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報》電子版開天窗耐人尋味 疑涉岳昕事件

2018年4月26日,《中國青年報》的電子版「開天窗」,矛頭直指最近引起廣泛輿論的「岳昕事件」。(網上圖片)
2018年4月26日,《中國青年報》的電子版「開天窗」,矛頭直指最近引起廣泛輿論的「岳昕事件」。(網上圖片)
 
北京大學學生岳昕因要求校方信息公開,而遭打壓的事件仍然未平息。擁共青團背景的《中國青年報》,上周四(26日)一篇批評高校處理信息公開的文章,電子版罕見「開天窗」,惹來各方聯想,認為是涉及「岳昕事件」。有傳媒業界人士表示,在大陸新聞不自由的情況下,「開天窗」未嘗不是一種最佳的方法,表達傳媒對社會事件的看法。(文宇晴 報道)

《中國青年報》在上周四(26日)刊登一篇關於「問診高校信息公開」的文章,引述前年發布有關中國高校透明度指數的報告內容,指出一些高校沒有公開教育部要求主動公開的一些事項,更批評有大學不但採取牴觸做法,甚且向師生施加無形壓力。矛頭直指最近引起廣泛輿論的「岳昕事件」。

然而,不排除因內容敏感,該文章的電子版被刪,出現了「開天窗」。同時,有關文章在網上亦被大量屏蔽,只有漏網之魚仍然在一些海外社交網站流傳。

作家梁太平表示,或許是封鎖的關係,他未能清楚了解《中國青年報》「開天窗」,是因為文章發出錯而臨時被抽掉,還是編採人員刻意以這種方式對某個事件的表態﹐因為這些可能性都有可能發生。

梁太平說︰我沒看到(相關的報道),這種 (開天窗)情況的不常出現。現在大陸情況也很複雜,就是不好去觀察。黨內也存在很多種聲音,以前可能他們不會公開地有幾種不同的聲音,現在可能越來越公開化了吧。可能會通過出甚麼「烏龍」,故意地犯一些錯誤吧。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會長貝嶺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大陸媒體在紙本上出現「開天窗」便是重大的問題,因其要經過多重的審核才能刊出。然而電子版上出錯時有發生,即使要追究責任也相對比較困難。

貝嶺認為,在目前大陸新聞不自由的情況下,仍然有追求新聞自由的媒體人敢於用僅於的力量和方式,表達他們對社會上的不公看法。

貝嶺說︰用「天窗」表達的抗議和不認同,就像「你懂的」的意思。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如果中國的報業沒有辦法表達自己的觀點,或是不能讓新聞自由在他們這代手上實現,那麼用「開天窗」的方式表示最基本的不滿,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勢頭和象徵。

北京大學數院學生鄧宇昊在本月初在網上發文,表示就北大前教授沈陽性侵醜聞向校方提出資訊公開,但迅即遭校方約談打壓。隨後,北京大學外語學院本科生岳昕等人向校方提出資訊公開申請,但他們也迅速成為施壓的對象。

岳昕後來發表公開信,披露自己遭持續騷擾和威脅的情況,引起社會輿論。有北大校友聯署支持岳昕,校園內更出現大字報聲援。

大陸媒體「開天窗」並不是首次,過去本台亦報道過敢言風格的《南方周末》,2009年原總編輯向熹專訪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內容經中宣部大幅刪減,以「開天窗」以示抗議,結果卻遭整肅,向熹被調職。

然而在2011年,溫州動車事故「頭七」來臨之際,因中宣部下禁令,要求媒體只能正面報道和使用官方發布的消息外,不許做任何報道,疑為事件「降溫」,惹來不少媒體不滿。包括上海《青年報》、《東方早報》、廣州《南方都市報》等近百家媒體,均以不同形式的「開天窗」做法撤下新聞內容,並引用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要給群眾真相」、「是否救人第一」,「鐵道部要回答」等語句為大標題,呼籲「要真相」,矛頭直指鐵道部。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