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刘淑仪“霸后硬上车”通过一地两检草案立法会小组沦“按钮机器”

资料图片:香港立法会会场。摄于2016年11月2日。 REUTERS/Bobby Yip

今年9月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务必通车的铁命令下,立法会一地两检条例草案委员会7日以狂风扫落叶之势,在大部分情况下,以平均10秒表决一项修正案的“高速”下,通过有关草案。预料下月6日可在大会恢复二读。由于小组主席叶刘淑仪打压民主派议员的发言造成反弹,有4名民主派议员因大声谴责叶刘而被她下令赶出场外,场面一度混乱。

事后民主派议员抨击草案委员会主席叶刘淑仪处理的手法,并予以最强烈的谴责,叶刘并不示弱反过来谴责民主派议员行为不检,又称一个议员应有足够智慧只需数秒就可以按钮,“他们(民主派议员)是否特别低能?”换言之,在叶刘淑仪的概念中,议员的职责只是按钮。

又由于全体立法会议席本来就不是一人一票所产生,在建制派和保皇党的把持下,大会二读时立法会必然又扮演忠贞的图章角色,如无意外,一地两检立法相信在7月必可完成工作,高铁9月通车将成事实,尽管民主派议员多次举出事实证明所谓一地两检,已经涉嫌违法基本法。

一地两检草案委员会中民主派议员在人数上本来已经少过建制派保皇党,他们只能提出多项修正要求列席政府官员提出解答,一来可以对条例有更清晰的了解,二来可以拖延条例予以表决。但在铁命令的压力下,叶刘淑仪摆出一副强悍的态度,以及时通过条例作为表忠的机会,将民主派议员提出的多个修正案浓缩处理。

为了赶在当日“死线”前通过草案,叶刘提出先将人民力量陈志全提出的4项修正案合并成1项表决,有泛民议员高声提出应分开表决,但表决继续,叶太解释陈志全未有提出反对,民主派议员随即反驳:“他有!”。她之后宣布暂停会议,待与法律顾问商讨。复会后,叶太决定容许之后修正案逐条表决。

这时亲共的民建联议员陈克勤向叶刘献计,动议把表决钟由5分钟缩减至1分钟,叶太说“不用,不需要这样”。她其后不采用响钟计时投票方式,要求议员直接就逐条修正按掣投票。

泛民要求叶太打钟及记名表决不果,一度包围主席台与她争论,秘书处人员称法案委员会不必一定响钟表决。在泛民批评“割地两检违宪”等口号中,修正案在建制派反对下逐项否决,其中一项以6秒完成。最后花约10秒时间,表决通过条例草案在6月6日立法会大会恢复二读。表决30项修正案,连当中争拗过程,半小时便完成,下午会议比原定时间早了1小时完结。

就这样,立法会的小组沦为按钮部队,到了6月举行全体大会二读时,立法会将会继续扮演北京的忠诚公仆,扮演橡皮图章的角色。一地两检立法指日可待,9月通车已无悬念。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