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是民進黨的恐怖情人?

鄭任汶 台北城市科技大學 通識教育中心主任

從「寧願支持柯文哲,也不要國民黨拿回台北市長」,變成「寧願冒著讓國民黨拿回台北市長的風險,也不要支持柯文哲」,如此劇烈的改變讓曾經以「北文哲南清德」兩個醫生為榮的綠營,現在缺了一角。對民進黨來說,對政局的衝擊絕對不只是2018年底的台北市長選舉,而是牽動了2020年總統大選的政權保衛戰。

白色力量變成白目

面對柯文哲,民進黨陷入理智與情緒上的分裂。在理智上,不管是市長選舉或總統大選,民進黨都必須籌組獲勝聯盟,因此除了打死不退的基本盤,還必須去爭取非基本盤的中間選票。但在情緒上,民進黨依然得顧及既有支持者的情感,否則未來的選戰恐怕連自己人的熱情都很難點燃,更何況還得對外擴大支持。這再度證明了政治這條路上,沒有永遠的敵人,更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精密的選票計算,不會有真誠的情義互換。

柯文哲搭著素人政治與鍵盤政治的順風,選上台北市長,如此的非典型政治人物的確很「真」,不過,柯所使用的政治語言與肢體符號,其實並不高竿,只是相較於當前太過虛假的政治人物,才襯托出柯的相對真誠。

只是,政治經常是價值的選擇,跟智商高低沒有太直接的關係,反倒是跟最基本的人格價值有關。如果心中沒有真實的價值選擇,面對許多涉及人性的政治選擇,日久見人心,遲早都會露出馬腳。

柯文哲經驗,對民進黨來說是個頗為無奈的教訓。2014年之前,白色力量崛起,順勢推了民進黨一把,從結果來看,這還算是一場成功的政治買賣,至少2018年,民進黨拿下了總統大選也贏得國會過半的席次。不料,白色力量變成白目力量,兩岸政策的搖擺,政不通人不和,走出白色巨塔的醫生,再勇猛的獅子也被政治叢林的荊棘所刺傷。

年輕選票恐漸離去

醫生從政的例子很多,但最終攀上高峰的不多。政治還是一種專業,拿手術刀或拿聽診器,是一回事,進入政治領域,又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有些醫生權威與自負的性格,經常讓他們在政壇上找不到真正的同志,決策權力圈縮小到少數人,少數親信參與決策,再加上只信任如同生化資料般的冰冷數據,如此當然跟以人為本的政治事務格格不入。

「柯文哲」這三個字的意義,最後會剩下什麼?符號學似乎給我們一些答案,許多網路資料探勘的結果都顯示這3個字有其魅力,尤其在年輕人、上班族、中產階級之間,柯文哲的發言命中許多人的內心,再加上,重返執政後,民進黨並沒有真的維持在中間靠左路線而失信於民。

民進黨既然要分手還要保留可以入黨徵召的微小可能,理智與情緒的糾葛可想而知,「柯粉」與「柯黑」之間,未嘗不也是有許多愛恨交織在其中掙扎。

當「柯文哲」這個符號的意義起了化學變化,這場綠白戀情,歷經熱戀、吵架、鬧分手,連柯媽媽都參與其中,在民進黨與柯文哲雙方的心中,到底誰會是誰的「恐怖情人」?「後柯文哲時代」來臨之後,綠營所面對的可能是年輕選票逐漸離去的難題,2018年底的台北市長選舉只是一場期中挑戰,2020年的總統大選才是更嚴苛的挑戰。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