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學生要求公開性侵案調查,遭校方施壓

北京大學校門口的行人(2016年7月27日)
北京大學校門口的行人(2016年7月27日)

於盟童

北京大學學生岳昕再度在社交媒體上刊髮長文,敘述了自己因要求北大公開前教師性侵指控細節而遭校方施壓的過程。

岳昕是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大四的學生。她與其他幾名同學日前要求學校公開針對前教師瀋陽性侵學生並致其自殺的調查細節。此後她遭到校方頻繁約談,她受到過度驚嚇的母親甚至以自殺威脅她停止發聲。

4月30日,岳昕在其個人微信公眾號上發表文章《我在公開信後的一周裡》,詳細記述了北大校方對她和她的家人施壓的細節。

岳昕在文章中寫道,有學院老師在約談她時提到“境外勢力”,稱她所參與的事情是“顛覆”行為,要求她不要繼續使用微信。

岳昕表示,仍將繼續“為更多難以說話的人說話”。

網絡掀北大性侵舊案波瀾

4月5日,幾名北京大學校友在網絡上發布消息,指責長江學者、現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瀋陽20年前在北大任教期間性侵女學生高岩,並導致高岩自殺。當時瀋陽40歲,高岩19歲。

4月9日,包括岳昕在內的八名北大學生向校方遞交了《信息公開申請表》,要求校方公開當年的會議記錄,包括參會人員的發言和處理的依據等。

4月23日,岳昕在社交媒體上發佈公開信,表示自己從參與申請信息公開後就不斷被校方約談,甚至曾約談到凌晨時分。她表示,在談話中校方多次對臨近畢業的她提及“能否順利畢業”、家人的看法等,對她造成強烈困擾。

她要求北大停止向她的家人施壓,公開相關規章制度,並保證此事不會對她畢業和就業造成影響。

岳昕的公開信在網上熱傳。儘管嚴格的網絡審查迅速刪除了岳昕的原文,但這封信還是以不同形式廣泛流傳。有人將岳昕的信轉換成圖片,並通過旋轉圖片、改變字體等方式躲避審查者的眼睛。

更有創意的是,有人將岳昕的文章放在了區塊鏈上。

有網友在以太坊數字幣的一次交易中,把岳昕的文章貼在了交易附加信息裡。

區塊鏈的交易是不可篡改也不可刪除的,只要記錄下這筆交易的交易碼,就可以在任何以太幣交易平台上查詢這段信息。

北大外國語學院老師:“沒有什麼是你真正的自由”

4月30日,沉默一周的岳昕在她的微信公眾號上發表了一篇6000多字的長文,詳細記述了北大校方對她和她家人施壓的過程。

文章中寫道,4月20日校方就瀋陽案信息公開回復學生時,希望她畢業後再領取回复函,她因此與校方發生爭執。最後學校妥協並當場把回复函交給了她。

學校據此懷疑,岳昕將學校的答復告訴了媒體。此後,校方開始頻繁約談岳昕,並向她的母親施壓。

岳昕在信中寫道,4月23日一名學院老師和岳昕的母親一起來到她的宿舍找她談話,老師暗示“高層”懷疑信息公開的背後有“境外勢力”,並對岳昕說:“這不是在學校違紀的事,人家想給你治個罪,都是叛國罪,都是分裂國家罪。 ”

校方要求岳昕除了與家人聯絡外不要再使用微信。岳昕表示她並沒有與媒體聯絡,並拒絕了校方的要求。

岳昕表示,學院老師當時說:“你不要覺得你能寫點東西,在媒體上發表點什麼聲,在你的個人公眾號上發表點什麼,你就覺得這是你的自由。我給你講,孩子,沒有什麼是你真正的自由。”

學院老師提到“境外勢力”和“顛覆”等說法,但並未給出具體證據。

而官方媒體《人民日報》旗下的微信公眾號“人民日報評論”4月24日曾就岳昕的公開信發表文章《如何聆聽“年輕的聲音”》,將此事定義為北大與學生的溝通中方式方法出了問題,與岳昕引述的北大學院老師表態不同。

岳昕在文章中還感謝了關注和支持她的人,並表示仍然希望“有能力去保護更多人,幫助更多人”。

她寫道:“我只是個普通人,做了一件普通的事情,絕不是什麼'勇士'、'英雄';如果我被當成'勇士'、'英雄'的話,只能說這個時代這個制度有太多的不正常不合理之處。”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