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友通話 絕望吶喊 劉霞:以死抗爭最簡單


劉霞已被北京軟禁超過7年,日前向好友哭訴出國無望。




「死比活容易,以死抗爭對於我,最簡單不過!」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在丈夫去年逝世後一直被中共軟禁,她一直相信只要低調等候,就能獲准赴德國醫治抑鬱。然而,她出國醫病一直沒有下文,在昨日曝光的劉霞最新電話錄音中,深陷絕望之中的她,向詩人好友廖亦武發出絕望吶喊,哭訴自己生無留戀,以死抗爭最簡單不過。專家指北京拖延釋放劉霞,人權組織惟有改變策略,公開施壓。

總部設於美國的人權網站「China Change」,昨日發表由劉曉波和劉霞的詩人好友廖亦武撰寫的文章及電話錄音。廖在文章指,一直希望讓劉霞出國治療嚴重抑鬱症,他們首先被吩咐等到中共十九大召開後,接下來被吩咐等到今年3月全國人大、政協兩會閉幕後。在上月1日,劉霞的57歲生日前,德國大使還致電給她,轉達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問候,還相約不久後在柏林打羽毛球。

上月德已安排治病調養

文中提到,上月初德國外交部已作出具體安排,包括如何不驚動新聞界、如何將劉霞從機場接到隱蔽地點,安排治病和調養等。廖亦武還聯絡200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米勒(Herta Müller)等人,安排過渡期公寓、醫院和專家等:「我們都在低調等待,低調等待一個特殊的病人。」

然而,低調等候並沒有如想像中的開花結果,廖亦武4月30日再致電身處北京的劉霞,劉展現出以死抗爭的勇氣:「現在沒甚麽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裏。曉波已走了,這個世界再沒甚麽可留戀,死比活容易,以死抗爭對於我,最簡單不過。」廖此後獲劉霞同意,公開4月8日兩人電話對話的一段錄音,明言要透過錄音「選擇性說出一些隱忍的真相」。

據稱,錄音長16分30秒,獲公開的錄音約7分鐘,頭4分鐘清晰聽到劉霞哭訴,廖亦武勸她再寫一份出國申請,她哭指,現時情況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沒手機又沒電腦,還要填寫出國申請,她後來情緒激動地說:「我他媽惹急了就死在這兒……死了拉倒……明明知道我不具備所有的途徑和條件……」劉霞此後說不下去,在電話筒傳來陣陣哭聲。

接着的錄音除了由廖亦武播放的美國民謠《Dona Dona》鋼琴獨奏,就只有劉霞無盡的痛哭聲,直至音樂結束時,劉霞的哭聲也停了下來,說:「德國大使打電話後,我就開始收拾東西,我一點也沒耽誤,還要我怎麽樣……」廖在文章稱,他曾向劉霞說出擔憂,擔心她再次「失蹤」,劉霞先說「不會的不會的」,繼而恐慌及摔電話。廖一會再次致電,就聽到她哭訴。

自從丈夫劉曉波201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劉霞一直被中共軟禁,被軟禁時間超過7年。至劉曉波病逝,中共繼續軟禁劉霞。今年2月Twitter流傳劉霞逛書店的近照,實情每次外出都有便衣警察跟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今年1月曾被問劉霞是否能自由到海外時,他回答指,劉霞是中國國民,依法享有一切自由,但沒直接回答問題。

記者:廖智廣

患嚴重抑鬱 「我渴望逃離」

劉霞本來是詩人、畫家,但被軟禁7年多,政權打壓無日無之。弟弟劉暉被誣告判囚11年、父母先後死亡,上年連劉曉波亦被逼死。她在世界盡失所愛,患上嚴重抑鬱,曾形容自己:「像植物一樣活着,我像屍體一樣躺着。」

多次「被旅行」

自劉曉波2008年被當局扣查後,每月一次探監是劉霞幾乎唯一的盼望。然而當局不准她跟丈夫說外面的情況,否則隨時中止她探監。劉霞連弟弟被誣告重判入獄、父母逝世都不敢告訴劉曉波。直至去年4月,劉曉波終於得知事實,決定向外國求助,答應一同離開中國,不料突患上末期癌症。劉患癌時期,相信是夫婦兩人分隔近9年來最多的接觸,可惜劉曉波最終在去年7月病逝。

劉曉波唯一的遺言,是叫劉霞好好生活,遺願她能與劉暉離開中國。中共外交部雖多次宣告劉是自由,享有合法權益,但劉曉波病逝至今,劉霞仍被軟禁在不知名地方,寓所門外長期有公安把守,電話幾乎完全不通。若政權遇大事件,她更像被貨物一樣搬到南方「被旅行」。在7年多來連串打擊下,她的抑鬱症越來越嚴重,曾表示:「我厭惡我的生活……我渴望逃離。」

記者黎仕南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