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元老李銳病情引關注

江迅

毛澤東秘書、黨史專家、一百零二歲改革派元老李銳病重入院,《炎黃春秋》前社長杜導正和女兒杜明明、何方夫人宋以敏等老友前往探望。


李銳、杜明明、宋以敏、杜導正(右起):於李銳病床前合影留念(圖:江迅)

一百零二歲改革派元老李銳病情反覆,牽動外界關注。五月十九日下午,杜導正、宋以敏、杜明明、王彥君相約去北京醫院看望他。躺在病牀上的李銳感覺到有朋友來到他身邊,微微睜開眼,起初沒什麼反應,幾分鐘過去了,他先認出杜明明,大聲說「明明」,杜導正戴著口罩,李銳開始沒認出,不一會兒才看清楚是杜導正,顯得很高興。但對宋以敏和王彥君,他似乎沒有認出來。李銳以輕輕而有點含混的吐音,叫出「老杜」、「明明」。接著,他不時伸出雙手,豎起姆指,稱讚杜導正身體健康並表示感謝。握著李銳的手,仍能感覺體溫有點過燙,摸著李銳的小腿,感覺瘦骨嶙峋。中共黨史專家、毛澤東研究專家李銳曾任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等職,幾十年來卻在中共黨內多次受政治衝擊。這位被視為「以推動憲政民主為己任的老兵」,三月三十日病重而入住醫院。

前一陣,很多人誤傳李銳病逝。他就醫的北京醫院是一所以幹部醫療保健為中心、老年醫學研究為重點的現代化綜合性醫院,是中央重要的幹部保健基地。據李銳身邊人透露,他每天上午精神尚好,仍關心詢問最新的國內外大事;下午則顯得相當疲倦,總是閉眼入睡。《炎黃春秋》雜誌社原秘書長杜明明,彎身對著李銳大聲讀了原國務院副總理田紀雲傳來的手機微信,祝李銳「長壽長壽再長壽」。幾個老朋友在李銳身邊聊了一陣,他似乎精力不濟,閉目休息。半小時後,杜導正等人告辭,他囑咐李銳夫人張玉珍、兒子范苗低聲要照顧好李銳,並代表前《炎黃春秋》雜誌社,代表全體同仁給這位雜誌社前顧問送上慰問金。

三月中旬,李銳依然思維敏捷,視力仍佳,在家中拄著拐杖尚能走動,三月底出現嗜睡狀態,坐著沉睡,躺下不醒,家人發現他感冒發燒不退,三十日急送醫院,肺部輕度感染,病情反覆,近兩個月來,三度發燒,目前已在控制內,主要是肺功能較差,血二氧化碳高。四月十三日,他在醫院度過一百零二歲生日。據悉,中紀委常委、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姜信智曾到醫院探望,送去果籃、營養品等。

步出病房,杜導正說,「看來李老的病比預想的嚴重,我們這些老同志、老朋友要對下一步有所準備」。杜導正也代表全社同仁向宋以敏贈送慰問金,她是雜誌社前顧問、七個月前病逝的何方的夫人。當李銳入院後,九十五歲杜導正也因血壓異常、消化系統紊亂而急診入院治療,住院二十天,康復出院後一直想盡早去探視老友李銳,因病情嚴重,院方限制探望而一再拖延,近日才如願。五月二十一日,據李銳夫人張玉珍說,「今天下午李老非常精神,比前幾天都好」。

當李銳病情穩定了,四月二十日,李銳女兒李南央返回美國,她是專程趕去北京探望住院的父親的。李銳的主管醫生每週五會告知李南央一次她父親病況。李南央說,她感覺父親還能維持一陣,但頭腦還能有多長時間清醒則很難說了。

曾被開除黨籍

李銳一九三七年加入中共,中共執政後,他曾任毛澤東兼職秘書、水利部副部長,在廬山會議上因支持彭德懷而被定為「彭德懷反黨集團成員」,被撤銷一切職務而開除黨籍,文革時期又被投入秦城監獄八年,文革後復任水利電力部副部長、中組部常務副部長、中顧委委員,退居二線後,任中共組織史領導小組組長,主要從事黨史研究。

一百零二歲李銳、近九十五歲杜導正、二零一七年十月猝然病逝的九十五歲何方被輿論視為「京城改革派三老」、「體制內改革派」及「自由派靈魂人物」。在何方遺體告別儀式上,何方夫人宋以敏致詞時以「直和真」兩字概括了何方一生。

中共十九大前夕,中共中央辦公廳正式邀李銳列席十九大代表,李銳前去杜導正寓所商議,去還是不去,去了該說些什麼。他們一起湊了五條,杜導正寫下交給李銳:第一,不要搞個人崇拜;第二,十一屆三中全會路線不能動搖;第三,鄧小平對外「韜光養晦」的戰略口號沒有過時;第四,反貪要堅持,但政策也要注意,不要太著急;第五,對知識分子要尊重些、寬容些。李銳原本想在小組會上就這五點發言,最終還是因身體不行,只參加了會議最後那次的大合影。

以往,京城的老幹部、老知識分子有《炎黃春秋》雜誌社這一平台,定期相聚議政,二零一六年夏,《炎黃春秋》遭當局封殺、接管、改組後,原班主要人馬都離開了,這樣的平台也隨之消失。杜導正對亞洲週刊說,大家自認為有責任說說話,有分寸地評說國事,希望這個黨好,希望國家好。現在很多朋友表示,不好說,不能說,不想說了。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