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和唐僧肉

 

《西游记》中,唐僧师徒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终于取得了真经的故事家喻户晓,在这八十一难中,又有不少灾难是想吃唐僧肉的妖魔鬼怪在兴风作浪。唐僧的大徒弟孙大圣,身怀菩提祖师所传绝技、有七十二变会翻筋斗云,当年大闹天宫,天界的各路神仙和天兵天将都成了他的手下败将,不是玉帝老儿搬了西天佛祖如来救驾,这泼猴就会坐上玉皇的宝座也说不定。按说有如此道行高深的徒儿保驾,唐僧去西天应是一路安然无恙,不料当年不可一世的大圣却屡屡败北于路途妖精手中,还数次被捉,狼狈不堪,不是各路神仙出手相助,几乎被坏了性命,险些被妖精们将猴肉连同唐僧肉一起祭了五脏庙。而那些最终被制服的妖怪,除了少数像白骨精没有后台的被灭了现出原形外,其余都被他们位高、神通广大的的主子收走,不损一根毫毛,看来这些妖精们吃唐僧肉的风险几乎是零,难怪他们会如此肆无忌惮。

西天取经的唐僧和要吃唐僧肉的妖魔鬼怪都是神话里的,早已远离我们而去,而在现今的世界上却还不时地有唐僧肉出现,竟引得那些一直都垂涎者争相出手以图尝鲜,食之或许真能长生不老。而这些争吃唐僧肉者,个个道行高深,身份显赫,或居庙堂之高,或处闹市之深,远非当年那些藏在荒山野洞里的妖魔鬼怪可比,看来如今的唐三藏真是岌岌可危,能否保住真身、不要让人尝了鲜是玄而又玄了。

近来中美贸易纷争不断,双方都剑拔弩张,虽经几个回合的谈判却没有任何收获。在此期间,恰逢中兴违反协议,被美方激活惩罚条款,断了美方所有芯片的供应,一剑封喉瞬间休克。朝野上下顿时傻了眼,方知美国的厉害,且不可把美帝不当“帝”, “厉害了,我的国”的喧嚣一时哽咽。于是从当局到愤青终于从意淫的中国梦中惊醒,虽经几十年的韬光养晦积累了一些家底,较之文革结束时富了一些,但和世界首富美国相比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世界一哥的位置也不是谁都可以坐的。如能痛定思痛,以此为契机,今后无论做生意还是与人交往,都要讲规矩、守信用,沉下心去扎扎实实地做该做的事,做该做的生意,一门心思专注发展经济,虽缴了学费也算还有些收获。

中兴休克,全民总动员,为了争一口气,据说当局已准备拿出三千亿巨额资金,重点发展半导体产业,发展芯片技术,提升中国设计和制造微处理器和处理器芯片的能力,缩小同美国等竞争对手的科技差距,似乎是要打一场芯片大跃进的人民战争。于是“芯片”牵动了国人的玻璃心,一时“芯片”一词在国内成了头号“网红”,从官方到民间,从媒体到企业无不随芯片起舞。几乎每天都有“中国存储芯片即将起飞,有望打破韩美日垄断存储芯片的局面”、“谁说中国无“芯”,中国厂商RIGOL早已打破国际垄断”、“用于芯片制作的国产高端电子树脂研制成功。打破国外垄断!我国拿下一‘制芯’关键技术。”、“中国大唐电信旗下联芯科技、高通公司、建广资产以及智路基金投资近30亿人民币的合资公司‘瓴盛科技’日前已经获得中国反垄断局的批准,重点将发展和设计智能手机芯片。”这样“振奋人心”的消息爆出。

甚至一个习近平赠给川普的瓷盘也来“蹭”芯片的热,说什么“瓷盘内使用现代特殊激光技术,由新开发的‘芯片’控制电脑,…芯片由合肥芯片科技园研发,享有知识产权与专利”。

无疑,这些消息确实给劈头盖脑被浇了冰水的国人一些心理支撑,给一边专心致志地把玩着i-phone,一边声嘶力竭地大喊道“今晚老胡和《环球时报》全体员工都是中兴人!”的胡总编些许精神安慰。看来“中兴”有救,中国又可碾压美帝于分分秒秒了。

可仔细一读,却还真不是那么回事,例如“用于芯片制作的国产高端电子树脂研制成功”,是有些技术上的进步,是在国内首次生产出了可用于某些芯片的“高端电子树脂”。但从树脂到芯片,尤其是高端芯片还隔着“千山万水”,与“打破国外垄断!我国拿下一‘制芯’关键技术”也还遥不可及,这牛皮也吹得是有些大。其实即便是这样的“成就”也不过是在二十六年的时间里,与他人合作,花高价引进了几条人家早已成熟、使用多年的生产线而已。“1997年,经过严谨甄选,多轮谈判,圣泉最终与英国海沃斯矿物及化学品有限公司达成了合作,引进了英国最先进的酚醛树脂生产技术”、“2011年,又引进了日本先进的环氧树脂生产技术,建成了国内最大的电子级特种环氧树脂车间……”。

1997距今已过二十年之久,2011也已是七、八年前的历史,由此可见不过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山寨了一些陈年老旧技术而已,而且即便是这等“窖藏陈酿”,其核心技术、知识产权是否己有还不确定,就敢吹嘘“打破国外垄断!拿下一‘制芯’关键技术”。这就如同当年甲午海战中国战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朝廷却欺骗百姓大清全胜,结果北京的老百姓敲锣打鼓庆祝甲午海战中国大胜一样。

况且半导体行业所遵循的摩尔定律,揭示了信息技术进步的速度,此行业以每隔18-24个月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的速度发展着。因其技术的时效性太短,即便花了许多年的精力和大把的银子勉强掌握了当时的核心技术,如不能及时地更新换代,最多三年就又落后了。目前摩尔定律预言的速度虽已放缓,但整个行业仍以高速发展着。

当然,国内也许还有能实事求是、冷静客观的有识之士。前不久媒体煽情报道《此人突然回国,美国慌了,日本傻了,世界惊呆了!》,渲染中微尹志尧“扬眉吐气、创造历史!中国再一次在核心领域突破技术‘无人区’,弯道超车,率先掌握5 nm半导体技术!”、“意味着中国半导体技术将实现弯道超车,更意味着外企垄断的时代宣告结束!外企独霸的时代宣告结束!!不鸣则已,一鸣必惊人!”

尹志尧大概也略知中国半导体行业和世界顶尖水平的差距,似乎对那些夸大的“吓尿体”宣传头疼不已,近日不得不撰文澄清“不要老把产业的发展提高到政治高度,更不要让一些新闻人和媒体搞吸引眼球的不实报道。最近从某军工网开始的对我和中微的夸大宣传搞得我们很被动,撰稿人没有采访过我们,也不了解芯片器件和芯片设备的关系,耸人听闻的讲此人回国,美国人慌了。又讲当国外还在10纳米7纳米技术挣扎时,中微已开发出5纳米技术…。如此堕落的文风误国误民,给真正埋头苦干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添堵添乱添麻烦。这些小文人到底居心何在呀?你们的义和团式的博眼球行为,只能阻碍甚至害死发展中的中国高科技,这么点道理都不能懂吗?”

可也有人指出“该董事长在电视上侃侃而谈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技术大幅领先国外(其实是买了IBM的核心部件),可是有截图的。它现在怕美国对它封锁,IBM不卖核心零部件给它,中微就完蛋了,现在全推给媒体记者。它拿的政府那么多补贴是不是能退回去?”呜呼!如此属实,确实让人无语。

历史总是在不经意间重复着,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大跃进中,中国每天都在大放卫星,语不惊人死不休,不仅种出了亩产几万斤的小麦、十几万斤的稻米,在科学技术上也“超英赶美”取得了重大成果。曾记否五八年新华社发布权威重大新闻:北京大学在半个月内完成了六百八十项科研项目,超过了过去三年科研专案的总和,其中一百多项是尖端科学技术,有五十多项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半年之后,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一下子又变成了二百二十七项。五八年七月,光明日报大幅报导兰州市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游行活动,口号是“誓把英国远远地抛在后面”,报导了甘肃压倒英国的许多“巨大成果”。其中有:“七一”前夕,甘肃农具制造厂制成了世界上第一台自燃汽油机;白银市建筑单位用废橡胶试制成功的橡胶沥青除苏联以外,所有资本主义国家都不会制造;兰州大学化学系的师生试制成功的一百四十种新产品中,其中有八种贵重化学药品已压倒了英国,正在试制的三百余种产品要把英国远远地抛在后面。

老毛冲昏了头脑的大跃进,在一阵吹破了天的牛皮的鼓噪下,终于将前几年好不容易攒下的“几个鸡蛋的家底”,败得一干二净,直接导致了随后的三年大饥荒,在和平年代饿死了几千万种粮食的农民。

上世纪末,国内掀起一股纳米技术的高潮,几乎所有的行业、所有的科研机构和大学都投身其中,花费了大量的科研经费和国家拨款,过几天就有一项重大成果“在媒体上问世”、被报导,纳米芯片自是首项攻关课题。近二十年过去了,尽管学术论文发表量及专利申请量都很高,在催化和能源方面也有些进展,但中国纳米技术总体的产业影响力仍旧有限,纳米科学和纳米技术产业化之间仍存在差距,与世界先进水平和行业的差距也仍然巨大。真正有价值的成果并不多,在行业内开创性、突破性的基础研究和应用技术几乎没有,大都是跟在他人身后做一些补充和山寨,并沾沾自喜于此,投入和产出严重不匹配。网上有人调侃纳米行业,“除了在推销的纳米水、纳米保健品一类的骗术外,也不能说什么都没做出来,北京街头饭馆就有挂出“纳米面条”招牌的 (亲眼所见绝不夸张)”。虽有些蓄意夸大、尖酸刻薄,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个行业的现实。

对于国内科技界这种急功近利、“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做法,是否会取得成效着实令人怀疑。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对“用更强大的行政力量支持有关产业,比如说有一种口号叫做‘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的做法表示了担忧。芯片需要的不仅是投入,更是科研队伍的组建和人才的培养,对基础研究领域的重视和布局,对技术发展的趋势、产业发展的需求、未来走向的把握,这不是“砸钱”就能立马突破的。从上到下不少人幻想一夜成功,总想着“弯道超车”,岂不知连在直道上都被人落下十数年的距离,凭什么能到弯道去超。遗憾的是在这个世界上,重大的科学技术从来没有一夜就能成功的,就像万丈高楼,都是从最基础的那一层开始建起的,都是积少成多逐渐发展起来的,正如古人所云:“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

“何况核心技术又不是只有芯片。还有很多核心技术中国都没有掌握,也不可能全都掌握,是不是就要一直受制于人?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掌握所有的核心技术,美国也不能。在全球化的时代,没有掌握某种核心技术并没那么可怕,因为可以通过贸易互通有无,而这更离不开诚信,否则失信于人,别人就不愿再跟你做生意。”(方舟子,《掌握核心技术,不如先讲诚信》)而且,没有人能预见什么技术是下一个“芯片级的大国重器”,就算你辛辛苦苦数年,投入海量人力财力,将芯片做到了极致,占领了行业制高点,也许那时人家又研发出另一片崭新的领域。已经成了“明日黄花”的芯片就是被人放弃的“鸡肋”,成了低端、下游品种,就像现在充斥世界市场上的彩电、冰箱、计算机,在人家早已赚够钱、不屑再顾时,才被国内企业接盘一样。

不难设想,在一个普遍浮躁、急功近利都想一夜成功、一夜暴富的环境里,在一个贪腐横行、无官不贪,人人都想雁过拔毛套取不正当利益、都想发财的生态中,这几千亿的投资能有多少回报,着实不乐观,极有可能成了人人都想吃的“唐僧肉”。实际上这场吃唐僧肉的饕餮大餐十多年前早已开宴,上海交大陈进磨去美国芯片上的标号,刻上“汉芯”诈骗了一亿科研基金,骗取了“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等一系列荣誉,骗取了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院长职位。对于如此令人发指、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不可挽回学术声誉的造假、诈骗,在其东窗事发后竟然没有单位和部门去追究其刑责、去追究评审专家和有关部门渎职、纵容甚至公然狼狈为奸的应负职责,仅轻轻地“撤销各项职务和学术头衔,解除与其科研合同”了事。上海交大不思反省,不向社会公众道歉,反而自我标榜“学校历来倡导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反对任何形式的学术造假行为。”,可谓无耻之尤。

面对新一轮的大餐,以陈进手法的作案是否会再发生,或改头换面的“陈进式”作案是否会再发生,没有人可以预料。但当造假的成本如此小,窃取的暴利如此大,而其受惩罚的风险又几乎被忽略,还有人去专心搞真货吗?在如此劣币驱良币的大环境下,可以预料的却是当发展芯片的这几千亿撒出去时,各路有靠山、无靠山的神仙鬼怪们都不会放过这块“唐僧肉”的。在“吃唐僧肉的风险几乎是零”的诱惑下,即便是神通广大的孙大圣再世来保护,大概也是无济于事的。

当年邓小平总结了四九年以来中国经济发展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提出了改革开放、韬光养诲,扎扎实实发展经济的国策。经三十年的努力和积累,总算攒了一些家底,虽已小有建树,但和西方强国锅里的肉相比,不过还只是些刚能吃饱的土豆蛋。从2012年起,一些鼠目寸光、愚蠢至极的政客们面对这些土豆蛋,竟已烧得耐不住了,端出了一副暴发户土豪的架子,又要开始新的一轮大跃进了。他们又要崛起,又要超越,还要抄人家的底,四面树敌,终招致祸事。大概过了几年安逸日子的国人合该有此劫数,但愿不要像当年的老毛一样把家彻底败了。

文渊,华夏文摘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