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距離全球化掌舵手還有距離

記者在博鰲論壇新聞中心觀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講話(2018年4月10日)
記者在博鰲論壇新聞中心觀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講話(2018年4月10日)

葉林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亞洲項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最近出版新書說,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國對內實行更高度的獨裁、在對外進行利益擴張的同時對信息和資本的自由流動關起國門,不會擔當起其所宣稱的全球化領導地位。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亞洲部主任易明(外交關係網站截圖)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亞洲部主任易明(外交關係網站截圖)

中國爭取全球化領導力的自相矛盾

易明說,習近平一方面把自己定位為全球化的領軍人,另一方面控制資本、信息和商品在中國和外部世界之間的流動,這是當今中國最大的自相矛盾(paradox)。

在這本名為《第三次革命——習近平與中國新國政》(The Third Revolution: Xi Jinping and the New Chinese State)的書中,易明說,“習近平革命最終的目標是他的'中國夢',也就是偉大中國的複興。”

易明在書中寫到,習近平在充當全球化領軍人的同時,中國顯現出了與全球化根本原則格格不入的做法,威脅自由世界的準則。她說,中國沒有展現出全球化國家的特徵,更沒有去接納和倡導自由開放的政治和經濟價值觀。

她例舉說,習近平力求控制資本外流,限制外國公司在中國本土的競爭機會,並強迫在華外國企業向中國企業轉移關鍵技術。

易明在書中說,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習近平試圖逆轉信息自由流動的趨勢,阻礙中國與外部世界的信息交流:新法規限制大學教授使用西方社會科學教科書、禁止討論西方政府治理和經濟學理念;因為政府害怕人民接受西方價值觀,中國市場上的外國媒體和文化產品越來越有限,網上內容也限制重重;法律對中國公民社會與外國非政府組織的交流重重設限,給外國NGO與中國夥伴的資金往來和項目運營帶來困難;中國還無視國際法原則,拒不接受南中國海領土爭端問題上的國際沖裁結果。

易明說,在習近平治下的新中國的趨勢特點是,對內在政治和經濟生活中再次強調主張國家的作用、對外以更有雄心的方式推廣中國的作用,外界必須學習如何利用習近平正在施加的影響力和權力手段,保護和推進自身的利益。

對美歐失望,一些國家投向“中國模式”

易明警告,習近平的這場革命,是一個非自由國家試圖在自由世界準則中尋求領導力的過程,這給美國帶來了一系列挑戰。她說,習近平試圖在全球推廣中國的政治和經濟發展模式,希望成為那些對美國和歐洲自由民主模式失去信心的國家的標杆。

易明本星期在華盛頓的一場簽書討論會上說:“我認為中國模式正在向外輸出,輸出的是中國模式的專制主義,不是輸出共產主義。中國認為自己更有能力應對國際社會、更有能力改變人權機制,中國得到了那些同樣也是專制政權的支持,這些政權看到了中國模式的好處。”

她說:“我們美國常常說,當我們找到民主國家成為夥伴時,我們會做得更好;我想中國認為,把專制國家拿來當夥伴,對他們會更有好處。”

她舉例說:“中國在埃塞俄比亞、蘇丹、南蘇丹、肯尼亞等等很多非洲國家培訓這些國家的官員,在東南亞一些國家也有培訓。中國有一個培訓千名南美國家年輕領導人的項目,給他們提供政治培訓,教他們如何管理人民群體、如何管理宣傳、如何取得政治穩定——要的是中國方式,而不是顏色革命。”

易明:中國低估了川普

在美中關係方面,易明認為中國在貿易和朝鮮問題等方面低估了美國總統川普的決心。

她說:“首先,他們沒有理解減少雙邊貿易逆差這個首要議題對川普的重要意義。這是他在競選期間做下的承諾。在中國和亞洲方面,減少美中貿易逆差和朝鮮半島無核化是他明確表達的兩個重點外交政策。”

易明說,美中貿易逆差在川普就任的第一年和今年第一季度不降反升,“他早晚要對這個問題受到問責,這是一個他用來嘲諷前任美國總統的議題,所以我認為川普希望在這個問題上取得進展。”

易明還認為,中國之前沒有想到川普如此難以捉摸。

“川普決定與金正恩會面的決定讓中國吃驚,中方忙於應對,希望他們的利益仍然能得到體現,希望自己不會被排除在外或被蒙在鼓裡。美國最近推動的《台灣旅行法》也是一樣。”易明說,“所以中國現在開始意識到,他們並沒有完全把川普研究透徹,他們不完全確定川普會做什麼。”

中國與全球化掌舵手的地位還有一定距離

川普上台後主張“美國優先”,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和巴黎氣候協議、敦促歐洲和亞洲盟友分擔防務開支、威脅對外國鋼鋁產品加徵關稅……與此同時,習近平在多個國際場合強調全球化的利益。他在今年4月舉行的博鰲亞洲論壇上宣稱,“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

但易明在書中的結論處寫到,即使在那些美國影響力被削減的領域,當中國面臨國際事務“檢驗”的時候,並沒有扛起全球化的大旗。

她說,國際難民問題的工作由加拿大和德國牽頭;日本和澳大利亞領導地區貿易;美國暫停向國際計劃生育項目的援助後,荷蘭政府追加了撥款……即使在中國的“後院”,在朝鮮核問題和緬甸難民危機問題上,中國也沒能提出有效的解決法案。

易明說:中國的全球領導力主要局限在那些可以容易地推進自身利益的領域,例如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執行的經濟發展項目、以及上海合作組織這樣的預防恐怖襲擊和民主革命的安全合作。

她最後說,在網絡主權、人權、南中國海和台灣的主權主張、貿易、投資做法等等一系列問題上,美國和中國的重點要務、政策和價值觀都不一致——中國對外面世界的思想、資本和影響關起國門時,不會成為全球化世界的領導者。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