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法遲早觸碰制憲問題:專訪台灣教授協會副秘書長陳俐甫博士

台灣教授協會副秘書長陳俐甫博士接受《超訊》專訪表示,台灣公投法修正案雖排除修憲及領土變更案等敏感議題,但公投門檻大降,將來一定會觸碰憲政體制,無法避免要面對制定新憲法的問題。

超訊May
《超訊》2018年5月號

台灣公投法修正案門檻大降,但排除了修憲及領土變更案等敏感議題。台灣立法機構內的各黨派達成共識,時代力量黨則要求公投法應適用領土、國旗、國號變等憲法的權責,不應該在公投法規範制憲的權利。雖然如此,一些觸碰中國大陸底線的議題如「正名」、「入聯」等依然被包裝推出。台灣教授協會副秘書長陳俐甫博士在接受《超訊》採訪時表示,降低門檻的公投,一步步走下去,一定會觸碰到憲政體制的問題,台灣「躲避不了的兩岸統獨之爭,也無法避免地要觸碰制憲問題。」

台灣教授協會本土意識濃

台灣教授協會是一批具有強烈本土意識的大學教授於1990年12月成立,20多年來持續推動台灣制憲。陳俐甫稱,公投法修訂後,各方對於制憲權力有不同看法,有人說,已經把限制拿走了,未來直接可以公投國號、領土等;第二派主張說,雖然為德不卒,但目前公投法裏面還是很多可以直接使用的,利用它改成跟中國不一樣,制定新法律,仍然可以用現在的公投法來獨立建國,雖然有限制,不會妨礙繼續推動台獨;第三種認為,其實修改後的公投法已經有效地鎖定了台獨的可能性。他們認為,這是一個鳥籠公投法,是只能用於一般人民日常生活的政治公投法。持這種想法的人主要是國民黨為主的藍營人士。

把它稱作鳥籠公投,陳俐甫認為,藍營以為裝了這個保險對兩岸關係就安全了。其實我們都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絕對不相信這樣就等於裝了保險。對他們來講,行使直接民權,選總統(國家元首)跟選立法委員(國會議員)就是一種台獨。依照現在台灣憲法的規定,我們也有主張統一的自由,如果有立法委員提議:應該將堅持台灣人民有主張兩岸統一的自由與權利入憲,「即使要修這一條,中國仍會反對,不是反對這個內容,而是要反對台灣人民公投。」

陳俐甫對《超訊》表示,「因為我們的憲法說現狀變更要經過公投,雖然這個統一這個結果明明應該是對中國有利,可是因為你台灣人要公投,我就不要。北京很清楚,我不能讓你投,因為你只要有『投』的正當性,誰曉得台灣人會不會公投離開,就是不能讓你有自己決定的權利,一定要兩岸13億人民來決定才可以。」

陳俐甫指出,「台灣的憲法規定,憲法修改最後一定要進入國民公投,憲法明文規定,在立法院通過之後,還要經過國民公投才生效,但只要走國民公投這條路,讓台灣修憲,對中國來講就是等於承認國民公投有效。對中國來說,人民可以直接公投這件事是絕對不可以。」

現有的公投法是否可以對制憲有影響?陳俐甫回答是傾向否定的,他認為,現在公投法其實是不可能制新憲法,原因在於台灣憲法所擬定的修憲程序,只要不是走憲法修憲程序的結果,都不能稱為憲法。而憲法是所有法律的基礎,公投法只能是一個次位階的法律而已,很難回來約束憲法,特別是憲法內有明文規範的東西,很難用公投法去改變憲法。

用公投法凝聚憲改共識

陳俐甫也是台灣「全國憲改聯盟」的執委,較長時間研究處理相關問題,他指出,這次民間推動公投法補正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要突破現行憲法的框架,尤其對於台灣的主權及認同的一些法律狀態。可是因公投法本身的自我限制,加上憲法已經有相關的條文規定,使得公投法在這個部分能夠產生的影響相對減少。陳俐甫認為,「所有對於憲政體制的看法,遲早還是要回到立法院的修憲委員會。公投法補正絕對不會是台灣憲改運動的終點,不要寄望說開了公投法這個門,然後憲法對我們的限制就不存在,不可能不理它自己再另外搞一個。」陳俐甫強調,應該把公投法當成人民凝聚憲政改革共識的一個階段,「你會發現說好多法律你沒辦法不修改憲法就制定出來。屆時人民就會去集中火力去瞄準憲法改革。」

在過去20年之間,台灣教授協會已經三次推動台灣新憲法的草案制定,但成效不彰。陳俐甫認為,台灣的一般人以為,台灣的問題不是憲法層次而只是民生問題,所以大家瞭解不憲改的迫切性,覺得萬事靠法律就可以解決。過去會沒解決是國會議員怠惰,當開放給人民直接立法的公投以後,就會改變以為法律就是萬靈丹的想法,瞭解很多事情單靠法律根本不能解決。最後還是要回到憲法的架構,那他們就會放棄原來的偏見,不再認為台灣的困境就只要改改稅法、公司法來拼經濟就解決了。

「我們憲法的規定,憲法修改一定要經過國民公投才確定,但是因為關於憲法公投的規定太嚴格,造成根本不可能修憲。」陳俐甫說,所以,台灣教授協會從頭到尾都要制憲,要台灣人民直接制定一部新憲法。憲法具有政治象徵意義,從頭到尾台灣人民卻沒有真正參與過這部憲法的制訂。「因為這憲法修完之後才補選台灣的代表,因為制憲國代在這個之前就被選出來了,所以台灣其實是會議結束前才補選的。」

回顧歷史,陳俐甫說,在中華民國憲法制定過程中,雖然不是完全沒有台灣人參與,但卻是現場的中國代表提議因為台灣光復了,就給你們補幾個代表,原先憲法草案規定台灣代表以僑居地代表的身份遴選產生,台灣地區的代表是僑選的,就等於是海外的,當時包括美國等地也規劃選出國民大會代表,由華僑選出代表。

問題還有,陳俐甫說,這些補選的國民代表也不是台灣正式民主機關選出來的正式制憲代表,是非正式的地方機構間接選出的代表。第二個這些代表的名額是由南京方面片面決定給你多少名額,也不是與台灣人民政治協商的結果,「在台灣這部憲法本身就存在正當性的問題。」

目前憲法陳舊落後於時代

陳俐甫也強調,中華民國憲法是1947年制定的,原型是1919年—1933年的威瑪憲法。1960年之後是全世界憲法一個很大的轉變期,蔣介石父子在台灣強制凍結了中華民國憲法,使得1947年憲法一直被沿用到1990年代而無法修改。憲法不僅沒有匹配台灣的政治現狀,當世界的憲法原理發生幾個重要的典範轉移時,60年代以後逐漸出現社會權、文化權等概念,還有與環境、性別相關的人權觀念,我們因冷凍了憲法,以至於缺乏這些東西。所以造成這個憲法變得很陳舊,很多人民該有的權利都沒有。

歸根結底,陳俐甫指出,公投一步一步走下去,一定會觸及制憲,統獨之爭才有了結的可能。他承認,台灣由此也一步步走向了法理台獨。

紀碩鳴,《超訊》2018年5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