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馬克思」粉墨登場



5月5日是德國哲學家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中共大張旗鼓紀念這位共產黨鼻祖。上周五習近平發表講話,稱「中國共產黨把馬克思主義寫在自己的旗幟上是完全正確的」,北大又召開「第二屆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官媒大肆報道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並通過西方教授說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要新成果」這樣的阿諛之詞。

可以看出,中共熱誠宣揚的馬克思,不是世界的馬克思,而是中共的馬克思,中國化的實質不過是中共化而已,充滿思辨性的馬克思主義,淪為黨國的政治實用工具。兩年前,哈佛大學教授麥克法夸爾就公開質疑過馬克思主義對中國的影響,指中國的「社會主義」早已脫離馬克思主義,實際上還不如儒家思想的影響力大。

毛澤東曾自翊為「馬克思加秦始皇」,一語道破了馬克思主義中共化的實質。在權力慾的驅使下,毛澤東將馬克思主義中鼓吹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的烏托邦思想發揮到極致,締造了一個極權主義的中國。據1997年歐洲學者出版的《共產主義黑皮書》統計,20世紀共產黨政權奪走了近一億人的生命,包括中共建政後非正常死亡的6,000至8,000萬人。

上世紀80年代末前蘇聯和東歐發生巨變,宣告了共產主義的失敗,中國也步入了改革開放的攻堅時期。在鄧小平「不管黑貓白貓,捉住老鼠就是好貓」的政治實用主義指導下,中共開始了悄悄的非馬化和非毛化。馬克思反對的私有制寫進了中國憲法,代表先進生產力的企業家資本家也得到了官方肯定。

中共企圖重新注釋馬克思,卻因為新極權主義的本質,注定了它不能放棄一統天下的專制基因。秦皇注我,我注馬克思,毛澤東的教誨「百代皆行秦政治」的教誨切不可忘。於是,不受制約的獨裁權力與市場經濟結合,誕生了國家資本主義這個怪胎。因為權貴勾結、盤剝弱勢階層,經濟上被左派質疑;因為限制個人權利,政治上又被自由派詬病,中共的合法性受到嚴重挑戰。

習近平在講話中稱:「馬克思主義為中國革命、建設、改革提供了強大的思想武器,使中國這個古老的東方大國創造了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發展奇蹟。」實際上,全世界目睹過馬克思的無產階級專政理論曾經給中國帶來的政治封閉、經濟蕭條和社會崩潰的「奇迹」,而改革開放後中國取得的巨大成就,社會活力被解放後帶來的奇迹,都是告別馬克思的結果,馬克思遠去,才有了馬雲、馬化騰的到來。

馬克思主義已不能救國,卻可能救黨。習近平稱中共將馬克思主義寫在自己的旗幟上是完全正確的,是希望拿大旗作虎皮。可悲的是,讓一位200歲高齡、顏衰體弱的馬克思粉墨登場,來為自己站台,究竟能贏得多少喝采?

沈舟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