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鶴讓貿易戰戛然而止柳暗花明

丁果

劉鶴是中美談判的前線主將,他與基辛格會面,又與特朗普會談,瞄準美國農業州產品輸華的需要,支持特朗普基本盤,消除美方敵意,讓貿易戰戛然而止。習近平與特朗普建立特殊「信任關係」;王岐山為中美談判設定大框架。北京「鐵三角」化解中美危機。


特朗普與劉鶴合照(圖:特朗普推特)


王岐山(中)與中美工商領袖會面(圖:新華社)

初夏的五月,正逢季節轉換的天氣,令人難以捉摸。中美關係的「政經氣候」也宛如這五月的天氣,雖然多變,但畢竟告別了陰冷潮濕,走向了艷陽高照的初夏。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特使、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領中國高級經貿代表團走訪華盛頓,行前,國際輿論並不看好,認為五月十八、十九日的談判難以解決雙方差距太大的立場。就在兩週前,由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率領的美國高級經貿代表團走訪北京,在五月三日和四日的談判中,雙方幾乎沒有任何好消息傳出。媒體披露的是華盛頓「獅子大開口」的要求,其中包括要求北京購買二千億美元的物品與服務,來縮減美中巨額的貿易逆差,這比白宮之前開出加徵關稅五百億至六百億美元的清單,多出了四倍。這還不算,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等對華鷹派政客更把矛頭指向「中國製造二零二五」,無理要求中國停止在高科技領域與美國的競爭,把貿易戰的焦點轉向兩國國家戰略對決的方向,讓中美博弈走進了死胡同。

不過,劉鶴行前,出現了一個微妙的轉機。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五月十三日發推,稱「正與中國領導人習主席共同努力,以找到快速恢復中國大型通訊公司中興業務的辦法」。最關心美國就業率的特朗普罕見地將心比心,說:「(中興事件造成)中國很多工作崗位的丟失。已下令商務部著手解決!」

特朗普推文一出,美國國會和輿論嚷成一團,反而忽略了中美層峰在解決貿易戰威脅上的努力。

習特主導貿易談判

外界一直在呼籲「中共救火隊長」王岐山出馬介入中美貿易談判,猜測到底誰在主導中國對美外交。其實,在應對這一波中美經貿風波時,北京早就形成了一個「鐵三角」。毫無疑問,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主帥。在特朗普上台後,中共已經制定了以「習近平與特朗普建立最高層互動」的對美外交主軸,從二零一七年四月的佛州海湖莊園會談,到特朗普首次訪華,習特建立了某種特殊的「信任關係」,以至於在朝鮮問題、中美貿易戰炒得最熱的時候,特朗普還是會推文推崇習近平,相信他和習可以克服困難,達致雙贏。

在美國經貿代表團無功返回華府後,外界看衰中美貿易戰可以休兵。習近平與特朗普在五月八日通話,通話前,特朗普發出推文,謂「我將在今早八時三十分,與我的朋友、中國的習主席通話。主要的議題將是貿易,在這方面會有一些好事發生,還有正在建立關係與信任的朝鮮」。外界沒有注意,一些好事,就包括了中興議題和貿易戰議題。可見,雖然是兩國來使談判,但絕對不是「將在外,君命有所不授」,習特不僅在狀況內,而且是主導者。

王岐山作為國家副主席,則是北京大本營的操盤手。劉鶴離京的前一天,即五月十五日,掌握中共外交實權的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召開。外界赫然發現,王岐山是該委員會的委員,這已經證明王岐山並非外交擺設,而是直接介入。當天,王岐山在中南海會見了出席第十輪中美工商領袖和前高官對話的美方代表,提出了中美關係的三原則,即平等互利的經貿關係是兩國關係的「壓艙石」,其本質是合作共贏;二是通過對話協商解決存在的分歧;三是中國將進一步深化改革、擴大開放,不斷改善貿易投資環境,持續釋放市場魅力。這為中美對話設定了大框架。

劉鶴獲「超規格」接待

當然,劉鶴是直接談判的領軍人物。他比預定談判時間早三天到達華府,在談判前做了三件大事,底定了成功的基礎。十六日,劉鶴會見「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中美關係的奠基者之一基辛格博士,表達中國「飲水思源」的歷史情懷;隨後,劉鶴會見參議院共和黨臨時議長、財委會主席哈奇和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主席布萊迪,哈奇和布萊迪都支持對華貿易三零一調查,但在特朗普對中國商品施行懲罰性關稅的做法上則保留意見。十七日,特朗普在白宮會見劉鶴,而在上次走訪華盛頓時,特朗普並沒有見劉鶴,可見這次情況已經完全不同。根據劉鶴事後對媒體的披露,這次會面在時間上和人員上都是「超規格」。預定十五分鐘的會面延長到四十五分鐘,副總統彭斯和內閣重要成員參加會談。在這次會談中被排除出主導地位的美國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Larry Kudlow)在會面前表示,特朗普介入了對華談判的「每一個決定」。

顯然,大勢已經底定,當特朗普推出他滿面笑容跟劉鶴握手的照片時,外界才醒悟過來,這次談判或許會成功。其實,十八、十九日的談判已經沒有北京談判時的劍拔弩張,雙方斟酌的就是如何在聯合公報展現成果。

在五月十九日的聯合公報中,雙方確認將暫停加徵關稅,中方將大量增加從美國購買商品和服務,美國將派遣一個工作小組前往中國制定出落實這項計劃的具體內容。劉鶴宣布,中美不會開打貿易戰,美國財長姆努欽二十日確認劉鶴的說法。特朗普興高采烈地發推,謂美國農民生產多少農產品,中國就會買多少。本來大力遊說特朗普的美國農業州成了中美協議的最大受益者,支持特朗普的選民基本盤得到穩固,這對美國中期選舉影響至大。

至此,原本硝煙四起的中美經貿關係突然柳暗花明。不僅貿易戰不打了,習近平和特朗普親自介入的「中興危機」也否極泰來。有消息透露,中美已就一項協議的整體框架達成一致,如果最終完成,特朗普將取消禁止美企向中興通訊出售零部件和軟件的禁令。取代禁售令的是,中興通訊必須對管理層和董事會席位進行重大調整,並可能支付巨額罰款。當然,北京作為交換,已經在上週取消了對於貝恩資本(bain Capital)以一百八十億美元收購東芝芯片部門交易的反壟斷審核。

朝鮮牌效應

中美經貿爭端如此急轉直下,預定中的美朝峰會可能起到了「助攻」的效應。平壤在美韓聯合軍演的時候,中止了南北對話,並釋放出取消特朗普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會面的信息。這讓急於收穫高峰會政治效益的特朗普十分著急,他雖然暗示可能是北京在其中做手腳,但卻不得不期待北京發揮斡旋作用。華盛頓十分清楚,習近平和金正恩兩次會晤後,北京已經拿回解決朝鮮半島問題的主導權。

為了預防外交丟臉,特朗普與韓國總統文在寅週二在華盛頓會面時,釋放出不在乎美朝峰會取消或者延期的信息。可見,特金會的最大推手文在寅都已經無法保證金正恩與特朗普的會面能否如期進行,突顯北京的影響力已經舉足輕重。五月八日的習特通話,北京已經巧妙打出了朝鮮這張「助攻牌」。

中美貿易戰暫時熄火,並不等於中美經貿摩擦的永久解決,因為關係到世界領導權之爭,中美全球戰略的衝突無法避免。但是,這次談判的成功,增加了北京和特朗普政府用理性和對話解決紛爭的信心,這讓處心積慮的美國對華鷹派倍感挫折。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