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領域為何成為美中新冷戰的前沿陣地?



未普

美國最近對中國高科技企業中興和華為動作不斷,中國方面也端出報復手段。美中關係在高科技領域你爭我奪,赫然一幅新冷戰模樣。

這場新冷戰的特點是,美中雙方都極端看重對未來高科技產業的主導權,都把這個主導權的爭奪與本國的國家安全與經濟實力緊密相連,都把對方看作是最重要的競爭敵手。

這場美中新冷戰的特點不同於以往的美日和美蘇冷戰。以前,日本在科技上和經濟上是美國的競爭對手,但在政治上和軍事上卻是盟友。蘇聯在政治和軍事上是美國的對手,但在民用商業領域及科技和經濟方面卻乏善可陳。美中現在面對的情況和當年的日本和蘇聯完全不一樣。無論是在政治上、軍事上、經濟上乃至高科技領域,美中雙方都把對方看做戰略敵手。這就是《紐約時報》駐北京和上海的記者孟寶勒(Paul Mozur)和鍾旻(Raymond Zhong)為什麼說,目前的美中緊張局勢難以化解的原因。

這場新冷戰的目標直接和處於前沿陣地的高科技產業相關,如人工智能、量子計算和新一代無線互聯網等產業。目前兩國競爭最火的一項產業是第五代移動技術即5G的研發與應用。在中國,華為為5G已經投入近五十億元的巨資,以推動其商業應用。今年二月份,中國媒體稱華為的5G時代將會提前到來。華為自我介紹說,它們早在2009年就已經啟動了5G技術的研究和創新,2012年推出了技術驗證樣機,2013年投資六億美元用以5G技術研發,2015年推出系統測試原型機,今年將會啟動5G商用計劃,並且在2019年推出5G麒麟芯片和智能手機。

在5G戰場上,華為的直接競爭對手就是美國的移動芯片公司高通(Qualcomm)。高通於今年2月7日在5G技術展示會中宣布,將在2019年推出5G手機,目前已有十九家手機製造商及十八家電信商選擇Qualcomm X50基頻芯片。而華為不同於中興的是,它設計自己的芯片,因此對高通造成直接威脅。在這場5G大戰中,華為的海思麒麟處理器和高通的驍龍處理器將直接對壘。

華為挑戰高通「霸權」地位的企圖如此明顯,以至於招來了美國政府的高度關注。特朗普政府最近叫停了博通(Broadcom)對高通發起的收購。他這麼做是因為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一個建議。該機構稱,博通收購高通可能將削弱美國對芯片和無線技術的投資,此舉會把美國的領先地位讓給中國的華為,而後者的5G移動技術的實力將大大增強。

近些年來,中國爭奪全球科技領導力的野心空前膨脹。中國認為,他們過去對於一些美國的高科技技術過度依賴,這樣的狀況必須改變。2013年6月,《中國經濟周刊》刊登一篇文章,題為《美國「八大金剛」滲透中國大起底》,稱美國的八大高科技企業,對中國信息基礎設施的滲透最深。這「八大金剛」是思科、蘋果、谷歌、IBM、英特爾、微軟、甲骨文和高通。從那時起,中國就開始了所謂的「去思科化」。

現在看來,中國搞「去思科化」的手段之一,可能就是迫使美國企業以轉讓知識產權為條件與中國企業合資。手段之二,就是大舉收購美國及歐洲的高科技企業。「去思科化」的後果直接有利於華為和中興等本土企業。

但這些手段和後果直接引起了美國的警覺和反彈。最近美國國防部、能源部及其他部門的多份報告顯示,它們對中國不斷增長的科技能力作出了警告。這種警告受到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的支持。他們都支持新的立法要求擴大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審批權限,特別是擴大可能要接受審查的「關鍵技術」的定義,包括「可能對保持美國相對於中國等構成威脅國家的技術優勢至關重要的新興技術」。

本來美國一直處在高科技的領導地位,但中國來勢兇猛,其手段、目標與野心令美國擔憂。中國的2025年目標——爭奪全球經濟領導力,全面推動製造強國戰略,引發美國和歐洲國家的高度警惕。美中兩國對未來高科技產業的主導權因此而成為兩國你爭我奪新冷戰的前沿陣地。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