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人權組織關注劉曉波遺孀劉霞呼籲美政府為劉霞爭取自由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候說:“美國政府和國會有許多可以採取的步驟,首先是通過媒體直接向劉霞說話,儘管這只是口頭上的。告訴她美國沒有忘記她,而且非常關切她的情況。國會議員和美國駐華使館人員應該設法去拜訪她,我認為這是很重要的姿態。最重要的是,美國政府要決定採取什麼方式,他們是否願意給北京施加製裁,換取劉霞的自由。很明顯的,在劉曉波逝世9個月之後,中國政府不會因為一些外界的聲明就釋放劉霞。美國和德國長期介入劉霞的事件,一些其他政府也這麼做。但是這些國家必須合作,決定如何提高中國必須為此付出的代價。”

理查森還說劉霞已經成為中國政府侵害人權的象徵:“她從來沒有發表過政治演說,甚至沒有公開支持劉曉波的作品。中國政府沒有理由約束她。釋放劉霞應該是所有相關國家都同意的優先議題。

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在德國(2010年10月11日,Elke Wetzig/CC-BY-SA拍攝)
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在德國(2010年10月11日,Elke Wetzig/CC-BY-SA拍攝)

劉曉波好友、流亡德國的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本週在互聯網上發文,講述了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的遺孀劉霞的近況,並公佈了一段據稱是他與劉霞的電話錄音。廖亦武在文中寫道,劉霞對他說:“現在沒什麼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裡。曉波已走了,這個世界再沒什麼可留戀,死比活容易,以死抗爭對於我,最簡單不過。”

廖亦武寫道,劉霞在電話裡哭喊著說:“我他媽惹急了就死在這兒,死了拉倒……”

廖亦武稱,由於劉霞泣不成聲,他與劉霞的通話無法進行下去。

廖亦武在文中稱,“國保警察們”多次“許願”,“保證讓她出國治療深度憂鬱症”,但此後“先是吩咐等到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後,接下來是吩咐等到今年3月的人大、政協兩會閉幕之後。”

美國之音多次嘗試聯繫廖亦武,但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旅美人權捍衛者滕彪說,劉霞的情況非常令人擔憂。他說:“現在,在劉曉波去世之後,還是繼續對劉霞進行嚴密的看管,這就是毫無道理,沒有任何的法律依據,也違背最基本的人道主義。”

滕彪說,他擔憂如果劉霞的情況進一步惡化,劉霞可能做出“讓人不想看到的決定”。

他提出,如果國際社會,特別是一些“有影響力的民主大國”能夠持續關注劉霞的情況並施加壓力,或許可以幫助解決劉霞的困境。

今年早些時候,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曾表示,劉霞是中國公民,“當然依法享有一切自由”。

中國社會活動人士、薩哈羅夫人權獎得主胡佳在推特上寫道:“從2011年8月到現在,我曾逾三十次到她家樓下。有幾次和她有過交流。當她說自己恐懼和崩潰時,我最大的擔憂就是她從自家南面或北面的陽台跳下來。”

在一陣哭聲後,錄音中可以隱約聽到一個哽咽的聲音:“這是在逼著我做那些我做不到的事情……”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