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委會應邀外援重建公信力

紗布封喉,導致喉癌病人窒息致死。醫務委員會裁定主診醫生黃卓義專業失德,停牌六個月。全港近半醫生(差不多6,000名)聯署抗議裁決,認為醫委會是向民粹主義屈服,要主診醫生孭鑊,判決有欠公允。事件再次刻劃出醫委會有逼切需要向業界──及公眾──重建其公信力。

難免公眾質疑醫醫相衞

長期以來,公眾詬病醫委會「醫醫相衞」,審理投訴曠日持久,有偏袒業界之嫌。即以紗布封喉而言,案發在2011年,事主的兒子先是向醫委會投訴,不獲受理,轉而入稟高等法院控告醫管局疏忽、向護士管理局投訴、報警控告約20名醫護誤殺。

5年後,護士管理局裁定涉案3名護士專業失德,各停牌一個月。再過一年,醫委會方改變初衷,受理案件。案發後7年──此為醫委會審理投訴的平均時間──裁定涉案醫生專業失德。

又如不到一個月前審結的男童切除壞死無名指案。事件在2009年發生,醫委會兩度拒絕受理投訴,經高院頒令方重新調查。糾纏9年,醫委會裁定醫學會副會長陳以誠兩項專業失德,陳醫生揚言要上訴。

若非事主堅持、得法庭介入,兩宗案件恐怕都會像絕大多數醫療事故投訴那樣不了了之。公眾懷疑醫委會「醫醫相衞」,又豈事出無因?現今甚至醫生亦質疑醫委會能否秉公處事,可見不改革,這個業界自我規管的組織將無以取得公眾及業界的信任。從何入手?改革的重心首在對外開放,依循終審庭的做法,讓外國專家加入偵訊、審裁工作。

誠然,針對耽誤拖延審理投訴,新通過的醫委會改革確實擴充了偵訊委員會的編制,將成員數目從14名大幅增加至140名,以期加快審理程序。然而擴大編制是一回事,能否確實增加人手又是另一回事。

引入外國專家參加偵訊

醫學會前會長梁智鴻及現任會長蔡堅分別指出,勝任偵訊重責的資深醫生都忙得不可開交,分身乏術。即以2017年而言,偵訊委員會開了38天會,主席出席了15天,次數最高,但也不到會期的三分一。擴充編制,但新增成員皆為業外人,此又豈能加快偵訊流程?

即使擴充編制果能加快偵訊、審裁流程,此亦不見得可以釋除公眾對「醫醫相衞」的疑慮。就以壞死手指案而言,偵訊委員會主席是醫學會會長蔡堅,他與涉案的醫學會副會長陳以誠有私交,在偵訊過程中既沒有申報亦沒有避嫌,此又豈能鞏固公眾對醫委會的信心?

紗布封喉案關乎外科手術,審理此案的麥列菲菲則是精神科醫生,聯署抗議的醫生質疑她有否專業的外科知識審理此案。行內人尚且有此疑慮,公眾又怎能有信心醫委會是按國際認可的標準,公平、公正審理投訴?

在在顯示,無論是為了解決人手不足之困,或重建其公信力,醫委會都該效法終審庭,引入外國專家參加偵訊審裁投訴。事實上,外地專家已參與考核外地醫生的執業試,邀請他們作紀律偵訊順理而成章。若非如此,醫療服務又何以追上世界一流水平?

古立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