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影响力上升,东风压倒西风?

2018年5月3日,陈破空在英国剑桥大学演讲。(陈破空提供)
2018年5月3日,陈破空在英国剑桥大学演讲。(陈破空提供)

陈破空

说到东方的影响力,首先,东方的发展和崛起,本身来自于西方的影响力。上个世纪,早先有日本的西化和现代化。后来有亚洲“四小龙”的崛起。韩国,获益于美韩同盟关系;台湾,获益于美国的保护;香港,当时是英国殖民地;新加坡,英国式法治保障了这个一党制国家的大体清廉,而美国又给这个港口国家提供了安全保障。

说到东方的影响力,鉴于时间的限制,今天我暂时谈不了崛起的印度。我要谈的,是人们自然联想到的中国,那个崛起的红色帝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新兴超级大国。

说到中国的影响力,最具代表性的说法是,“中国领导世界”。事实上,中国连亚洲都领导不了。最近十几年,中共野心勃勃的扩张行为,让它与周边国家敌对,四面楚歌,陷入全方位的孤立。在东海,中共试图争夺由日本实际控制超过百年的尖阁诸岛(Senkaku Islands),与日本对立,多次濒临战争边缘。在南海,中共抢夺岛礁、修建人造岛,与越南、菲律宾、以及其他东盟国家陷于持久的冲突。

在西南方,中国与印度一直存在领土纠纷,在这两个人口大国的边境上,动辄呈现双方军人对峙的紧张局面。在东北亚,中共对北朝鲜的暗中支持,导致中国与韩国关系冷淡,处于潜在的敌对;而中国与北朝鲜的关系,也并不融洽,彼此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在北边,中国与俄罗斯建立表面上的“战略伙伴关系”,却是互相利用而已,各自的目的都是对付西方。一旦其中一国缓和与西方的关系,表面化的中俄联盟就顿时瓦解。

还有一种代表性说法,“中国将取代美国,领导世界。”然而,让我们看看,美国退出了TPP,其他国家并没有邀请中国加入TPP,中国更没有代替美国,成为TPP的领导者。道理很简单,以不遵守规则、不守信用而出名的中共,承受不起TPP那种高门槛的自由贸易规则,尤其承受不起其中的劳工权益保障和知识产权保障条款。

自由贸易的前提之一,是信息自由。一个在信息上自我封锁的中国,怎能让各国指望与它开展自由贸易?中共封锁互联网,把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了与世隔绝的“中国网”、局部网。近一年,中共进一步封锁VPN(虚拟网路,适用于翻墙和远程上网,许多在中国的外国人和外国公司使用),升级其反文明的新阶段。设立网络长城,闭关锁国,是最极端的孤立主义。

美国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但中国并没有成为这个协定的领导者。而且,北京无意填补美国退出后留下的经费空缺,每年750亿美元,这相当于该协定每年总费用的四分之三。

毋庸否认,中国恢复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具有相当的经济能力。也就是说,极权的中国政府,足以从十三亿人民身上搜刮到巨大钱财。总之,中共手上有的是钱,通过设立亚投行,铺设“一带一路”,得以在经济上支配一些发展中国家。但这种经济支配力是有限的,并不足以左右地缘政治的总体倾向,更远没有上升到全球合作的高度。

作为征服世界的国际战略,也出于党内权力斗争的需要,习近平推出“一带一路”。这一战略,贯穿北京的政治与经济目的:其一,以经济援助和经济开发为名,控制沿线国家,推行中国式霸权主义,借机建立以北京为中心的世界经济网路。其二,对外转移中国的过剩产能,转嫁中国经济衰退的危机和风险。

然而,这个“一带一路”,不仅西方不捧场,即便亲中国家也质疑,因而接连遭遇失败。就在巴基斯坦、尼泊尔和缅甸这些亲北京的国家里,中国出资兴建的水电站或大坝项目最后都遭遇当地民众反对而搁浅。其中原因,要么是中国要价太高(通常要求占据90%的收益);要么是中国贷款条件太苛刻;要么是这些项目危害当地环境。

如果把中国的“一带一路”与二战后美国援助欧洲国家的“马歇尔计划”相比,我们可以看出,美国的“马歇尔计划”,其实际效果,主要是让他国受益,而中国的“一带一路”,主要是让中国(国有)公司受益,尤其是让红色精英获利。

换言之,前者利他,后者利己。

我曾多次指出,“一带一路”,其实还隐含了中共集团的另一层意图:中共高官和红色权贵们,把他们贪污所得的巨额财富,以“对外投资”的名义,在国际上合法化,也就是变相洗钱。这,或许是当今世界上,手段最高明、行事最隐秘的洗钱方式。

说到美国的领导地位,那是一次世界大战、二次世界大战和冷战之后形成的自然格局。作为三次战争的胜利者,美国不仅展现出强大的硬实力,最重要的是,美国展现出最强大的软实力:民主、自由、人权和法治价值。美国承担起维护世界和平的使命,成为世界的领导者,乃是众望所归。

美国所具有的软实力,恰恰是中国最欠缺的。且不说在人权和民主等政治文明上的欠缺,就说经济领域的文明,中国也严重欠缺。诸如:不守规则,破坏世界经济秩序;大规模盗窃知识产权;行贿受贿,用权贵经济阻碍市场经济;等等,都是极不道德的示范。

中国的负面道德形象,不仅让周边国家恐惧,就连与中国最关联的区域、甚至中国内部,都引发激烈的反感和抵触。

台湾,与中国大陆隔海相对,中共宣称台湾是它的一部分,但绝大多数台湾人民对此嗤之以鼻。民主的台湾与专制的中国,在价值观念上背道而驰。虽然,在很大程度上,台湾被动地融合于中国经济,但要它承认北京是领导者,那是一百个的不情愿。

香港,曾经是英国殖民地,二十一年前回归中国之后,成为中国的一部分,然而,香港人民并不接受中国制度,也就是说,它拒绝中国的影响。

目前处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西藏和新疆,合起来的面积,占据近半个中国。因为中共当局高压的民族政策,西藏和新疆都处于持续的反抗和动荡状态。大多数西藏人和维吾尔人从心底里不认同共产中国。

换言之,中国的影响力走不出中国,连香港都走不到,连西藏和新疆都只是勉强到达。所谓中国的影响力,只能在国内孤芳自赏,一到境外,就仿如“见光死”。此情此景,谈“中国领导世界”,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

其实,不仅香港、台湾、西藏和新疆不认同,许多中国汉人也不认同中国制度和中国模式。今年三月,习近平强制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激起中国民间大规模的反感和反对,就是证明之一。经历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之后,习近平统治的中国,正掉头往回走,试图回到毛泽东时代。这种开倒车的做法,不要说让世界信服,就连中国人民本身,都不能信服。

作为1989年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随后的政治犯之一,我曾见证中共极权统治的全貌,其残暴与黑暗,远超外界的想象。在天安门事件后的29年里,我观察到,借助中国国力的提升,中共独裁统治,不是弱化了,而是强化了,对内镇压和对外威胁的加剧,就是明证。

“外交是内政的延伸。”我曾经多次说过:一个在国内不讲理的政权,不可能在国际上讲理;一个在国内不遵守规则的政权,不可能遵守国际规则;一个压迫本国人民的政权,不可能善待他国人民。每当人们说到“中国威胁”,我就忍不住会说:没有什么中国威胁,只有中共威胁,那是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面对的共同威胁。

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中国重新崛起,历经四十年,极大程度上,得益于西方的帮助。迄今,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是欧盟和美国。这个事实本身说明,西方对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和影响力。

鉴于中国是一党专政的极权国家,扼杀了人民的创造力。中国的技术,主要来自于对美国和西方技术的抄袭、盗版和剽窃。另外一些技术,则来自于中国对西方企业连同其核心技术的收购。中共自夸中国“科技大跃进”,纯属厚颜无耻,因为,中国的高新科技,几乎都来自于西方。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中共当局在国内大搞反西方宣传,但在中共的党章里,还是把马克思主义- 一个西方人的思想,列为第一指导思想。

说到繁荣与强大,对中国而言,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在数千年历史上,中国经历过无数次繁荣与强大。然而,由于政治体制从未改变,独裁,独裁,还是独裁,权力从未受到制约,最后,无可避免地,都导致严重的官场腐败。所谓繁荣和强大的中国,每一次,都化为云烟,烟消云散。今天的共产中国,继续拒绝民主与法治,毫无疑问,它将重复历史上失败的命运。

回到今天的主题:中国影响力上升,东风压倒西风?到目前为止,这种结论无法成立。发生那种情况,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中国的民主化和文明化。简单说来,那就是,经济和军事崛起的中国,还需要通过三道门槛:其一,树立道德形象,尊重人权,顺应、而不是阻碍中国民主化进程;其二,遵守法治和规则,实行公平贸易;其三,做世界和平的维护者与促进者,而不是威胁者与破坏者。

未来,一个民主的中国,加上民主的印度和民主的日本,它们放射的合力,才可能让世界真正感受到东半球的影响力。

(2018年5月3日,在英国剑桥大学的演讲(英文),此为中文稿。)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网编:瑞哲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