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中的中國私營安保

一帶一路示意圖
一帶一路示意圖

於盟童

去年一部以中國海外安保為線索的電影《戰狼2》以50億票房的成績登頂中國電影史票房榜總冠軍。這部民族主義動作大片的主角在非洲某國的內戰中保護了中國在當地的工廠,並展開了一系列營救行動,在與僱傭兵殊死搏鬥後幫助中國科學家和工人安全撤離。

而現實中,中國的海外安保是一個剛剛起步的行業。中國政治經濟和安全專家、上海社會科學院安全與危機管理項目聯合主任阿列桑德羅·阿杜伊諾(Alessandro Arduino)表示,中國私人安保行業發展迅速,但面臨著質量參差不齊、訓練不專業、招工難等種種問題。

一帶一路和安保挑戰

安保公司的發展與“一帶一路”項目是分不開的。隨著“一帶一路”項目不斷向外延伸,中國企業遭遇安全危險的事件也更多地見諸報端。

今年2月,兩名中國公民在巴基斯坦卡拉奇遭遇不明身份槍手襲擊,一人喪生;去年底,在巴基斯坦瓜達爾港參與建設項目的中國勞工遇襲,一名男子向中國勞工宿舍投擲手榴彈,造成26人受傷;2014年,中國水利水電第十六工程局在喀麥隆遭遇武裝分子襲擊,10人失聯……

各種原因多種多樣,一方面,一些中國企業在海外的項目規模大、施工速度快,有時會給當地的社會政治環境施加壓力;中國企業出於溝通成本等方面考慮往往不願僱傭外國工人,而是選擇從中國僱傭工人,這也會引起當地人的不滿。另一方面,溝通不暢、仇外情緒也導致一些國家對中國人負面看法。

中非關係諮詢公司Cowries and Rice的創始人溫斯洛·羅伯森(Winslow Robertson)對美國之音表示,非洲一些國家對中國人觀感不佳,民間一直流傳著針對中國人的謠言。羅伯森說,流傳較廣的謠言之一是“在讚比亞的中國勞工都是犯人”。羅伯森說,這主要是因為中國工人工作時間很長,而且都穿著統一的製服,可能在一些當地人中引起了誤解。

阿杜伊諾也表示,在中亞一些國家流傳著“中國人搶走了本地的漂亮姑娘”這樣的說法,但實際上中國工人與當地人結婚的情況非常少見。

種種原因疊加起來,中國企業在海外的安全狀況愈發引起人們的關注。

但是儘管如此,許多“走出去”的企業還沒有完全意識到為高水平安保買單的必要性。

阿杜伊諾表示,一方面一些大型國企的決策者認為,如果在海外遭遇危險,中國政府會通過使館、軍隊等途徑實施救援,因此沒有必要自己出錢僱傭安保。另一方面,規模較小的企業則出於減少開銷等方面的考慮,不願在安保方面出資太大。

阿杜伊諾認為,了解和管理海外投資風險是實現中國企業的基礎設施項目利益的一不可忽視的挑戰,而私營安保公司是其中重要的一環。

私營安保正在起步

相比美國和歐洲等國,中國的私營安保行業開始較晚。直到上世紀80年代中期,中國才開始組建商業化的保安公司。2010年中國國務院出台《保安服務管理條例》之後,中國才出現了真正意義上的私營安保公司。

但中國私營安保的發展很快。據估計,目前中國有超過5000家私人安保公司,僱傭約300萬安保人員。

阿杜伊諾表示,與俄羅斯和以色列等國的安保公司相比,中國安保在人員素質和招工方面都面臨挑戰。

俄羅斯和以色列的安保公司僱傭的通常是有實戰經驗的退伍軍人,平均年齡在30歲以上;但中國在過去幾十年裡沒有大規模的戰爭,因此退伍軍人大多沒有實戰經驗,人員組成年輕。

同時,由於中國企業在招標安保公司時最看重的往往是低廉的價格,安保質量受到的重視不足,因此安保公司為人員提供的訓練也較有限。

美國媒體披露說,因伊拉克戰爭期間車隊保安打死巴格達平民等事件而在美國引起爭議、移居海外的前黑水公司創始人埃里克·普林斯如今被聘請參與培訓“一帶一路”項目的中國安保人員。

在招工方面,阿杜伊諾表示,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讓父母不願讓孩子從事長期派駐海外且危險性高安保行業。同時,中國其他領域的發展也給了年輕人找工作的機會,因此安保行業面臨的人才缺口很大。

也有一些學者擔心,中國私營公司與政府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繫。隨著中國“一帶一路”項目的延伸,中國政府是否會試圖通過這些私營安保公司影響當地的政治局勢?

對此阿杜伊諾認為,目前剛剛起步的中國私營安保還不具備這樣的實力。阿杜伊諾說:“北京(給私營安保)傳遞出的信息很清楚:做解決問題的人,而不是惹麻煩的人。”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