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記者遭粗暴對待  政府不可息事寧人

本港記者在北京工作期間,遭便衣人員粗暴對待扣押,無奈簽署「悔過書」後才獲釋。觀乎現場片段,看不出當事人有何過激動作,便衣人員需要使用武力。記者持有合法證件,有權合法採訪,不應受到無理阻撓。最近本港記者在內地接連遭到暴力對待,令人關注內地公權力人員對香港記者愈益粗暴囂橫,情况不能接受,必須強烈譴責。公安執法不文明屢惹詬病,中央亦認同要加強規範,特區政府向中央反映香港傳媒訴求,名正言順理直氣壯。特區政府應迅速介入表明立場,不能採取息事寧人態度。

公權力人員一再逞兇

濫用暴力恐變本加厲

昨天,北京市律師協會就維權律師謝燕益被投訴一事,舉行聽證會,有本港記者到場採訪。據了解,公安要求他們出示證件,他們即時拿出駐京採訪證,惟公安人員遲遲未有向now新聞台駐北京攝影師徐駿銘發還證件,雙方理論。此時,維權律師謝燕益上前介入,替徐搶回證件,幾名便衣人員隨即一擁而上,叉頸動粗,將徐壓在地上,鎖上手扣,押上警車送往派出所。派出所公安要徐簽署悔過書,徐擔心影響日後駐京工作,無奈屈服。

徐擁有合法採訪證,當時他沒有跟在場公安有身體接觸,數名公安和便衣人員不分皂白,以不成比例武力制服徐,導致他頭手受傷,手法粗暴。據了解,事發期間還有自稱「老百姓」的不明身分男子,動手推撞在場記者,阻止記者拍攝,態度惡劣。這些掩耳盜鈴行為,只會令人更加反感。徐表示,派出所公安不准他打電話與外間聯絡,逼他簽悔過書,警告他若不配合,就會沒收他的駐京證,並「依法處理」。凡此種種都是不文明執法行為,形同要脅。

內地認為敏感的事項,不等於記者不應該去報道,就算發生誤會爭執,內地人員也不應隨便使用武力;若是濫用公權力打壓記者正常採訪,就更加不能接受。數天前,本港一名記者在都江堰採訪川震十周年,遭兩名男子毆打。事後地方當局還包庇逞兇者,企圖推卸責任,聲稱「不知道打人者身分」,無法處理投訴,若非死難者家屬提供資料,外界根本不知道,兩名打人者原來是地方村官。

中央不斷推出各種惠港利民政策,表達對香港的支持和重視,可是內地公權力人員一再對香港記者濫用武力,嚴重損害港人對內地的觀感,抵消中央釋出善意的效力。近年本港記者在內地屢遭「不知名人物」乃至執法人員粗暴對待,事後特區政府總說會向內地跟進,惟往往不了了之,莫說追究責任,連詳細交代也欠奉。這種情况,容易令內地公權力人員變得有恃無恐,以為用拳頭嚇走記者,毋須承擔後果。最近內地人員接二連三粗暴對待本港記者,難免令人擔心情况變本加厲。特區政府有責任保障香港記者人身安全,阻止同類事件重演,絕不能和稀泥處理。

推動內交和而不同

保護記者政府有責

過去數年,特區政府相當重視「內交」,希望與內地部門和省市加強合作,搞好關係,然而君子和而不同,若發生摩擦糾紛,特區政府必須站出來為港人討公道。誠然,當局必須先確定事實真相和前因後果,然而如果特區官員只是一味強調,「按當地法律機制跟進處理」、「不能以特區政府身分要求對方怎麼做」,市民難免懷疑當局畏首畏尾,連跟對方交涉要求公正處理的勇氣也沒有。

當然,就像外交一樣,處理「內交」手法眾多。國家之間處理分歧,「咪高峰外交」未必管用,「不張揚外交」(Quiet Diplomacy)有時更為實際。特區政府處理「內交」糾紛,也不一定要高調擺出一副「戰鬥格」,然而必須敢於透過磋商據理力爭,表明香港不會吃橫蠻暴力這一套。政府必須向公眾說明如何跟進事件,並在適當時候讓市民看到「不張揚內交」的成效,否則公眾必然質疑,所謂「跟進了解」,不過是當局搪塞之辭。

公安執法不文明,在內地屢起爭議。2016年,北京29歲青年雷洋在公眾場合被數名便衣人員暴力拘押,並在派出所離奇死亡,公安對死因未能提供有力解釋,卻在媒體一再聲稱雷洋「嫖娼」,惹來內地輿論非議。中央亦意識到問題所在,提出要加強公安執法規範化建設,糾正執法不規範、不公正、不文明等問題。特區政府就本港記者遭受粗暴對待,向中央反映意見,既是為受害人,亦是給中央幫上一把。涉事記者所屬的電視台,也不妨考慮能否循民事途徑,追究涉事內地人員的責任。任由事件不了了之,不會對濫用武力者起到阻嚇作用。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