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刘霞,人权无界

——独立中文笔会与国际救援刘霞行动互动

4月底,英特网络上流传着刘霞“Dona Dona的哭泣声……”,那凄婉悲催的哭声,令世界震撼,令世人心碎……。

刘霞何罪之有?她的遭遇无非因为她是刘晓波的妻子,是因为她丈夫参与了撰写《零八宪章》的缘故——一份为中国民主化建言的文件。刘霞本人是诗人、艺术家和摄影家。2010年10月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刘霞女士自此一直受到中国当局的软禁,被限制了任何行动自由,她再也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地工作和生活。刘晓波被判刑11年,在监禁了近9年后,终不堪承受牢狱迫害,重病缠身,于2017年7月13日亡故。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中国政府对无罪人刘霞的禁锢却依然如故,长年生活的封闭和行动的禁锢,使刘霞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饱受折磨,健康状况急剧下降,中国政府如此的迫害行径,天理难容!是可忍,孰不可忍!

本着“自由平等,人权无界”的原则,一场无国界阻隔、无种族区分、无语言隔阂的“呼唤刘霞”、“救援刘霞”的行动在全球展开。在此期间,独立中文笔会与国际社会互动,采取了三步主要行动。

一、廖天琪致函德国特里尔市长公开信,呼吁德国社会关心和救援刘霞

5月5日,是卡尔•马克思冥寿200年祭日,不少欧盟官员和联邦德国政府官员赴特里尔参加祭日活动,并为来自中国的礼物——马克思雕塑揭幕。5月2日,独立中文笔会廖天琪的德文公开信(《还我刘霞,不要马克思——致特里尔市市长公开信》),告诫德国社会和这些官员们,不要沉湎于中国的礼物,要面对中国的人权状况,大家一起关注和营救诺贝尔和平奖遗孀刘霞。该信件并翻译成中文、英文,在网络媒体上刊载,同时转呈国际笔会,征集各国笔会采取同步行动。

二、国际笔会发起营救刘霞的RAN行动,独立中文笔会积极响应

5月4日,国际笔会发出关于刘霞健康状况令人担忧的紧急行动通报,并向各国笔会呼吁:致函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积极参与营救刘霞行动,独立中文笔会将之译为中文,刊载在国际笔会的网站上。(《国际笔会关于刘霞健康状况令人担忧的紧急行动通报》)

5月6日,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致函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栗战书。信函明确指出:中国《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中国政府有什么理由继续倾一国之力,对一位柔弱女子无终结地迫害和软禁?敦促中国依法遵法,归还刘霞自由之身。(《敦促中国依法遵法,归还刘霞自由之身——致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国务院总理公开信》)

致中国政府公开信函邮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并翻译成英文报呈国际笔会。

三、联署请愿行动

德国社会普遍盛传默克尔总理将赴中国访问,她将会面见习近平与李克强等中国高层,在默克尔行前,给她施加“救援刘霞”的社会整体压力,是独立中文笔会的第三项活动。

5月7日,廖天琪会长与德国笔会前秘书长赫伯特•威斯纳(Herbert Wiesner)一同发起了联署请愿书,征集呼吁:我们要求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若她在五月底前往中国,让我们再次大力推动,为这位不幸而无辜女士——刘霞的自由,一起呐喊和声援,请参加签署这份请愿书,本着自由欧洲精神去行动!

征集社会各界的联署签名,已于5月16日传递到德国外交部,5月18日又收到了40余人网络签名。

现已确认,5月24-25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赴中国访问时,将携带着德国社会的人道正义之声,去与习近平、李克强交涉,去迎接刘霞来德国治疗、休养和居住。(《释放刘霞呼吁信Freiheit für Liu Xia》)

卢梭说过:“国家是为人而建立,而不是人为国家而生存”。“放弃自由,就是放弃自己做人的资格,就是放弃人类的权利,甚至就是放弃自己的义务”。

让我们共同期待刘霞能早日获得自由!

(独立中文笔会秘书处稿)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