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選舉與「變天」——馬來西亞的啟示

馬嶽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在近年全球民主化退潮下,馬來西亞的政黨輪替可算是極少數的好消息。對於研究混雜政體(hybrid regime)中的選舉而言,馬來西亞的經驗無疑可以掀起新一輪討論。

混雜政體和專制政體的不同,就是不少這些政權其實有選舉,甚至是全民普選產生政府和議會,只是往往選舉不公平公正、受執政黨操控,令反對派難以獲勝,因而難像正常自由民主政體般出現政黨輪替。若執政黨永遠不會輸,那麼民主政治中很多運作元素,例如以選舉監察政府、對權力的制約、保障政府不會侵犯人權法治等都難以實行。

針對混雜政體裏的選舉的影響,學者大致分為兩派。樂觀的認為定期而持續的選舉,可以帶來政治改革和深化民主的契機。主要原因是因為每次選舉,執政黨都要努力維持拿得超過半數的選票或議席來繼續執政。執政黨在選舉中通常可有很多優勢,包括資源較豐厚,可用行政資源配合,用政策優惠及物質利益換取支持,以至操控選舉例如控制傳媒、打壓反對派、透過舞弊或其他手段影響選舉結果等。但這些手段都是有其限度的,而混雜政體要維持選舉,目的就是在國際社會維持一定的認受性,操控選舉不能太離譜,也很難用高度的暴力鎮壓反對派及其支持者。例如政權可以操控選舉和舞弊,但很難改掉兩三成的選票令輸變贏。定期而持續的選舉給予選民自由表達意見的機會,也給反對派批評執政者的舞台,迫使執政者改革。長期執政者要面對經濟不景、高層醜聞、政策失誤等可能性,反對派便有機會一鼓作氣打敗執政黨而造成政黨輪替。

悲觀論調者會指向近10年不少獨裁者及其政黨在選舉中「愈戰愈強」,因為他們會學習選舉遊戲,懂得如何以政策優惠和物質好處收買社會團體及選民,建立「恩從網絡」;加上可以控制傳媒法院等、修改選舉制度、扭曲和操控選舉法則,令自己在選舉中大佔好處。由於在混雜政體中的選舉往往並不公平,反對派困難重重,選舉反而成為了合理化獨裁者繼續專權的機制,令政體距離民主愈來愈遠。

這個討論持續了10多年,現實世界的證據是兩邊都有的。正如馬來西亞,2013年的選舉很多人以為反對派有機會獲勝,但最後功敗垂成,很多人都歸咎於族群政治,以及執政「國民陣線」的「傑利蠑螈」(gerrymander)成功(指政府透過操控選區劃界,有利自己的候選人勝出)。

建制精英變節 是變天重要因素

今年選舉選前很多人並不看好反對派,但結果證明了在民主化研究中常談到的兩個重點:選舉操控是有其局限的,而建制精英的變節,往往就是變天的重要因素。

2013年馬來西亞選舉,執政「國陣」險勝,但總得票率實際比反對派還少4個百分點,全靠操控選區劃界致勝。但「傑利蠑螈」有其限制,就是選票總數是固定的,執政黨要計算準確。而如果總體得票相差太遠,無論如何重劃選區都不濟事。今年選舉其實已經再重劃選區,但當納吉布醜聞纏身,「國陣」總得票率比上屆跌達13個百分點時,小量的選票無論如何在不同選區間調來調去,都不能挽救敗局。

馬來西亞經驗印證了另一項民主化研究的結論:執政聯盟中的精英變節(elite defection)往往是政權能否轉換的關鍵。馬哈蒂爾當年視安華為左右手,但在面對亞洲金融風暴衝擊時,安華希望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方案,任由貨幣貶值,而馬哈蒂爾則覺得要保護本地資本和工人,於是情願實施外匯管制而先穩定匯價,兩人於是反目成仇。Thomas Pepinsky的成名作——《經濟危機與威權政體的倒台》——早有詳細闡述。

到了今次選舉,馬哈蒂爾改轅易轍和安華結盟。老套點說是「政治沒有永遠的敵人」;學術點說是專制下的執政聯盟往往都是利益集合,要長期維持團結殊不容易,可以因為利益衝突而解體。馬哈蒂爾的變節不單改變了原有勢力均衡,也打破了本來的族群界線。

對長期觀察亞洲民主發展的人,最大疑惑是:「老馬」回朝真的會帶來民主改革嗎?10多年前,類似的精英變節帶來「變天」,在所謂「顏色革命」中都曾發生。但這些國家如烏克蘭、格魯吉亞和吉爾吉斯等,到今天都只是「部分自由」(所以沒有什麼真正「革命」,當權者不需要太害怕)。

馬哈蒂爾當然不是民主派,但今次政黨輪替應該會帶來改革動力的。執政61年的「國陣」終於選輸,但完全和平交出權力,有很好的示範作用。反貪腐是選舉主軸,無論新政府最後如何處理納吉布,對從政者操守都是極大警惕,因為選民對官員廉潔要求會因而提高。馬哈蒂爾借助安華的改革派力量上台,短期內必然需要回應民意交出某些改革成績。今次政黨輪替打破了長久以來的族群政治格局,而「國陣」變成在野後,要維持陣線團結應該並不容易。換言之其後馬來西亞在持續的定期選舉下,要回到長期一黨執政並不容易,可能逐步走向多黨競爭選舉。

不少研究顯示政權只是外表強大

上述一切,都是「理論」。反對派上台後置選舉時的承諾與政綱不顧,歷史上多有事例。民主轉型初期的政府,關鍵始終是執政後能否在政治改革、國內管治和經濟表現上交出成績,才可以維繫人民對民主政治的信心。但當政黨輪替變成可能,政黨和選民的心理都會變化。不少混雜政體的研究都顯示,政權只是外表強大,實質上可以很脆弱。而選民一旦嘗過他們選票的力量後,知道他們可以用選票把施政不善的當權者趕下台,會更着意監察政府,理性選擇候選人,以及用各種政治參與發聲以影響政府政策。政權和民間社會的勢力均衡由是產生變化,而民主政治才有機會上軌道。

延伸閱讀:Thomas Pepinsky(2009), Economic Crises and the Breakdown of Authoritarian Regimes: Indonesia and Malaysia i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