易大战,但想深一层,这次谈判应该载入史书,因为为期5天的会议,根据佛里曼从美国和欧洲的政府官员以及商界领袖所得到的了解,这次谈判的根本,就是一场能否为这个世界最老以及最新的超强--美国和中国--两者之间的经济和权力关系重新下定义。这根本与贸易战无关。

三度赢得普立兹新闻奖的佛里曼在其专栏中引述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阮宗泽所言“这是美中关系决定性的时刻”,这次中美谈判的重点其实是贸易和关税以外的问题,“这跟未来有关”。

文章说,在这边厢,是特朗普总统和他的对华贸易强硬派团队的成员,他们的嗅觉基本上没错:这是一场值得打的仗,否则中国变得更强大,那一切都会太迟了。

在另一边厢是中国主席习近平,他的主观触觉可能也没错--这是一场值得打的仗,因为一切都已太迟了--中国已经很强大了。

佛里曼说,又或者好像他参加的一场清华大学的研讨会上一名中国专家所言:“没有人可以再困住中国了。”他说,今天在北京经常都可以听到这样子的论调:我们一党专政的制度以及划一单元化的社会可以比你们美国人更能承受贸易战争所带来的痛苦。今天出现贸易失衡是因为我们已经为我们的未来有所投入,而你们美国人早已吃掉了你们的未来。 

佛里曼说,来到今天这个地步之前的第一幕戏,美中关系一切都关乎地缘政治,美国和中国联手对付苏联,这幕戏一直演到1970年末,然后就是第二幕:中国转向走资本主义路线,成为一个巨大的工厂和新的市场--30年后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经济。

这个成就最主要是有拜中国人勤奋工作的本质所赐、中国领导人和政府对基本基建和教育的长远投资,但其他的原因也包括中国无视和扭曲世界贸易组织的规条,有时甚至还公然的使诈。有若干例子显示中国利用工业间谍盗取西方的创意成果。

文章指出,中国从长期扭曲和漠视世贸组织规条的所得,致使其可以迫使跨国企业将更多的供应链搬到中国,然后在一个受到国家保护的市场下,中国企业得以壮大,大到可以让政府解开它们的绳子,放到海外成为世界行业中的巨擘。

就算美国投诉世贸组织并且胜诉,例如中国不公平地拒绝让美国信用卡公司打入市场,中国也可以使出拖字诀,它所许下的承诺要到17年之后才兑现。但到了那个时候,中国银联已经主宰了中国的信用卡市场。在此同时,中国政府指挥下的企业到海外投资收购外国战略性的工业,将科技搬回中国,例如德国最大和最好的机器人生产商Kuka。

美国和欧洲的企业对此只会容忍,因为他们在中国仍然赚钱,恐怕稍微表露不满就会丧失一个庞大的市场。直到几年之前,这种情况实在不能继续下去,于是我们来到第三幕戏。

第三幕在2015年10月上演,当时中国宣布它的长程目标:“中国制造2015”,一个可以主宰未来10个“工业代”的宏图大计,当中包括机器人、无人驾驶车、电动车、人工智能、生化科技和太空工业。

文章说,当年中国勤奋加上诈骗的工业政策只是要垄断低端工业,欧美国家犹可视若无睹,但今天中国如果又故技重施但目标是要垄断高端工业,欧美认为当然需要引入新的游戏规则。

佛里曼说,经济不像战争,他们可以赢,我们也可以赢。但需要有一个大前提,即大家都在遵守同样的游戏规则:勤奋和创意,不是勤奋加上盗取智慧产权或插入政府的干预之手,或漠视世贸组织的规条,或只是有来无往的政策迫使西方企业需要付出才可进入中国市场。

文章最后指出,习近平的赌注也非稳操胜券,在他的领导下,中国5年前已开始收窄开放程度,故勿论理由是否与坚持肃贪有关,习近平推倒了领导人任期的限制,加强共产党对全国每一个机构的控制。中国创立了一个一人统治的政权:对网络、言论和大学自由的控制比之前更加严厉;重新推出马克思教育,其实并非是激发和吸引更好创意的办法,而这正是中国推动和希望实现“中国制造2025”所亟需的依赖。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