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會晤安倍敲定 中日海空聯絡機制

毛峰

中日關係回穩向好。中國總理李克強訪日,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敲定中日海空聯絡機制,適用範圍不明示是否包含釣魚島。


安倍晉三與李克強在東京

難產十年之久的中日海空聯絡機制終於在中日關係回春轉暖中呱呱落地。五月九日下午,中國總理李克強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東京迎賓館舉行會談,正式就建立中日海空聯絡機制達成協議,隨後中國國防部與日本防衛省正式簽署了有關海空聯絡機制備忘錄,並定於六月八日開始運用,該機制的啓動將為中日避免與防止在海空域發生「擦槍走火」不測事態發揮積極作用。這是戰後七十多年來中日軍事部門簽署的第一份軍事防務合作協議,意義不凡,同時這也是時隔八年李克強正式訪日的一項重要成果。

在李克強與安倍的見證下,中國中央軍委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主任胡昌明與日本防衛省政策局局長前田哲分別代表中日雙方,在「中國國防部與日本防衛省有關海空聯絡機制備忘錄」簽字。備忘錄強調,制定中日海空聯絡機制是為了增進中日兩國間的相互理解與相互信任,在加強防衛合作的同時避免意外衝突,防止在海空域的不測事態發展成為軍事衝突或政治外交問題。

此次中日設立的海空聯絡機制主要內容有三項,一是確定中日防務部門每年相互舉行一次局長級或副局級的年度會議以及專門會議,對聯絡機制的運用狀況和技術性改善進行協議;二是在中日防務當局間設置專用聯絡「熱線」;三是確定日本自衛隊與中國軍艦戰機相互接近發生緊急狀況時的聯絡方法與規避危險的守則,即要遵照「海上衝突規避規範(CUES)」的有關規定行事,而現場直接通訊根據雙方所確定的無線電頻率以及使用英文聯絡。該機制在中日雙方正式簽署後第三十天,即六月八日正式啓動。在中日任何一方沒有書面通知中斷或結束的情況下,將繼續運用該機制。

值得關注的是,中日設立的海空聯絡機制適用範圍不明示是否包含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周邊領海與領空,而是涵蓋廣義上的海域或空域,如在印度洋空域一旦發生中日軍機相互接近等緊急狀況,雙方須按照機制所規定的方法行事。這一「全球適用」的海空聯絡機制突破了多年來中日在設立海空聯絡機制上最難的「瓶頸」,即日本此前堅持主張尖閣諸島海空領域不在該機制的適用範圍內,而中方也以不明確界定適用範圍做出努力。據亞洲週刊了解,中日雙方之所以達成不明確劃分適用範圍,立足點是要管控中日在海空域可能發生的不測危機事態,盡力避免意外的「擦槍走火」引發軍事衝突。至於原來磋商討論設立兩國最高參謀長級的專用聯絡「熱線」,此次確定為兩國高級幹部專用聯絡「熱線」,即在中國國防部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和日本防衛省防衛政策局設立專用聯絡「熱線」,確保一旦發生緊急事態能够迅速及時聯繫。

磋商屢屢碰壁

中日海空聯絡機制磋商最早始於二零零八年,初期主要是針對中日如何避免海上撞船等不測事態而動議建立中日海上聯絡機制。近年來隨著中國海警船對釣魚島海域及領海巡航的常態化,中日艦機在釣魚島以及東海等海空領域的相互對峙、追尾監視也變得經常化。此外,中國海空軍越來越多穿越宮古沖繩海峽及對馬海峽等,頻繁進出西太平洋,日本因此也不斷派出軍艦或緊急起飛戰機進行跟蹤監視,中日艦機由此相互抵近,危險頻頻,甚至發生了相互啓動雷達照射等危機事態。有鑑於此,中日有關當局遂把建立「中日海上聯絡機制」改為「中日海空聯絡機制」,評估認為中日軍機空中對峙頻繁的危險性已經超過了海上。但因受制於近年來中日政治關係緊張波折以及在適用範圍上雙方各執己見,有關磋商不是停步不前就是僵持不下。直至去年十二月中日第八輪海洋事務高級別磋商,才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中日關係經歷了多年來的緊張波折逐漸回穩向好,中國總理李克強於五月八日至十一日,赴日出席第七次中日韓領導人峰會並正式訪問日本,被視為強力推動中日關係全面改善的重要標誌,也是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四十週年之際,讓中日和平友好事業再起航的重要契機。為此,中日雙方均決意要抓住這個良好時機,全力克服長期分歧,以管控危機,避免中日在海空域可能發生不測意外、軍事衝突為第一要務,推動落實,讓歷時十年一直處於「難產」的中日海空聯絡機制「順產」出來。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