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道歉」牽扯的糾纏

杭之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關於綠營年底選舉要不要禮讓柯文哲一事,已經延燒了一陣子。最近柯市長接受深綠電台專訪,提及有關兩岸論述的話題,被解讀為「為兩岸一家親道歉」,隨後,市府很快發出聲明說,柯沒有為「兩岸一家親」道歉,而是向聽到「兩岸一家親」感到不爽的民眾說抱歉。結果,紅藍綠各方都不買單。本來想要講清楚說明白,卻愈說愈糾纏。

基層不滿含糊籠統

3年多前,柯文哲以一政治素人乘太陽花運動「白色風潮」而起,即使爭議不斷,聲勢仍居高不下。這次競選連任,民進黨是不是還要像上次那樣禮讓,黨內意見紛歧。他一些直白的行事風格,特別是有關兩岸相關話題,讓很多綠營的選民愈來愈有意見,但他好像不以為意,繼續我行我素,最後,不滿匯聚在一句「兩岸一家親」的說詞上,慢慢形成威力好像不小的「反柯」風波。為了化解綠營基層的反彈,遂有上項所謂「道歉」的糾纏。

大家都看得出來,綠營基層對柯市長的不滿,當然不會只因一句話。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原因可能五花八門,但會匯聚在這樣一句沒有什麼很具體內涵的「話頭」上,可能就在這句話的「含糊籠統」上。柯文哲自己就說,當時講這句話,是希望「可以過關」就好。反過來說,質疑柯的人,也可以從這個「含糊籠統」來質疑柯背棄「台灣價值」。問題是,「台灣價值」也可能「含糊籠統」,每個人想的不一樣。

兩岸關係錯綜複雜,夾雜著歷史、法理、感情認同、國際政治、地緣戰略…… 等等因素,從來就不是一兩句簡單的「箴言」或口號可以打發解決的,過去很多名句,渡盡劫波兄弟在啦,血濃於水啦,…… 拉拉感情可以,用來解決歧異不管用。柯市長當時想用一句沒有太具體內涵的說詞,「希望可以過關就好」,無可或非,但當綠營基層將其雜七雜八的不滿匯聚在這「話頭」時,還以為一句「歹勢」就可以化解,那恐怕是太輕忽了問題的複雜性,何況接著又「澄清」。

柯市長和綠營基層的關係如何發展,不是這裡關心的。值得關心的是一個「類異化」的現象,也就是說,把一個錯綜複雜的問題有意無意簡化為一個簡單的「話頭」,或一個具儀軌性質的動作、口號,如什麼什麼「共識」,什麼什麼「意識」,或像納粹那個災難性的姿勢,用以區分本邦人、外邦人。這樣一來,問題的本質就滑向具儀軌性質的「站邊」,神聖或褻瀆好像就分明了。

菁英沒有自省能力

這種「類異化」的現象似在蔓延。兩岸、族群領域早就如此,一時看不出如何解決,就連許多公共領域的問題也都如此,廉價的找幾個「高上大」的概念,捍衛大學自主啦,發揚新五四精神啦,挺法治啦,…… 這不就當前我們看到的現象嗎?這跟歷史上許多「堅持……」「保衛……」,在精神狀況上有不同嗎?

只要這現象無法得到控制,特別是所謂「菁英」沒有自省能力,基於商談倫理(discourse ethics)的溝通理性(communicative rationality )就無用武之地,溝通、對話就是個屁!田無溝、水無流!這是公民社會的正常現象嗎?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