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為什麼世界不喜歡中國當老大?



無論是中國的民主派還是「愛國賊」們都明白,在這次馬來西亞「變天」的後面,有一個很重要的「中國因素」。那麼,該如何理解馬來西亞「變天」這個事件傳遞給世界,尤其是傳遞給中國人的信息呢?我相信很多人都會同意我的這個看法,那就是此次馬來西亞「變天」傳遞的一個重要信息,就是馬來西亞人民對納吉布政權的不滿,也包含了對他與中國勾結損害本國利益和人民權利的不滿。換句話說,對中國的不滿,促進了馬來西亞反對派的團結,是導致納吉布下台一個重要的原因。而如果沒有這個因素,馬來西亞歷史性的「政黨輪替」或許還不至於就發生。

了解中國與東盟關係的人都知道,這個事件對中國當局的心理衝擊一定是很大的,因為在中國當權者看來,馬來西亞是他們「百分百搞定」的國家,是中國與美國爭霸南海和東南亞最可靠的「友邦」或事實上的從屬國之一,因此,也是中國推動「一帶一路」的全球擴張戰略,一個舉足輕重的棋子。中國對馬來西亞的影響力如果因此次政局的變化而遭到嚴重削弱,將是對習近平的「中國夢」一個不輕的打擊。

所謂「中國夢」,說穿了就是想做世界「老大」的夢。由於中國經濟的規模不久會超過美國而位居第一,中國人以及很多外國人,都認為當世界「老大」的「中國夢」是不可抗拒的。因此,不管情願不情願,所有國家都要為適應新的現實而做調整。馬來西亞及其他東盟國家,自然是最先要做出這種調整的國家。事實表明,接受中國做「老大」的調整並不容易。你可以說,這是因為人的本性就是誰都不喜歡有一個「老大」來管束或支配自己。但與英國和美國相比,東南亞國家以及世界其他國家更不喜歡中國做「老大」,也是一個越來越清楚的現實。

為什麼會這樣?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影響力上升的中國人很快就會把自己搞腐敗的那一套照搬到其他國家,加劇了人家的社會矛盾和政治危機。這固然不錯,但我認為,還有比這個更深一層的文化原因,那就是中國人根深蒂固的等級秩序觀。這其實是中國與美國和西方國家競爭世界領導地位最致命的弱點。

中共是借助現代的平等價值所推動的激進革命來奪得政權的,但這並沒有妨礙過去三十年,極為反動和粗鄙的等級秩序觀在中國實現了全面復辟。這種反動和粗鄙的等級秩序觀在中國外交的實踐,其效果不僅遠不如當年毛澤東和周恩來的「反霸權」外交,而且恐怕也無法與斯文尚存的儒生外交相比。中國外交除了靠「老子有錢」的財氣,骨子裡還滲透著權力場浸淫出來的堅定信念︰這個世界的權力關係其實很簡單,「不做老大,就當孫子」。

由於全球化時代的外交實踐越來越具有「總體戰」特徵,是一種「全民參與,官商一體」的外交實踐,中國人與外部世界打交道之不堪言行,包括剛發生的「遲早有一天讓美國人叫我們爸爸」的歌詞事件,都成為激發外國人對中國反感,從而動員世界阻止中國成為「老大」的有力手段。馬來西亞政局變天,明白地揭示了這個中國人自我發動的全球動員過程,最終會導致什麼樣的政治後果。這也意味著,即使中國經濟實現世界第一,這個世界也有能力不讓中國在政治舞台上唱「老大」的角色。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