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至極的首都選戰

台北市長柯文哲說,老舊市場改建吃力不討好,從不是政治人物優先選項,最好趁他這個「瘋瘋的」市長在任時,趕快改建,否則下一次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

把一顆大巨蛋半成品晾在台北市中心3年多的柯市長,這番有關市場改建的談話當然有自吹自擂的成分,但卻也是年底市長選舉前,白藍綠3陣營絞盡腦汁算計來算計去之際,難得聽到有關市政議題的討論,就算是吹牛,即便是嘴砲,也比其他那些高來高去的政治算計貼近市民些,但願各黨派別滿腦子盡是2020年總統大選的攻防與卡位之計,還是要「撥冗」想想台北市長的職責與這場選舉的初衷。

在台灣這麼一個政治狂熱之島,首都市長選舉雖然無法避免會有超乎市政議題的政治意義,但是這次的台北市長選戰簡直政治到了走火入魔程度,各方算計的都是兩年後的總統大選。輸到一窮二白的國民黨,把這一仗當作贏回中央執政權的前哨戰。全面執政的民進黨,窮盡洪荒之力想的不是自己如何贏得市長選舉,而是用盡一切手段要阻止台北市長寶座落入國民黨手裡。至於現任的柯文哲為了尋求順利連任,不惜為他過去兩年來一貫主張的兩岸一家親言論道歉,甚至要擺出姿態讓民進黨心生恐懼,如果因為不禮讓而害他不能連任市長,2020總統大選大家就走著瞧。

盤算盡為選總統

很明顯,兩年後的總統選舉,已堂而皇之地成為各陣營思考這場市長選舉的主軸或槓桿,為什麼選,要不要提名,要怎麼選,都是從總統選舉的角度思考,各方盤算的盡是政治上的棄保、合縱連橫、重回執政、誰是誰的暗樁,操弄算計之縝密幾乎已是政治暗黑極致,比《三國演義》、《紙牌屋》還細膩刁鑽,但只見政黨利益與權力遊戲翻雲覆雨,北市政議題與市民利益卻完全被邊緣化,甚至根本消失了。

和許多國家的首都及國際大都市相比,台北市這些年來的發展幾乎是停滯狀態,硬體建設嚴重落後,外來投資遽減,市容老舊殘敗,甚至已構成嚴重的公共安全問題,國際化程度即使放在第三世界國家的同等城市裡,也早非前段班,幾任市長都只能強調自己改變的是台北的文化。改變文化當然很重要,但如果說來說去都只是、只能改變抽象層次的文化,恰足以證明在硬體、具象、可量化的都市建設方面完全缺乏績效,只好走憑感覺的所謂改變文化路線,但城市進步必須軟硬兼顧,獨沽一味是偷懶、無能的藉口。

民主選舉雖然有其虛幻的一面,人民很少因為有了選舉就真正當家作主,但每一次的改選,終究讓選民得以檢視政黨與政客,幾年裡有一天算是當了主人。

市政大餅敷衍畫

但這次北市長選舉,卻因與兩年後的總統大選布局直接掛鉤,與各黨派的權力得失牽扯太深,使台北市民連僅有的4年當一次主人機會都要被剝奪,各陣營在市政議題上連畫大餅的功夫都可更敷衍隨便,或許選民也該捫心自問是誰造成今日之局面?政黨政客們為什麼可以如此怠惰且猖狂?誰可改變如此荒謬的現狀?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